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高承勇首日承认7起犯罪
2017年07月19日
来源: 每日甘肃网
【字号: 】【打印

    备受关注的白银连环杀人案18日在白银市中院开庭审理。至下午5时,第一天的审理全部结束。记者了解到,18日当天,白银中院共审理了11起案件中的前7起,预计19日下午会进入控诉双方辩论阶段。

    高承勇几次试图自杀

    昨日早晨8时许,随着一阵急促的警笛声,四辆警车驶入白银市白银区人民法院大门。十多名法警押解高承勇走下警车。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警告诉西部商报记者,高承勇在看守所曾几次试图自杀,但都未能成功,在开庭前两天,高承勇还曾用头撞墙,被看守发现并及时制止。

    据西部商报记者了解,白银市中院为防止庭审中发生意外,在开庭前一天就调集了白银市三县两区法院20多名法警参与维持秩序。

    本地人高度关注此案

    在法院门口,一名叫曾贤龙的市民告诉记者,自从发案,他就一直关注着此案的进展,那时他才20出头,他永远都记得当时的连环杀人案带给所有人的震惊和恐慌。

    曾贤龙说,案件没有破的时候,他也一度失落过,但心里一直心存希望。“这么大的案子,肯定会有破的那一天。”曾贤龙还告诉记者,听说高承勇18日受审,他早早就来到法院听消息。

    一张姓女士说,白银连环杀人案对她来说至今难忘,自家衣柜里锁了近30年的那件红色风衣就是最好的见证。“那时我也就20多岁,当年流行风衣,我就买了一件,结果刚穿一天,就听说了有人专杀红衣女子,我回家就脱了,再也没敢穿过。”张女士说,听说这个案件开庭审理了,特意过来听听消息。

    高承勇亲属躲避媒体采访

    在法院大门口一侧,高承勇的家属们也前来探听消息。比起受害者家属的愤怒和情绪激动,高承勇的家属则个个面色凝重。有媒体记者试图跟他们搭话,但还未开口,他们就起身躲避。

    “我是昨天从红古坐车到白银的。其实我们也想不到他会是这样的人,更没法面对这些受害者家属,不敢说话,我们只是想远远地看他一眼。”高承勇的堂哥说。

    由于不公开审理,法院允许一人参加庭审,但是高承勇的家属担心进入法庭会让受害者家属们情绪失控,他们选择默默在外等待消息。

    据记者了解,当天来的都是高承勇的堂哥、堂侄女,他的妻子和家人都没有出现在法院,也没有参加旁听。

    有受害者家属索赔200多万

    尽管法院通知的开庭时间为上午9时,但是当日一大早,许多受害者家属就赶到法院门口等待开庭。由于案件不公开审理,法院只允许受害者直系亲属一人进入参与庭审,其余家属只能焦急地站在法院门口等待着庭审的消息。

    在法院门口,等待庭审的邓女士面带怒色,她称自己恨不得冲进审判庭质问高承勇。按照法院审理秩序,高承勇所犯的每一起案件按照时间顺序单独分开审理。

    案情通报中,1998年1月19日下午5时45分,家住白银区水川路的27岁女青年邓某在家中遇害。这也是高承勇连环杀人案中的第六起作案,死者邓某,正是邓女士的亲姐姐。“多少年了,一想起姐姐,我这心里就疼,他害了一个家庭啊!”邓女士告诉西部商报记者,开庭前她们特意委托了天津的王余律师代理诉讼。

    邓女士告诉记者,她们的诉讼请求是依法追究高承勇故意杀人罪、侮辱尸体罪、盗窃罪的刑事责任。同时,判令高承勇赔偿死亡赔偿金47534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445000.5元,丧葬费5264元,交通费10000元,住宿费20000元,财产损失5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0元等各项经济损失共计2005604.5元。

    “这是唯一能补偿的方式,30年了,他带给我们全家人的伤害和噩梦,至今都无法消除。”邓女士说,姐姐出事的时候,外甥才8岁。听到姐姐受害的消息,母亲整个人就崩溃了,精神一直恍惚。自从高承勇被抓的那一刻起,她的精神又一次开始处于恐慌状态,出门总是担心有人尾随,也不敢穿红色衣服。“这就是高承勇给我造成的心理阴影。”邓女士说起这些,依旧是泪眼朦胧。

    承认每起案件细节和作案过程

    参加完庭审现场的何姓律师说,站在法庭上面对法官的问话,高承勇都是一一回答,每一起案件的细节和作案过程他也毫不隐瞒地承认。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343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