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我们母女被“全能神”开除了
2018年06月26日
来源: 飞天阳光网
【字号: 】【打印

    迎着朝阳,伴着微风,漫步于迎宾湖畔,看着母亲久违的笑脸,享受着“四口之家”的幸福快乐,现在拥有着的,才是我真正想要的生活。然而,在这之前的十年,我一直生活在恐惧和痛苦之中,生活没有一丝阳光,这一切,只因为我无知且愚昧的信了“全能神”。

    我叫王锦莲,今年55岁,是甘肃省嘉峪关市的一名退休职工,曾在“全能神”中从事过接待、教会带领工作。2008年,我怀着对“全能神”能治病的初衷加入了“全能神”组织,不仅把自己陷进去,还不顾家人的反对,潜移默化地将70多岁的老母亲拉进了“全能神”。进去后,我一边上班,一边要参加“全能神”各种活动,自己的业余时间和心力几乎全部交给了“全能神”。

    在加入“全能神”期间,自己也害怕过,犹豫过,那是2014年的一天,我们教会的一个书库被家人举报,一起的一个姊妹被抓判刑了,那个时候我特别害怕,怕牵出自己,也进了监狱,想退出来又一时下不了决心。大家推举我当教会带领,我不想干,她们给我做了大量的工作,推拖不过我就当了带领。其实教会带领就是“全能神”邪教组织的“基层领导”,在聚会中,我也不想学“全能神”的什么讲道、工作安排,我经常跟自己念叨,“早晚我要倒下”,“早晚我要淘汰”、“信神就是让我死得快点”,因为我有类风湿,是不死的癌症,希望死的时候来得快一些,不要受罪。

    就这样在痛苦和煎熬中,到了2017年,那一年,一场变故让我彻底看清了“全能神”的丑恶嘴脸。那是2017年的1月,我出了车祸住进医院,前后四五个月没有参加教会生活,我本以为自己出事了,我一直信赖的组织会给我关怀,但让没想到的是,治疗期间,没有一个姊妹弟兄来看我一眼。不仅如此,她们还认为是因为我信神不好,应该受到神的惩罚。那一刻,我对“全能神”彻底失望了。

    当因为车祸我被“全能神”“开除”之后,我的母亲也被“开除了。我的母亲已经80岁了,以前就是在家里接待聚会,保管个“全能神”的东西,对每次接待母亲都很用心,教会带领也都是吃住在我母亲家里,但因为母亲年龄大了,身体越来越不好,有些耳聋眼花,记忆力也不行了,接待之类的工作慢慢的也做的少了。2017年6月,“全能神”上面的说报的人员数字水分太大了,要挤水分,把不参加聚会的、年龄大的、有病的、心思浑浊的都不要了,要把一半的人当做空气、水分挤掉。最终我母亲被“全能神”开除了。

    现在,我很后悔加入了“全能神”邪教组织,也慢慢的明白了“全能神”就是邪教组织,当看到你有精力、有房子,能给它们无偿奉献的时候就用你,给你带高帽,说你是追求“真理、道路、生命”,当感觉你没有什么用处的时候,就说要审判你、刑罚你、开除你,甚至在教会中侮辱你,给你扣上很多屎盆子,说你狂妄自大、目中无人,说你自私卑鄙、人性恶毒,说你诡诈奸邪、谬妄无知,没有丁点宽容、包容和怜悯之心。他就是利用大家对部分“洋宗教”的崇拜,宣扬只有“传道”、“吃喝神话”才是最重要的歪理邪说,通过“洗脑”进行精神控制。现在我知道还有一些信徒或远走他乡或变卖家产,全部奉献给教主“赵维山”,致使家中老人无人赡养、孩子无人看管,本来幸福和睦的家庭支离破碎,这些都让我觉得心痛、惭愧。

    我希望通过我惨痛的被“开除”的亲身经历,来告诉还在愚昧的信仰“全能神”的人们,早点醒悟、早点退出、早点回归正常生活,我在此公开表态退出“全能神”邪教组织,希望深陷邪教人民也早点脱离邪教,早日回归社会。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039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