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高台县村民智斗“悄悄会”
2017年08月24日
来源: 飞天阳光网
【字号: 】【打印

     一

    春光正美,柳早成荫,槐正吐叶,风中依稀有了沙枣花的清香。旱地里的头水浇完,水田里刚刚放满水,要准备播种了。待到日头升高了,田里的水晒得有点暖意,人们才牵着牛扛着檩条带着籽种慢悠悠的走在宽宽的田埂上。还没到晌午,稻子就种完了。李老爹蹲在田埂上,点上一锅烟,望着田里搅浑的水慢慢地沉淀,盖住了稻粒,心中就有了一点莫名的安然。行了,就把剩下的活交给老天、交给太阳、交给水了,相信天不亏人。性急一点的已经吆着牛准备回家了,手脚不太麻利的,也快要上埂了。李老爹还是蹲着抽烟。不急呢,回家去也没啥急事。

    想起回家,老爹心中的安然中有了些不安然,望着田里浑浊的水,心中起了莫名的烦躁。心想着,长福这个哈怂,咋就那么不着家呢?老子拴不住,婆姨也拴不住……这时,远处走来一个人。虽说是晌午收工时节,道上三三两两都是回家的人,但是这个人一望就是外乡过路的人。瓜皮帽,一裹圆,黑马褂,脚上却是一双僧鞋,都是为出门临时找的行头。

    那人径直走到了李老爹身边站下,双手抱拳,朗声说道:“老爹,作揖了。”

    李老爹磕磕烟锅,站起身来说:“好说,好说!”

    那人问道:“敢问老爹,李长福家如何走?”

    李老爹心一沉,抬头又端详了来人一眼,浓眉大眼厚嘴唇,倒也是个好后生。只是这身打扮,僧不僧,俗不俗,官不官,民不民,不伦不类。便又问来人,“你是李长福啥人呢?”

    “哦,老爹。我是李长福他表哥。”

    “胡扯啥?”李老爹脸一沉,“姑表啊姨表?”

    “姑表?是姑表!”

    “长富姑妈家哪来你这么个表哥?”

    来人尴尬地笑一笑,“你是——”

    “我是李长福他爹。”说完,李老爹自顾自去收拾农具去了。

    二

    “王哥,王哥!我今天又发展了十个徒儿。”

    “好!好!好!你现在就可以升为会头了。”

    “要这样发展下去,升为头行也有可能啊。”

    “就是嘛!哥再给你传授个秘诀。”

    “啥秘诀?”

    “不要光自己发展。要让你的徒儿再去发展嘛!”

    “那他有一天不是要超过我了?”

    “他是你的徒儿啊!”

    “是啊!”

    “你见过叠罗汉的吗?”

    “见过啊!”

    “最上面的的那个罗汉是咋叠起来的?”

    “是下面的罗汉抬起来的。”

    “对了。你现在要谁来抬你?”

    “徒儿?对,徒儿嘛!”

    “明白不?” “明白了!”

    “你的徒儿要都像你这样努力,到时候不要说头行,开宗立派都有可能哩!”

    “是,王哥!”

    “叫我啥哩?”

    “噢!是,师傅!”

    “兄弟,等再过十天,我们开经堂。”

    “开经堂,就要正式入会了?”

    “对!收拾一下粮仓,等入会的人来交粮食。”

    “为啥还要收粮食呢?”

    “你傻啊?不收粮不收钱,我们为啥传教呢?”

    “传教就为了挣钱吗?”

    “你说呢?不挣钱?你看你爹那个脸拉得多长啊?”

    三

    “千总大人光临鄙县,请问,有何见教?”

    “县台大人见谅!我奉提督将令,来到贵县,如有礼节不周之处,还请海涵!”

    “好说好说!彼此彼此!请问,提督大人有何指令?”

    “近日,我们接到密报,贵县有个永丰堡,有个妖人叫作王林,一直在妖言惑众,暗中发展悄悄会,已经发展了有百十人之多。不知贵县可有察觉?”

    “千总大人有所不知。永丰保的保长早有报告,的确有个肃州九家窑的人来到永丰投亲打工。此人因为一直在外闯荡,被当地人视作见多识广,所以深得本村人喜爱。所谓悄悄会,只是那人和一帮乡民闲谝闲聊罢了。何以惊动军营诸位?”

    “知县大人当知“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对于这种妖言惑众,聚民为非的行为,我们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不过一群草民闲谈而已,大可不必草木皆兵吧?”

    “大人有所不知!乾隆四十二年,狄道州人王伏林,在河州倡立元顿教,也就是悄悄会。后来发展到兴兵作乱,是陕甘总督发兵剿灭的。嘉庆六年,宝鸡县杨生齐、车举鼎也以悄悄会名义聚众作乱,还是总督发兵剿灭的,死了上千人呢!大人啊,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呢!”

    “千总大人言重了!我还是觉得只是一帮草民不识好歹不知天高地厚而已。实在不行,本县亲自前往,宣讲教化,务求振聋发聩。本县向称“爱民如子”,实不愿大兵过境,靡费地方。请大人在提督大人面前解释一二。”

    “其实,我们就是担心养虎遗患,后患无穷啊!那时,就不仅仅是靡费地方,那是要血流成河的啊!”

    “请千总大人劝说提督大人切勿发兵,本县感激不尽!”

    

    “高荣吾徒,见字如面。九家窑一别,倏忽半载。猴年将过,无生老母下降。汝今生为人,心善清洁,今天上玉皇赐横财过你,汝信享福养儿育女。切勿忘了。九家窑离肃州太远,且州城防备甚严,起事无法成功。高台据甘、肃二州均远,占据高台,事情就能成一半。永丰堡粮多人多,为师半年已发展徒众四五百人,收取粮食百十石。汝多带人来,徒众之外,加上情势逼迫,足以达到千人。高台城小墙矮,为师早已有内应,成功不足虑。见信后五日内召集徒众到永丰堡来,无虑天寒,速速!留九明在家,瞩其勿虑勿动,静候佳音。切切!”

    片刻,一羽白鸽从村中跃起,转眼消失在沉沉的夜幕中。五天后,茫茫白雪覆盖的肃州九家窑排出一队人马,向北进发。队伍静悄悄地行进,速度很快。迅速地穿过大路,插进了荒漠之中……

    冬日的明花草原,四顾是茫茫沙海,不见太阳,许多出来的匆忙的人终于无法忍受了。头目们好说歹说才好不容易把大家聚拢在一起。傍晚时分,终于走进了白家寨。又冻又饿的徒众,一边求告一边威逼,终于都能在屋子里烤上火取个暖,吃口热饭呢。第二天中午,他们赶到了宣化堡,发现了一家当铺,如获至宝,上千号人围着铺子,有买的,有翻的,有趁机偷摸的,还有倚人多势众抢夺的,最终将其中的衣物一掠而空才一哄而散。

    五

    眼看着太阳越来越低,李长福在刺骨的寒风中瑟瑟发抖。“看样子,今天是来不了了。”想到师傅的交代,李长福仍旧固执的坚持着。

    终于,太阳快要被西边的沙漠吞没了,堡门快要关闭了。李长福忽然看见,东边白茫茫的雪野上出现了一排黑乎乎的人影。“到了,终于到了。”李长福急忙跑到看守堡门的壮丁前央求他们稍微等一等。

    转眼间,一大群衣着五花八门,冻得瑟瑟发抖的人走到了近前。李长福迎上前去,“各位首领,我是李长福,王林师傅的弟子。师傅命我前来迎接各位,可是迎到了。”打躬作揖一番,近千号人被李长福分派到了一众弟子的家中,先安顿下来。

    李长福的家中,李高荣一脸不解地问:“你师傅到底是给你怎么说的?”

    李长福委屈地说:“就像刚才给你说的一样啊!”

    “那你重新说一遍!”

    “飞鸽传书时我不知道。第二天,师傅才告诉我。然后就告诉我七天后在堡门前等候你们。他说他到县城有事要安排。等你们到了,让我一切听从你们的调遣。”

    李高荣暗暗嘀咕一句:“这个老滑头!”。转身对李长福堆出一幅笑脸:“刚才是我没弄清楚,有些急躁了。兄弟莫怪!”

    李长福如释重负地说:“不怪不怪,首领弄清楚就好!”

    李高荣和蔼的对李长福说:“这永丰堡的情况,你最清楚了,给我们介绍介绍吧!”

    李长福说:“这个我清楚。永丰人多地广,有五六百户人家。靠近黑河,用水便利,向来是水田一半,旱田一半。一直是盛杨蒲石李五姓同大,也有些杂姓,却不多。五姓公用一祠堂,公选一族长。有事族长召集五姓长老共议。现在的族长姓杨,叫杨艳春……”

    李高荣打断李长福说:“好了,兄弟!时间有点紧。我们收拾一下,先去拜访拜访你们的族长吧!”

    李长福答应着:“好的好的,就依首领。”

    六

    “无生母在灵山慧眼睁开,观东土黑煞气冲遍天台 。现如今下元子人心大改,又奸贪又诡诈各显奇才。男不孝女不贤世道败坏,玉皇爷心恼怒降下三灾 。命恶煞降凡尘光明四海,除恶类存良善青白分开。” 李高荣念颂一番之后,才对杨艳春说,“我们是弥勒军。皇胎儿女在人世间遭受种种苦难,因而弥勒佛下凡,三宗五派随之降生,度化尔等皈真,即回归天宫。因此来到贵地,俗语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你如果能顺从我们,我们一定安抚地方,决不伤害一个人。”

    杨艳春诚惶诚恐的说:“承蒙贵军不伤害我族百姓,我决意归顺贵军,鞍前马后,任凭驱驰。”

    李高荣大喜,“很好!我任命你为弥勒军参谋,立刻召集选拔五百名壮丁为我们作向导。可以吗?”

    杨艳春爽快地答应了,又说:“这需要些时间,大帅先在我家稍坐,容我略尽地主之谊。我立刻派人去召集。”

    李高荣高兴地说:“就依参谋安排。”

    杨艳春出了家门,边向祠堂走去,边安排家丁去召集长老。到了祠堂不久,五族长老就陆续来到了。 “各位,天降灾难,需大家齐心协力,容不得我等抱怨。绝不能跟他们作乱,那是乱臣贼子的勾当;可是事出仓促没有准备,又不能和他们冲突。我已稳住这些匪类,且听我来安排。先派人到高台城向驻军告急,再派人向黑泉堡大宁堡定安堡乐善堡求救。如何?”众人齐声赞同。

    杨艳春接着说道:“我们这些人,就鼓起勇气,随我和他们周旋吧!这五路报信人先出堡子,现在就走。记住,援军都要头裹红巾,臂缠白带,作为记号,今晚三更前后到堡外东南的打谷场上,那些草垛足够躲藏。我们的壮丁,能出堡子的也先到堡子外躲避,不要让他们裹挟住了,等到援军到来,再一起进堡消灭这些强盗。那时候我们人多势众,众人也心齐胆正,如何?”众人仍是齐声赞同。

    待杨艳春回到家中,李高荣等人刚刚吃饱喝好。

    “大帅,壮丁将要召集完备,有些外出没到的,待天黑堡门关闭,定会回家,一定可以齐备。”杨艳春向李高荣汇报说。

    李高荣大喜,兴高采烈地说:“能够得到参谋如此大力支持,定是弥勒显灵,无生老母护佑。这次起事定会成功。”说罢转身向手下下令:“传令下去,今夜口令为‘开国’,让各营早点歇息,准时在二更做饭,三更吃饭,四更起身到高台攻城。”

    又对杨艳春说:“参谋,营中众人跋涉两天,都疲累了。让堡中守夜打更的人点香计时,没问题吧?”

    杨艳春高兴地说:“些许小事,还劳大帅叮嘱?我安排他们去做,保证万无一失!”

    走出门,杨艳春暗中嘱咐守夜打更的老杨头,“记住,到二更时,他们都睡熟了,你就重新换长香。”

    七

    “三更了,大帅起身了。”杨艳春在李高荣住的卧房前高声叫道。

    屋里的鼾声戛然而止,李高荣朗声应道:“听到了,杨参谋辛苦!”

    片刻,李高荣就坐在了杨艳春的饭桌前大吃大喝起来。忽然,乡约急匆匆跑进来说:“西门外来了一队人马,看样子,像是官军。”杨艳春还未答言,李高荣一听,扔下筷子就冲出门去。

    杨艳春带人来到东门,吩咐守门的壮丁打开堡门。此时,早已四更。打谷场上的壮丁看到堡门打开,立刻一拥而上,冲进了堡门。

    月光下,红巾白带一目了然,乱作一团的“弥勒军”眼见不敌,便一窝蜂地向西门冲去,冲出堡门,便见一人骑马横刀,立于不远,只见他刀一挥,冲在前面的“弥勒军”便倒下了一片。后边的见势不好,缩回了堡中,又向北门冲去。李高荣眼见不好,知道北门也定会有人围堵,便带领着精锐冲到了三官楼上。三官楼在堡子中心,一底二层,素来供奉三官三霄。底并不高,但占据两层,足以居高临下。

    壮丁村民围了上来。慌乱中,“弥勒军”的土枪已经把冲在前面的村民罗永福打成了筛子。众人停住脚步,束手无策,都把目光投向了杨艳春。杨艳春沉思一阵,转身吩咐村民:“每户一人,到堡子外打谷场搬取柴草,越快越好。”

    眼见村民一阵风式地跑远,便退后几步,面向三官楼跪下,大声祷告:“三官大帝,今日变起仓促,匪类入庄,占据大帝宝殿。为了我族百姓身家性命,我要火烧宝殿,请恕我等罪孽。待到匪类消灭,我等一定重修宝殿,再塑金身。”说罢起身,搬取柴草的村民已陆续来到。杨艳春让村民尽力将柴草扔向三官楼下。

    转眼间,三官楼下便堆成了一座柴山,杨艳春接过身边村民手中的火把,扔到了柴山上,周围的村民也纷纷照样,三官楼瞬间就成了一片火海。杨艳春命令村民握紧手中的器械,严阵以待。只听得三官楼中哭声一片,不一会儿,李高荣一身带火冲出了楼门,身后一群人紧跟其后,正好撞上了村民的刀枪阵。虽然砍翻了几个村民,但最终被蜂拥而上的村民们砸倒在地上。转眼就血肉模糊了。

    八

    天亮了,火红的太阳冉冉升起,映照着无边无际的皑皑白雪,前途一片光明,杨艳春和村民站在堡门外,目送着官兵押送的“弥勒军”残匪渐渐远去。雪过天晴,好兆头啊!明年又会是一个好年景!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536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