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马齿苋
2017年08月16日
来源: 飞天阳光网
【字号: 】【打印

    说到了马齿苋,我就想到了罗辑思维。

    自媒体兴盛好几年了,说实话,也看过听过不少。借助于电视正儿八经像教授一样在那儿给我们讲财经知识和趋势的宋鸿兵的“鸿观”,可能是太严肃了。而“东吴相对论”的主讲者梁冬和吴伯凡,以聊天的形式将财经,似乎有太随意了。当然还有“晓说”,高晓松当年以酒驾成名后,不做音乐人了,改行搞脱口秀。不知怎么,总让人感觉他口齿不清,听起来费力。所以几年间拉拉杂杂听,断断续续看,坚持下来的似乎只有“罗辑思维”。罗振宇以读书为幌子,以卖书为目的。几年来在他的影响下也买过几本书,看过几本书。总的说来收获大于支出,虽然收获的是知识,一时半会儿变不成钱,而支出的确是真金白银,但还是觉得划算,为什么?因为学了知识,长了见识嘛。

    说到马齿苋,就是苋菜的一种,不,应当是苋类植物的一种。马齿苋,就是马齿苋科马齿苋属马齿苋种。是一种极其普通的野菜。匍匐在地面上,茎秆斜生甚至就平铺在地上,叶子是瓜子形的,就像马齿,厚厚的,带着蜡质,绿绿的,在盛夏的田野上随处可见。也开花,但是那花是在是太小了,黄色,就生在叶片间,和米粒差不多,也结果、长籽,果就更小了,结出的籽是黑黑的,比菟丝子的籽都小。要不是他关系着马齿苋的后代延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说普通,其实也不普通。《唐本草》、《开宝本草》均记载着它作为良药的功能,一系列的良方以其为主,配伍其他药品,治病救人。唐代医学家陈藏在《本草拾遗》中写道:“人久食之(马齿苋),消炎止血,解热排毒;防痢疾,治胃疡。”现代药理学分析指出,马齿苋确实具有着较强的杀菌消毒的作用,对肠炎菌痢等有着极好的疗效,被医家称为“植物抗生素”,联想到化学合成抗生素对人体的潜在危害,这类由大自然馈赠给我们的礼物,我们实在是过于轻视了。不仅如此,它作为药食连用的植物很早就进入了人们的餐桌。唐代人把马齿苋当作难得的佳蔬,有时在菜园中采到,即同园蔬一并收获。杜甫《园官送菜》诗便提到了马齿苋和苦苣两种野菜:“苦苣刺如针,马齿叶亦繁。青青嘉蔬色,埋没在中园。……乃知苦苣辈,倾夺蕙草根,又如马齿苋,气拥葵荏昏。”就连唐朝宫廷有时也吃马齿菜,并以此作为体查民情的一种表示。《唐语林》卷一记载:“德宗初即位,深尚礼法,……召朝士食马齿羹,不设盐酪。”爱之者将其命名为长命菜、安乐菜、长命苋、长寿菜等等,都是着眼于它的强身健体有益健康的功能,最奇特的的一个名称是“五行菜”,说是马齿苋的叶子是青色的、而茎是赤色的、花是黄色的、根是白色的、种子是黑色的,故称五行草,将五行附会对应于马齿苋,可见马齿苋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不过,人们,尤其是更年轻的一代熟悉五行菜,乃是由于那部范冰冰主演的由于着装而引起巨大争议最终被广电总局责令重新修改的《武媚娘传奇》中的一个情节:韦贵妃利用“五行草”令贤妃几度滑胎不能再孕,成为新一代的堕胎神药,而考之科学,马齿苋确实有滑利作用,能引起滑胎,所以孕妇不宜食用。看来《武媚娘传奇》的编剧没有信口开河。更有胜者,南京人有所谓的水旱八鲜之说。是一些应季的时令野菜。“水八鲜”是菱、藕、茭瓜、茭儿菜、慈姑、芡实、荸荠、水芹;“旱八鲜”是荠菜、马齿苋、香椿头、菊花脑、芦蒿、马兰头、枸杞头、苜蓿头。论者以为,这是战争饥荒给人们带来的记忆。试想也对,苦难岁月中本来是聊以度荒维持生命的东西,在太平年月就成了人们挥之不去的记忆,乃至成为人们感受岁月流逝,记住自然厚爱的东西。那个什么“珍珠翡翠汤”不也就是这么来的么?中国美食中这样的例子有很多。

    可是问题来了!高台人就不吃马齿苋。

    高台人为什么没有把这种遍地生长的植物开发出来呢?想一想在饥荒的年月,什么样的野菜没有吃过呢?最早在读《高台县志》时就有过疑问。乾隆年间编《重修肃州新志》的黄文炜在《高台卷》第四册“物产”的“蔬类”中写道“马齿苋 生田野塍道间。红茎绿叶,夏开黄花,甘、肃人不甚食。”初读此节,尚未留意,因为这里人将“大蓟”称为“马刺盖”,很接近于“马齿苋”。“马刺盖”植株高大,满身是刺,即使幼苗,也不会有人想着吃它。不仅如此,高台人还有句俗语“驴吃马刺盖”,是说人面对一件很棘手的事情的为难尴尬心理,或者说是形容人一种痛苦不堪的表情。有了这个先入之见,心中就隐隐有点对外地人的鄙视,怎么他们什么都吃啊?后来才知道是弄错了。认识了马齿苋之后,一个问题就挥之不去了,甘肃人怎么就不吃马齿苋呢?这似乎无关口味问题,无关宗教原因,也不是什么生活习惯。如果一定要找,那就是见识。这是听过了《罗辑思维》的拒绝《逃离北上广》一集之后似乎明白的。罗振宇在这一集里提出一个观点:财富是聚集的产物。城市化让人们能够更容易的交流,增加财富,尤其是增长见识。甘肃人不吃马齿苋,似乎就是个见识问题。缺乏交流,没人知道,渐渐地就成了一种约定俗成的定论。谁会无缘无故的去冒着生命危险去尝试一种草能不能吃呢?有毒的那么多,不是人人都能当神农的。李约瑟提出过一个疑问:中国人发明了风箱,发明了水排,但为什么就是没有把风箱和水排结合起来,发明出蒸汽机?其实就是因为缺乏交流而造成的见识缺乏。

    马齿苋,现在高台人也开始吃了,比如我们办公室的人,可惜今年学校的花园中被后勤人员狠狠下了一番功夫,马齿苋很少了,多的是灰菜,其实灰菜也是名品哪,诗经中就有《采芑》,有人说“芑”是苦菜,有人说是灰菜。藜藿之羹中的“藜”据说就是它。但愿随着改革开放而产生的越来越频繁的交流,能够越来越多的增加人们的见识,丰富人们的知识,开阔人们的眼界和心胸。(王旭忠 )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492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