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传奇博尔特:以神的姿态降临 以人的背影离开
2017年08月07日
来源: 体坛+
【字号: 】【打印

    领奖取钱,何时出生,以什么名字出生,何时去世,以什么方式去世,对我都不是素材和新闻。我更喜欢鲍勃·马利,或者可以说,在我眼里,鲍勃·马利与鲍勃·迪伦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概念。

    每次在视频里看到中国的追悼会和追思会,听到那段反复播放的葬礼哀曲,我就想问:为什么不播《No Woman, no Cry》? 为什么不播《One Love》? 为什么不播《Three Little Birds》?给死亡配上一张张哭丧的脸,比死亡本身更具不可理喻的荒谬。

    鲍勃·马利是第一个来自第三世界的流行巨星,和博尔特有相似之处。在鲍威尔和博尔特之前,牙买加短跑运动员往往苦于本国缺乏经费和训练设施,最终选择为他国效力,例如约翰逊、拜利、克里斯蒂。

    博尔特是个成功者,亦是幸运儿。他遇上了牙买加田径持续投入的阶段,他的成功更刺激和促进了牙买加田径训练环境的改善。更重要的是,作为田径场上的成功者,博尔特始终在把牙买加“雷鬼文化”欢乐、随和、奔放的一面展示给世界。第三世界始终在和北欧北美为代表的第一、第二“文明”世界碰撞着。

    赛场上成功的时刻,博尔特被“文明”世界书写为“人类神话”,围绕他的词汇是“人类极限”、“人类大关”。在赛场之外,他是一个介于人兽之间、尚未完全开化的有色运动员,英国小报仅仅是出于政治正确不提及他的肤色,但报道方式无异于把他形容为只会跑只会搞没有脑的牲口。

    我就是喜欢博尔特“牲口”的一面。他像牲口一样笑而露齿;他像牲口一样,不会死缠烂打地“究责”,被摄像师小车撞翻,爬起来一样笑得很欢;他像牲口一样喜欢女人,并不认为流传于世的床照有损自我公众和商业形象。博尔特不是一个有始有终的编年体英雄人物,他更像音乐,在重复一种意境,他总是以神的姿态降临,在人的背影里离开。

    博尔特就是鲍勃·马利在体育界的继承人,他的每一个动作和举动都是雷鬼的,他潇洒的后程跑,他撞线之前的回头一笑,他标志性的庆祝动作,他开放的场外生活……对,他在生活。

    第一第二世界那些言行举止处处符合规范的公众人物,他们在公众场合是公众人物,离开公众场合才开始生活,或者,开始卖弄生活。博尔特不一样,他每一刻都在生活,生活即是雷鬼,生活即是快乐,撞线不是他和生活的分裂点,他不会在撞线之后再开始生活,他在撞线之前也一直在生活。

    田径生涯最后一次100米,未能夺冠,博尔特说,为粉丝感到抱歉,但这就是生活。生活即生命。鲍勃·马利去世前对儿子说:金钱买不来生命。或许,博尔特在田径生涯早在2016里约奥运会就结束了,这次来到伦敦,更多是一场纪念赛,一次告别赛,加特林的单膝一跪,是仪式的结尾。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444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