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春晚看的究竟是什么
2017年08月29日
来源: 中华网文化
【字号: 】【打印

    2018狗年央视春晚已经建组,去年执导央视春晚的总导演杨东升将继续执导2018年春晚。

    而对于杨东升出任春晚总导演来说,央视内部并不觉得意外,一位文艺频道导演告诉记者:“每年杨导都参与到春晚创作之中,他一直都在组里,他对于春晚的把握很准确,有了去年成功执导春晚的经验,希望今年春晚更具特色。”

    春节中国有两大大众现象,春运和春晚。如果春运是中国特色的物理空间运动,那么,春晚是否是中国特色的精神世界运动?

    无论如何,在许多老道的文化研究者看来,春晚是研究大众文化的理想对象。春晚比人们通常接触到的文本,如一部电影电视剧或一台电视晚会,都来得更丰富、更庞大、更由来已久,而且令人兴奋和痛苦的是,它依然处于更新当中,这种特有的文本属性,无疑比那种文物式的研究对象更能激发理论探究的冲动。当然它会涉及到诸多理论问题。如果绕开学院式的概念纠缠,在通俗的意义上对春晚进行总体性观察,它的大众化属性是相当明显的。

    春晚开辟了文艺大众化的一种路径。它可能不拒斥高雅,但更多趋向于通俗;它预想的受众不是一小部分精英人士,而是社会成员的绝大多数;它吸纳艺术最新探索,但绝无拒观众于千里之外的先锋范。尽管中国当代社会发生了巨大变化,比如,电视作为传媒老大的地位被极大动摇,原有的“人民”向“大众”位移,艺术生产和传播的方式深刻变革,观众的审美期待和受众市场分割今非昔比等等,但我们发现,春晚的定位有相当稳定的历史延续性,简单地说,春晚是以让尽可能多的普通老百姓可看、爱看为出发点的电视综艺实践,是多元化时代的“亲民文艺”,它一直在寻找电视文艺的最大公约数。

    面对亿万观众的荧屏传统“年夜饭”——春晚虽然不乏新亮点,但依然是年年都有人期待、有人叫好,有人失望、有人质疑。流水的春晚,铁打的吐槽。在很多观众的印象里,春晚每年都是近乎程式化的流水线作业:要有歌要有舞,要有相声要有小品,要有戏曲要有流行音乐,要有杂技要有魔术……从1983年至今,从“全民联欢”到“全民吐槽”,春晚这桌年夜饭已经做了32年,似乎每个国人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春晚“菜单”。一千个观众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观众眼中有一千个春晚,春晚所承载的期望和被赋予的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晚会本身。

    那春晚的意义究竟在哪儿?已过而立之年的春晚凝聚了十几亿中国人亲情与乡愁的符号,已经成为几代中国人的文化记忆。如今,春晚更是衍化为国人的过年习俗,挥之不去。这就像过年回家的车票、大年三十晚上的团圆饭一样,一样都不能少!因此,我们对春晚不必太苛求,它不过是一顿文化的团圆饭,春晚的意义更多在于陪伴。它年复一年地陪伴百姓迎接新年钟声,陪伴无数家庭包饺子、吃年夜饭,陪伴一代代孤独的海外游子感受浓浓的中国年味儿。既然是团圆饭,其味道如何显然已不是最重要的。事实上,一道已经吃了30年的大餐,要想年年有新意、场场有突破,要想让每一名观众都满意,根本没有可能。换言之,对春晚我们应该更从容、轻松一些,以平常心待之,对形式和内容不必太过苛求。虽然每年都有人抱怨春晚不尽如人意,但如果不看春晚,这个春节或许会让人觉得多少有些遗憾。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563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