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邪教版“卖拐”三部曲
2017年12月15日
来源: 中国反邪教
【字号: 】【打印

    小品《卖拐》,大家都非常熟悉了,赵本山饰演的“大忽悠”三言两语,就把范伟饰演的原本健健康康的厨师给“忽悠”瘸了。

    事实上,邪教中也存在一整套“忽悠”伎俩。只是,被邪教“忽悠”了的人,损失的可不止一辆自行车。

    以色列一个一夫多妻邪教的头目戈埃尔·拉佐有30名妻子,美国邪教“大卫教”的头目大卫·考雷什有19名妻子。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两人并非高富帅,反倒又老又丑,那些女子竟然心甘情愿身处贱位,甚至有人主动送上门去。

    你说这是真爱?

    事实上,这份“真爱”只源于邪教对人强大的精神控制力。

    说到精神控制,不得不提到一个词:催眠。催眠的实际作用并没有我们在影视剧上看到的那样神奇——拎着一只怀表转啊转,那人就昏迷了。但催眠的确可以控制人的精神,邪教对信徒的精神控制就是一种催眠行为。

    邪教催眠信徒以达到精神控制目的,大致分三步:

    第一步拉近感情,创造“神话”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臭名昭著的美国邪教“人民圣殿教”的前身其实是一个公益教堂。

    吉姆·琼斯在去一所医院打工的过程中,遇到护士马瑟琳·鲍德温,她也是一位狂热的教徒,两人很快相爱并结婚。

    婚后,吉姆·琼斯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市卫理公会教堂供职,他热心帮助穷人,反对种族歧视,经历诸多磨难后终于建起了一座小教堂,取名“国民公共教堂”,自任牧师。

    去这所教堂的尽是些贫穷无助的可怜人,他们亲近、信任、感激吉姆·琼斯。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吉姆·琼斯心中狂热的教派主义无法抑制,他利用这种感情,发展教派,最终将这个默默无闻的团体发展成臭名昭著的邪教“人民圣殿教”。

    但其实更多的邪教教主直接跳过“拉近感情”这一步,更热衷于“树立威信、神化教主”。几乎每一个邪教教主都特别爱给自己伪造一个高级神圣的身份。

    比如,西欧邪教“太阳圣殿教”的教主吕克·茹雷,他自称是上帝派来的人,是耶稣的再生。他的追随者们则自称是“耶稣的仆从”。

    信徒们对教主茹雷狂热地崇拜。一位女教徒后来回忆说:“信徒们对茹雷的崇拜已经到了着魔的程度,他们认为茹雷是新的救世主,只有他才能拯救全人类和全世界。”

    美国邪教“人民圣殿教”教主吉姆·琼斯也声称自己是“神”的化身,忽悠信徒说几千年前自己化身为释迦牟尼,创建了佛教,后来又化身耶稣基督,创建了基督教,再后来又化身列宁,将社会主义发扬光大。 说来可笑,列宁是唯物主义者,若是知道有人假托是自己的转世,说不定会把《哲学笔记》砸到他脸上:“看看吧,这世界上是没有转世一说的!” 但这还不是琼斯唯一的谎言。他还自称会遥感,称会用“爱的力量”切除癌症肿瘤,甚至用“搬运术”为信徒变出肯德基炸鸡(其实是买来的)。 日本邪教“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则声称自己具有先知先觉的功能,具备超能力。后来更是把自己说成是“基督再生”“新的救世主”和“世纪最后一位救世主”,胡诌什么将用超凡能力使信徒们摆脱世界末日的毁灭。

    在麻原彰晃的指使下,骨干成员经常向信徒们发布教主的“预言”,如富士山几天后会爆炸、东京将发生大地震、日本海面将上升、城市将被淹没等等。

    这个如意算盘打得非常好:如果撞了大运不幸被麻原彰晃言中,那他号称“先知先觉”的超能力便找到了“见证”;如果麻原彰晃的“预言”落空,又会被说成是这是教主的法力在起作用,从而给麻原彰晃装备“神”的光环,使信徒们更加崇拜、信奉。

    “奥姆真理教”曾经的一名骨干说道:“在‘奥姆真理教’中,只要是为了麻原彰晃,就是杀人也会有功德的,因为对于被杀的人来说,是不让坏事继续……”

    第二步摧毁原有认知,建立新的世界观

    加入邪教的人可谓三观尽毁,在教主和身边信徒的影响下,形成一个新的世界观。在这个阶段,被邪教广泛采用的是“末日论”。 比如,西欧邪教“太阳圣殿教”教主吕克·茹雷宣传世界将面临灭顶之灾,只有参加他的教派才能幸免。 他常常对信徒说,世界末日到来的征兆已经无处不在,如臭氧层被破坏、艾滋病的传播、全球性种族冲突的爆发等等。他还大放厥词:“太阳圣殿教”能提供给信徒必要的超凡能力,将为相信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的人建造一艘“诺亚方舟”。称自己作为教主,主要的责任就是保护信徒在适当的时候奔赴圣地——天狼星。

    美国邪教“曼森家族”的头目查理·曼森则扬言,1969年黑人和白人将发生种族战争,只有他的信徒才可以存活下来,他将带领一批信徒进入一个“无底洞”中躲过一场大劫。

    然而,1969年并没有发生种族战争。为此,他制定了一个“终极计划”,派遣他的追随者们制造了一系列谋杀案,以此“为黑人们示范如何进行这场战争”。但实际上,他挑选的白人杀戮对象都是得罪过他的人,绝大多数是因为在音乐生涯中没有帮助过他。 “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则宣称,第三次世界大战马上就要爆发,世界末日已经逼近,世界最终战争要爆发,并放言“在废墟上,让我们共同建立属于我们自己的天下——奥姆王国”。1990年4月,麻原预言“奥斯汀彗星将飞临地球,日本就因此而沉没”。

    美国人马歇尔·阿普尔怀特建立了邪教“天堂之门”。他使信徒认为,地球和地球上的一切都将“循环”至彻底清零的状态,搭乘1997年3月的海尔·波普彗星能让他们逃过一劫,生存下来。 最后,该教的39名信徒在加利福尼亚的一座大楼内轮流服毒身亡,去世时穿着耐克的运动鞋,带有臂章,上面写着“天堂之门客队”。可悲的是,这些成员还都是有关专业领域的人才,却被邪教迷了心智。

    第三步重复输送教义,与世隔绝

    精神控制最最重要的一步是洗脑、催眠。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指出,催眠术“是以被催眠者的意志服从于施术者的意志开始的”。邪教同样要求信徒进入这种服从状态。 邪教有很多的讲法、交流活动,其实就是在重复输送他们的歪理邪说(所谓“教义”),有些甚至会给信徒服用致幻物质。如韩国邪教“统一教”采取不间断地祷告、唱诗、讲课的方式,使信徒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 除此之外,邪教也特别爱营造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天地”,限制人们的活动区域,审批控制所有信息来源,以防信徒思想异变,导致叛逃,危及邪教的存在。 比如,美国邪教“人民圣殿教”搬到南美洲的圭亚那,信徒们组成了一个镇子琼斯镇。那里极其贫穷、没有任何私人财产、没有任何个人生活和思想空间,信徒们受武装卫队严密监视。任何信徒试图要求个人自由,甚至是未经教主琼斯批准的男欢女爱,都要受到严厉惩罚。如果信徒被发现有叛教倾向,则将被处以酷刑,甚至剥夺生命。

    “巴维尔拉山庄”也是一个邪教组织,位于智利。创建人保罗·雪弗·施耐德在这个山庄中推行秘密宗教,里面的居民过着自给自足、与世隔绝的生活。另一个邪教“拉杰尼希静修会”,坐落在美国俄勒冈州的几个小镇,也是与外界联系甚少。

    至此,教主完成了对信徒的精神控制,使教徒发自内心地、由衷地追随于他。最终,原本聪明的人变得愚昧,原本负责任的人抛家弃亲,原本善良的人拿起屠刀……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117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