首页 >> 正文
脱离邪教“全能神” 迈向新生活
2018年08月09日
来源: 飞天阳光网
【字号: 】【打印

    一间面积不大的房间内,干净整洁。窗台上,几盆鲜花姹紫嫣红……这就是罗彩萍的家。

    今年48岁的罗彩萍,28岁时交友不慎误入邪教“全能神”,因不听劝阻,丈夫李玉带着年仅5岁的女儿文文与其离婚。在邪教泥潭中越陷越深的罗彩萍被判刑四年。

    “邪教坏的没法形容。假如我现在再遇到当初哄骗自己加入‘全能神’的那个‘魔鬼’,我恨不得把她撕成碎片。”罗彩萍咬牙切齿地说。

    因病误入“全能神”

    家住甘肃省酒泉市肃州区飞天路社区的罗彩萍,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美中不足的是,她患有先天性的类风湿关节炎。

    罗彩萍自小在城市长大,家中姐弟3人,排行老大的她是家中惟一的女孩,也是父母的“心肝宝贝。”22岁时,热恋中的罗彩萍与在某企业工作的李玉手牵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一年后,随着文文的出生,给这个原本快乐的家庭增加了更多的乐趣。婚后,因企业重组,罗彩萍在家中相夫教女,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只是经常发作的疾病让罗彩萍烦心不已。

    一天,邻居一位60多岁的老太太找到罗彩萍,说如果她加入“全能神”,每天定期看书诵唱就能包治百病。

    “现在回想起来我怎么那么愚昧无知呀。刚加入‘全能神’时,对方说只要每天定期看书诵唱其他什么都不用干。但是,等他们用花言巧语把我哄骗进邪教组织后就原形毕露了。邪教主要是从精神上控制,心理上暗示,让我发毒誓。然后发出指令,让我去传播所谓的“福音”,每人每月发展至少2名信徒并“无私奉献”,其中,就是让我把好吃好喝及家中的财产都“奉献”给他们,其目的就是为了敛财。后来又“指令”我去反党反政府。否则,就是对‘神’的不敬,会遭到‘神’的惩罚。”谈起这些,罗彩萍气愤不已。

    据罗彩萍回忆,从200元至800元,“奉献”过多少次钱财,自己都记不清楚了。为服从“神”的“指令”外出传播“福音”,罗彩萍曾不顾年幼女儿在身后撕心裂肺的哭喊去了新疆,时间最长的一次是3个月,住在“上线”事先安顿好的几乎与世隔绝的地下室。

    “总之我就是把家里买菜的钱都“奉献”出去了。传播‘福音’外出期间,所有的通讯工具都不让用,我想女儿都快想疯了,整天都在哭,但就是陷到泥潭中却无法自拔。”罗彩萍泣不成声地说。

    服刑期间母亲因我一夜白头

    6年前的5月,因走火入魔四处散发歪理邪说非法聚会攻击党和政府的罗彩萍,在社区志愿者多次教育无效后不幸锒铛入狱了。60多岁的母亲因此一夜白头,险些哭瞎了双眼。在狱警不厌其烦的教诲下,罗彩萍开始认识到自己错误。母亲千里迢迢的探望,更加坚定了她悔过自新的念头。

    “我记得特别清楚,服刑时母亲第一次去看我,是由弟媳妇陪着去的。当我透过窗户远远地看到母亲佝偻着身躯,因患有先天性类风湿关节炎一瘸一拐地走过来时,我忍不住号啕大哭。尤其是弟媳妇的一句,姐姐,你看妈妈因你一夜之间头发都白了时,我恨不得有个老鼠洞钻进去。那一刻,我才彻底明白,因为自己的愚昧无知,给家庭亲人及社会造成了这么大的危害。党和政府真是对我们太好了。”罗彩萍说。

    接受改造好好做人成为罗彩萍不变的信念。

    “服刑期间,我才知道,‘全能神’信徒给我提供的信息全部是编造的。我开始一次又一次地反问自己,从小到大,父母把好吃好喝的都给我,我又为他们做了什么。自加入邪教‘全能神’后,我没有给父母送过一次好吃的。相反,却把这些都‘奉献’给了‘全能神’的头目。刚开始他们编造谎言就是为了让我完全信任依赖他们。现在想起来,真是太可怕了。也就是我醒悟了,否则,如果被一直蒙骗自己咋死的都不知道。我现在工作生活都越来越好了,我要用实际行动去弥补自己曾经的过错。”罗彩萍说。

    我要努力工作好好生活

    2016年5月,注定是一个色彩斑斓的季节。这一天,痛改前非的罗彩萍心情愉悦地出狱了。未来美好的生活向她展开了宽广无限的怀抱。肃州区飞天路社区志愿者杨志红把罗彩萍接回来了。

    给罗彩萍解决吃住是首要问题。社区干部很快就为罗彩萍申请了低保,并给她在附近租赁了一间住房,还协调区上解决了她的公益性岗位。

    “我现在每月低保金是340元,公益性岗位工资每月近2千元,这都是党和政府给予我们这个群体人员的关爱。我刚服刑满回来时,自己找了个餐厅洗碗的工作。后来,社区干部认为我整天洗餐具和水打交道,对我的病情有影响,就帮助我解决了公益性岗位。2017年,我因病住院2次共计花费5千余元,政府都给报销了,社区还给予临时救助。这么好的社会,今后,我要踏踏实实做人,努力工作好好挣钱。为自己也为家人,尤其是我亏欠女儿太多,我要尽全力弥补他们。”说起这些,罗彩萍脸上露出了愧疚的神情。

    为恢复身体健康,出狱后的罗彩萍一直服用中药治疗。前几天,她还给自己的母亲购买了几百元钱的药品。

    “我感谢党和政府,感谢自己的亲人,感谢社区每一位干部及志愿者,我心里愁了郁闷了,有困难了就去找社区干部,他们全力以赴给予解决,是他们的不离不弃,才让我有了今天这样的好生活。”罗彩萍笑容满面地说。(博雅)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246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