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公主驸马反目成仇,皇帝采取一种极端方式
2017年08月29日
来源: 刘秉光头条号
【字号: 】【打印

    从史料记载看,唐朝的驸马不好做,其根源在于公主多骄横。金枝玉叶的身份,尊贵无比的地位,居高临下的言语,颐指气使的行为,总能让一些驸马忍气吞声,直至忍无可忍。在这方面,唐德宗李适的爱女义阳公主就是个例子。

    从《新唐书·诸帝公主》记载看,义阳公主在唐德宗十一个女儿中名列第二。鉴于该《公主传》中齿序错乱较多,义阳公主虽名列第二,并不代表她就是唐德宗第二女,而是因为她生前极受宠,死后封号、谥号皆尊崇。

    义阳公主,生年不详,生母不详,非长非幼,但在十一个姐妹中受宠程度较高,可与唐安公主、义章公主相媲美。作为掌上明主,义阳公主也成为唐德宗拉拢实力派权贵的政治棋子,其夫君就是幽州卢龙节度王武俊之子王士平。

    王士平是契丹族人,凭借父亲的功勋,轻松做了王府咨议。贞元二年(786年),唐德宗许诺把义阳公主下嫁王士平,王士平由此拜驸马都尉。贞元十一年(795年)十月,义阳公主正式下嫁,婚礼很隆重,并由宰相亲自监督礼部操办,花费巨大。当时,王武俊在藩镇,唐德宗命义阳公主亲自前去行礼。

    婚后,义阳公主与驸马王士平还算不错,至少是表面上风平浪静,但仅过了半年,二人就闹出了矛盾。贞元十二年(796年)五月,先帝唐代宗忌日期间,王士平在追思仪式结束后,邀请几个好友一起宴饮歌舞,好一顿热闹。这是一起宫廷违禁事件,唐德宗获悉后,心里窝火,王士平遭到了训斥和贬官。

    王士平固然有错,也受到了惩罚,而义阳公主却不依不饶,大使性子,“时公主纵恣不法,士平与之争忿”(《旧唐书·王武俊传》)。作为节度使之子,王士平也不是好欺负的。二人几次话语交锋,各不相让,最终感情破裂,反目成仇。对此,《唐国史补》记载,“贞元十二年,驸马王士平与义阳公主反目”。

    遇到这种事情,涉及亲生女儿,涉及勋贵之子,该怎么办?唐太宗可以做和事佬,唐代宗可以装糊涂,而唐德宗则采取了一种极端的方式,“幽公主于禁中,士平幽于私第,不令出入”(《旧唐书·王武俊传》)。两口子闹矛盾,一个巴掌拍不响,女儿、女婿都有问题,唐德宗索性下令,将他们双双幽闭禁足。

    王士平府上有两个文人,一个是蔡南史,一个是独孤申叔,皆为轻薄之士。先前,他们经常出入王士平家,对义阳公主、王士平事迹门儿清;如今,见义阳公主、王士平分别被关了禁闭,二人便应景作“义阳子”歌词,还写了《团雪》《散雪》等曲子,“言其游处离异之状,往往歌于酒席”(《旧唐书·王武俊传》)

    义阳子、团雪、散雪,意有所指,即象征义阳公主夫妇的游移离散之状。此曲一经传播,竟成为当时上层权贵酒宴上的流行音乐。唐德宗知道后,大发雷霆,下令逮捕蔡南史、独孤申叔,甚至一度迁怒于天下文人,为此还差点废黜科举制。后来,唐德宗将蔡南史、独孤申叔流放到荒蛮之地,这才罢休。

    本是一件家务事,却闹得满城风雨。唐德宗意识到,幽禁不是最好的办法,过了一段时间,便将义阳公主和王士平释放,希望他们能够合好如初。然而,嫌隙一旦产生,即便破镜重圆,中间仍存裂痕,最终义阳公主和王士平选择了分居,义阳公主住在崇仁坊,王士平住在昌化坊,二人始终没能再走到一起。

    贞元十六年(800年)十一月,义阳公主病死,唐德宗非常伤心,辍朝三日,追封爱女为魏国公主,谥号宪穆。此外,唐德宗还在爱女墓所修建祠堂一百二十间,丧事花费四千万钱,还命权德舆作《赠魏国宪穆公主挽歌词》二首。义阳公主约活了二十一岁,她虽然专横霸道,但终归是政治联姻的牺牲品。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563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