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全球邪教成员女性占七成?
2017年12月12日
来源: 中国反邪教
【字号: 】【打印

    上个月,美国历史上臭名昭著的连环杀手、邪教组织“曼森家族”的头目、号称“杀人魔”的查尔斯·曼森死于美国加州监狱内,终年83岁。该邪教组织曾以种族与阶级战争为名,大开杀戒,制造了一系列惨绝人寰的凶杀案。

    其中,最被人们所熟知的,就是发生在大导演罗曼·波兰斯基身上的悲剧——1969年,查尔斯·曼森和追随者闯入波兰斯基家中,将其已怀有八个月身孕的妻子莎朗·塔特和4位朋友残忍杀死。一时间,整个好莱坞人心惶惶。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曼森被判终身监禁入狱后,杀戮仍未停止……本是恶魔的他,依然是信徒心中的“神”,即便深陷囹圄,多年来依然有一大批忠实粉丝疯狂地追随他,且追随他的信徒多为女性。甚至在他79岁时,还有一位仰慕他的25岁女信徒在狱中与其结为夫妇。

    就是在当年,曼森接受庭审时,和他一起作案的三名女信徒也是争相替曼森顶罪。她们声称一切都是她们自己所为,曼森根本不知情,不断为其喊冤。

    为什么这样一个反人类、反社会的恶棍,却能让那么多年轻女性甘愿为他献身?这让人难以理解。

    事实上,邪教的受害者不仅包括被他们杀害的人,也包括这些被邪教组织洗脑的成员。有数据显示,目前,全球70%的邪教组织成员为女性。

    先别激动,这个数据可不是无邪君(微信公众号:中国反邪教)掐指算来的,而是来自于新加坡“观察者新闻网”在2017年6月12日的一则报道。报道称,来自弗吉尼亚联邦大学的大卫·布罗姆利博士(Dr David Bromley)表示,女性更喜欢参加宗教聚会且更容易陷入邪教组织,并得出上述数据。

    而从邪教制造的惨案来看,无论在中国还是外国,参与者也多半是女性。比如:

    1994年10月,邪教“太阳圣殿教”48名成员在瑞士集体自杀,其中女性25名。

    1997年3月,邪教“天堂之门”39名成员在美国加州圣迭戈集体自杀,其中女性21人。

    2001年1月23日,发生在天安门广场的“法沦功”痴迷者自焚事件中,自焚的7人里,5名是女性。

    为什么邪教组织成员中女性会占多数?有关专家进行了如下分析——

    女性偏好受“权威”统治

    英国《每日电讯报》“了解女性”专栏的作家杰米·玛萨克雷(Jemima Thackray)分析认为,女性更容易陷入邪教组织的原因之一是女性受压迫的历史根源所致,女性下意识偏好受“权威”统治,而邪教教主刚好就符合“权威人士”的特质。

    供职于美国联邦调查局的乔·纳瓦罗(Joe Navarro),凭借自己丰富的工作经验,分析了历史上那些臭名昭著的邪教教主,也发现他们都具备“权威人士”的特质。比如,大搞教主崇拜,不断降低信徒的自我价值感,加强信徒对教主的依赖感等等。在这个过程中,一些女性就容易迷失在邪教头目制造的“权威”假象里。

    需要说明的是,这里所说的“权威”当然不具有普遍意义,而是针对某个特定的群体。比如,在邪教组织中,教主对于信徒就是绝对的“权威人士”。正如心理学家玛格丽特·辛格在描述邪教团体的结构时说,邪教组织是“一个倒T字,教主一人在最上面,信众在底层。”

    入教之后,信徒会逐渐失去自己的判断力,在习惯于服从“权威”的同时忽略掉一切不利因素,直到完全失去自我。新加坡“观察者新闻网”的报道指出,在这个过程中,“邪教组织会利用各种方法,阻隔成员与亲友的往来,这就使得女性成员更难以脱离邪教组织的控制。”

    盲目服从的结果是黑白颠倒,六亲不认。比如,原本贤妻良母的佟岩,在痴迷邪教“法沦功”后,竟然亲手杀死了年仅6岁的女儿。事后她说“当时有一个魔对我说,如果你把女儿杀了就能修成佛。”


    女性比男性的自尊感低

    女性容易陷入邪教组织的原因之二是女性的自尊感较低。

    一项长达10年的纵向研究在采访了全球98.5万位受访者后发现,男性比女性拥有更高的自尊感,这个性别差异在西方国家尤为明显。

    新加坡“观察者新闻网” 指出,由于女性通常靠人际关系的数量和质量来建立个体的自尊感,因此那些不能够妥善处理日常人际关系的女性更容易被邪教组织所蛊惑。

    邪教组织在发展成员时,通常也会瞄准那些自尊感较低的人。他们擅长使用“情感攻势”,表现得友好和亲切,使原本孤独无助的人感受到“温暖”。

    比如“曼森家族”成员帕特丽夏·考文可,也就是开头提到的三个女子中的一个,她在听从指令杀害多人后,为自己辩解道“我只是希望有人爱我和关心我”。

    她最终被控七项谋杀罪名,目前仍在服刑,是加州服刑时间最长的女犯人。在服刑期间提出过13次假释请求,均被拒绝。而当年的另外两名女犯人也都被判处终身监禁。

    女性在邪教中更难以自拔

    除了女性更容易陷入邪教之外,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在陷入邪教之后,女性也更难脱离出来。

    一方面是她们害怕再次面对过去的生活。不少女性加入邪教,是因为生活不算如意,结果被邪教组织虚伪的关怀和温暖所迷惑而误入歧途。研究发现,她们中的一些人,即使后来对这个组织产生了怀疑,但一想到脱离组织后要重回孤独的生活,就会感到害怕,只得继续盲目地追随邪教头目。

    另一方面,对于那些质疑组织的人,邪教会对他们进行毫不留情的羞辱,甚至是体罚。女性的心理防线往往比男性弱,使得女性更易受到控制,因此更容易向邪教妥协。

    女作家泰勒·史蒂文斯(Taylor Stevens)是纽约时报的畅销书作家,她自小被父母带入邪教“上帝之子”的公社中生活,先后辗转多个国家,过着被迫乞讨、被性侵的非人生活。她在回忆儿时生活时提到,14岁时她曾经有过短暂的反抗,跟一些成年教徒顶嘴争论,就一些小事大闹。而邪教头子对她打击报复的手段是让一个成年男信徒和她发生性关系,年少的她便无力再反抗。

    这就是邪教,会使用各种方式对信徒实施精神控制,一面是“糖衣炮弹”加“权威人士”的洗脑,一面又通过伤害身体、羞辱人格来使个体丧失反抗能力。在这一系列攻势面前,女性成员更加难以逃离魔窟。

    邪教对女性的伤害

    因为上述种种因素,女性成为邪教的“易感人群”。更可悲的是,由于邪教教主大多荒淫无度,也使得女信徒在邪教组织中受到的伤害更大。

    比如——

    美国邪教“大卫教”头目考雷什不仅拥有19名妻子,还可以与教内任一女信徒发生性关系,连他的妻妹也不放过;

    日本邪教“奥姆真理教”头目麻原彰晃玩弄的680多名女性中,有相当一部分还是未成年人;

    美国邪教组织“摩门教基要派”头目华伦·杰夫和78名女性发生性关系,其中24人未满17岁,最小的仅有12岁……

    此外,一些邪教不仅在内部大搞淫乱,还为了拉拢信众,把女性当作诱人入教的工具。

    比如——

    “全能神”为了发展组织,使用“过灵床”、“性交通”等手段,要求女信徒利用色相引诱单身、丧偶或有一定经济实力的男性加入该组织;

    美国邪教“天父的儿女”的头目大卫,要求女信徒去酒吧等公共娱乐场所结识异性“调情钓鱼”,用类似卖淫的方法发展信徒、募捐经费。

    面对这些现象,我们该怎么办呢?

    亚德里安·弗海姆博士(Dr. Adrian Furnham)等众多心理学家指出:如果只是专注于研究邪教组织对女性的招募,只会让这个群体更易成为他们的目标。要想真正为邪教组织的受害者提供帮助,应该从源头上解决她们的诉求,解开她们的心结,帮助她们构筑强大的心理防线。只有这样,才可能让更多的人远离邪教危害。

    多一点关怀,就能少一点伤害。希望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让邪教远离我们的生活,让广大女性不受邪教侵害。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098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