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中超顶薪是K联赛300倍 新政降温高薪
2017年12月25日
来源: 体坛+
【字号: 】【打印

    近日,韩国职业足球联盟公布了K1、K2联赛球队及球员的具体年薪情况。其中K联赛霸主全北现代是K联赛支出年薪最高的俱乐部,而在韩国本土球员排行榜上,前5名也有4位来自全北现代。其中,韩国国脚中锋金信煜的年薪达到15亿4千万韩元,约937万人民币,是K联赛所有球员中的最高薪,相比之下中超顶薪属于上海申花的阿根廷前锋特维斯3750万欧元(2.92亿人民币),后者年薪相当于300个金信煜......

    特维斯薪水接近3亿元

    此前公布的一份中超俱乐部平均年薪排行中也说明,中超联赛球员薪水虚火太旺,恰逢此时足协再推新政。新政的出台,无疑让U23球员成为了“香饽饽”,而非U23球员的需求或许会有所下降,在这样的情况下供求关系一旦发生改变,本土球员的身价甚至薪水是否会得到控制,甚至回归理性呢?

    中超顶薪是K联赛300倍

    在韩国职业足球联盟公布的球队工资排行中,处于绝对霸主地位的全北现代遥遥领先,本赛季他们支付的工资总额高达156亿6197万2千韩元(约9525万人民币),在他们身后的分别是首尔FC(93亿8694万7千韩元,约5709万人民币)、济州联(81亿7901万3千韩元,约4974万人民币)以及水原三星(78亿5929万3千韩元,约4780万人民币)。

    外援方面,效力于全北现代的埃杜是年薪最高的球员,为14亿1600万韩元(约861万人民币),2-5名分别为首尔FC的德扬(13亿4500韩元,约818万人民币)、全北现代的洛佩兹(10亿1200万韩元,约615万人民币)、水原三星的桑托斯(8亿3370万韩元,约507万人民币)、水原三星的乔纳森(7亿50万韩元,约426万人民币)。

    也就是说,本赛季K联赛外援的年薪没有超过1000万人民币的,年薪最高的老将埃杜也不过860万人民币。相比之下,中超外援的年薪堪称豪华。据数据统计,特维斯以3750万欧元(2.92亿人民币)排在中超之首,紧随其后的是奥斯卡2440万欧元(1.87亿人民币)以及浩克2000万欧元(1.56亿人民币)中超外援中,光是年薪在500万欧元以上的,便超过20人,非K联赛可比。

    本土球员方面,联赛霸主全北现代几乎包揽了前5位。其中,闪耀东亚杯的中锋金信煜的年薪为(15亿4千万韩元,约937万人民币),排在K联赛本土球员之首。随后是金珍洙(14亿6千万韩元,约888万人民币)、辛炯旼(11亿1千万韩元,约669万人民币)、李同国(9亿9056万韩元,约602万人民币)、李在城(8亿4450万韩元,约514万人民币)。

    而在此前公布的中超球队薪水排行榜中显示,中超本赛季总薪水达到5.032亿美元,平均每位球员的年薪为101万美元(约664万人民币)。也就是说,中超球员平均薪水相当于K联赛薪水第三高的辛炯旼(月669万人民币),超过K联赛MVP李在城的514万人民币。

    在各队平均年薪统计中,上海上港位列16队之首,他们球员平均年薪达到241万美元(约人民币1584万),相当于K联赛最高值金信煜的1.5倍。中超年薪最少的两支球队是辽足和延边,即便如此,辽足平均年薪23.4万美元(约人民币153.9万),这个数字也在K联赛球队平均年薪(120万人民币)之上。由此可见,中超与K联赛薪资差距明显。

    新政能让“疯狂年薪”降火吗?

    此前接受采访时,中国足协党组书记杜兆才表示:“目前俱乐部普遍收入的90%以上都用来支付球员工资他表示,针对球员工资虚高问题,下一步足协要引导各俱乐部走向理性化,在相关政策上也会有所调整,比如设置球员“工资帽”。”刚刚推出的新政,让U23球员的地位继续得到提升,理论上讲,各家俱乐部舍弃外援的可能性不大,因此足协新政甚至可以看成“单场外援3人次+U23球员3人次”,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1995年之前出生的球员,生存空间将进一步缩减。

    每场比赛,11名首发+3名替补共有14人次,在6人次被“预定”的情况下,留给真正凭借实力出场的本土内援名额只有8个,这其中还包含替补出场的名额。从这个角度来看,各支球队对于当打之年的内援需求度将呈现下降趋势,转而追求有潜力以及受到政策照顾的U23球员。

    在U23球员身价水涨船高的情况下,非U23的本土球员市场价虚火有望减弱,这就为本土非U23的转会降低了难度。拿山东鲁能为例,俱乐部在为本队U23球员基础雄厚自喜的同时,也需要考虑U23球员的发展,如吴兴涵、刘彬彬等人领衔的93一代,他们仍属年轻球员具备一定的发展空间,但却成为了新政的受害者。拿鲁能的本土球员为例,一部分人出走是必然的。

    考虑到工资情况,这些球员选择留洋的可能性不大,去相对较弱的球队或者中甲联赛变得可能。毕竟中甲联赛还有一个重要的变动,就是外援人数的增减:注册3人上场两人次。这样一来,中甲各队外援的引进非常有限,球队除了U23球员的储备外,也增加了对于本土实力派球员的需求。

    从近期来看,想要让中超球员薪金马上回归理性的可能性不大。如今的情况是,中超最高年薪竟然达到K联赛的300倍,这种疯狂的态势还是需要得到抑制,虚高的球员薪金需要“降火”。而随着新政的施行,非U23球员的压力也会增加,不仅是对于“第一批90后”,政策对于本土球员都是一种刺激。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162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