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养驼人巴德力的定居新生活:“现在比过去好多了”
2017年08月25日
来源: 新华社
【字号: 】【打印

    新华社兰州8月24日电(记者刘能静、王博)来到养驼人巴德力家,进门踏上淡黄色的木质地板,映入眼帘的是宽敞明亮的客厅,客厅内液晶电视、沙发、茶几一应俱全;客厅另一侧的厨房中,抽油烟机、天然气灶等设备齐全。

    巴德力是甘肃省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的牧民,今年62岁的他在7年前购置了这套位于阿克塞新县城的140平方米的新居,开启了定居放牧的新生活。

    “现在比过去好多了!”巴德力高兴地说。1986年,巴德力一家就开始以养驼为生。与养羊不同,骆驼不需要圈养,那时的巴德力,需要每天日出之时赶着近百头骆驼走到草场,日落之时再将骆驼们赶回来,一天要走二十多里路。

    当时位于博罗转井镇的老县城,山高、坡大、沟深,在当地人们的印象中,“风吹石头跑,六月大雪飘”是常有的现象。“有时在草原上放牧,突然就碰到冰雹、大雨天气,人和骆驼都只能淋着。”回忆起以前放牧的生活,巴德力感慨万千。

    如今,随着放牧环境的改善,放骆驼对巴德力而言已不再是一件“苦差事”。

    1998年,阿克塞县城从博罗转井镇搬迁到如今地势低缓的新址,政府帮助牧民统一修建了羊圈和砖房,将放牧点迁到海拔更低的地方,并出资帮助牧民修筑了蓄水池,解决了人畜饮水问题,巴德力一家不用再到2公里以外拉水吃了。

    5年以后,巴德力家又接上了自来水管,饮水更加方便;之后,政府还为每户牧民的草场围上了铁丝网,方便他们管理畜群。“现在我们的四季草场上都修了房子,家里也有汽车,转场的时候就用不着骆驼搬家了。”巴德力说。

    如今草场固定了,草场的牲畜饮水、道路等基础设施也不断完善,放牧甚至可以采取“雇工制”,进城居住成为巴德力一家生活的“新常态”,而放牧也不再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唯一手段。

    近年来,为了保护当地的草原生态环境,阿克塞县政府对部分草场相继实施了禁牧和草畜平衡政策,并给这些区域的牧民发放草原奖补金。巴德力家除了卖骆驼的收入之外,每年还有7.5万元的草场补贴。

    人进城了,但对草原的记忆却并未消失。如今巴德力的儿子接过了父亲手中的骆驼缰绳。“我们祖辈都是养骆驼的,儿子对骆驼也有感情,舍不得卖。”巴德力说。但现在他们已不需要逐水草而居式的放牧了,只需一周去牧场巡查两到三次即可。

    当被问及对新生活是否习惯时,巴德力的妻子开心地说:“没有什么不习惯的,现在的新房子方便得很,天然气、自来水、网络什么都有,从牧场回来就能洗个热水澡,不像以前,还得架炉子生火。”

    正说着,天然气灶上的奶茶开了,巴德力的妻子熟练地关上火,为来客斟上一碗香浓的哈萨克奶茶。(完)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541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