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李“主佛”的朋友圈
2017年05月19日
来源:
【字号: 】【打印

    1988年,吉林省长春市粮油公司保卫科干事李洪志,在气功热的浪潮下,着实赶了一把时髦,他先后参加了当时比较流行的禅密功、九宫八卦功的学习班。在学习期间,很快发现了举办气功学习班的诱人之处:聚人气——受学员崇拜,聚财气——受学员供奉!看到人家率众千万,日进千斗,修炼中李干事心理开始严重失衡,并谋划开创自己的未来。为了给自己蒙上一块神秘的面纱,李干事也是下了血本,带着女儿李美歌到泰国“镀金”一年,学习了海外灵仙真佛宗,夹杂了泰国的一些舞蹈动作,盗用了几个佛法术语,自创了“法轮功”,自编了一套体系。自此,中国大陆便出现了“宇宙最大的佛”——李“主佛”,同时,为了推广和宣传“法轮功”,李“主佛”建起了自己的朋友圈。时光荏苒,世事变迁,正如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李“主佛”的朋友圈也是风云跌宕,变化万千。

   因财产纠纷而闹掰的朋友

    李晶超

    李晶超,李洪志早期办班闯天下的最好搭档。办班初期,都是李晶超在台上表演动作,“主佛”在台下讲解。二人招生办班,可谓里应外合,黄金搭档。可是“主佛”却将赚取的第一桶金牢牢地抱在自己的怀里,甚至李晶超的妻子住院生孩子,想支取500元钱,“主佛”吭吃半天也未兑现,李晶超便伤心离去。

    刘桂荣,一直帮着“法轮大法研究会”诞生、成长,直到发家致富,担任着研究会资料组负责人和“主佛”财务负责人的角色。在“主佛”的授意下,做假帐,偷逃税,还被埋怨被处罚,眼睁睁看着每日从自己手中经过的钱如流水一般,却都流入了“主佛”的腰包,终感得不偿失便无奈离去。

    王汉生夫妇,曾由李“主佛”亲自授权,以企业经营的形式,大量印制“法轮功”类出版物,通过铁路、公路等货运,向全国26个省、市、区共发运了数以千吨的“法轮功”非法出版物,推动“主佛”迅速成为腰缠万贯的富翁,但终因渔利分配不公产生矛盾而怀恨离去。

    诸如此类还有很多,如赵杰民、刘凤才、宋柄成、陈殿武、宋建峰等人,他们曾以宣扬“放下执着心”为最高境界而聚在一起,为“法轮功”编排动作、编制印刷《中国转法轮》等书籍、资料、印章,联系、负责办班等,帮助“主佛”成家立业,立下过汗马功劳,却最终因都未能放下对金钱的执着而产生矛盾,纷纷与“主佛”闹掰。

    因看清本质而离去的朋友

    李昌

    李昌,与其说是“主佛”的早期的合作者,不如说是李“主佛”出山时的铁杆粉丝。曾受命为“北京法轮大法研究会”负责人,身居“法轮”界高层,大肆宣传“神功”,并为捍卫“法轮功”,为“主佛”鸣怨叫屈组织了震惊中外的“4.25法轮功”围攻中南海事件,谁知事情闹大了,心中最崇拜的“主佛”却为了逃脱责任,不仅声称“此事我不知道”,而且具有“搬运、定物、遥视”功能的“主佛”并未能使如此精进的弟子逃脱法律的制裁,“主佛”的真面目在这一刻暴露无遗,也只能心塞离去。

    景占義,曾以一个高级工程师的身份,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道路,又以高级知识分子的光环,发表了文章《法轮大法显神威》,从而被“主佛”推到了台上演讲多次,惑众无数,追随“主佛”多年,终因目睹了一同练功的妻子患病离世等一些不争的事实而静下心来,再次以一个知识分子的头脑分析了“主佛”的用心和“神功”的无用而幡然醒悟,最终以一本《我所认识的李洪志》为标志,深刻忏悔并公开脱离了“法轮功”。

    李雪军,李“主佛”的早期合作者,1992年9月至1994年12月期间,跟随“主佛”在山东、天津、广东、辽宁、河南、四川等地办班,亲自在台上做练功动作,发展学员几百万。正是因为和“主佛”形影相随,太过熟知,亲眼目睹了主佛贪财、骗人、无神功且参与政治的真实面目而黯然离去。

    诸如此类也不在少数,如曾参与、联络“法轮功”人员围攻江门市委的骨干阮羡俦、策划围攻淄博矿务局的杜国栋、组织围攻江苏省委省政府的“法轮功”南京辅导站负责人史秀华等等,都因看清了“主佛”的本来面目后拂袖而去。

    因遭遇意外而“圆满”的朋友

    金正浩

    金正浩,韩国“法轮大法研究会”副会长,因将“法轮功”书籍翻译成韩文而得到李“主佛”赏识。2012年11月21日,“金会长”在回家途中遭遇车祸丧命。

    张孟业,在泰“法轮功”骨干,因在内地原是教授,练功资历较长,又有一定的政治背景,因此在“法轮功”邪教组织内部地位较高,2005年底携夫人逃亡泰国,“主佛”曾致电泰国“法轮功”组织对张要“特别关照”,2006年9月1日在赴曼谷世乐园练功点的途中发生车祸死亡。

    全判烈,韩国“法轮功”元老级人物,曾办数家企业,经济实力雄厚,资助过“法轮功”大量资金,且“学法精进”,“弘法”更是不遗余力。2007年12月全因车祸受重伤,鉴于全判烈的“特殊贡献”和“显著地位”,“主佛”亲自为其“发正念”,并号召“法轮功”集体为全“发正念”,用大法的威德来挽回其生命,但终未凑效而身亡。     诸如此类已不胜枚举,如在“法轮功”基地建设工地上摔死的柳济南,曾为去三亚参加“法会”而发生车祸“圆满”了的八名海南“法轮功”组织的重要骨干(最终1名幸存者张一军愤怒地向世人揭批了“圆满”真相)等。经过这些事,不少“法轮功”练习者流露出迷茫和失望,对“主佛”的能力表示出怀疑和不解。

    因患病死亡而痛失的朋友

    李继光 

    李继光,李主佛的亲妹夫,大纪元新闻媒体的副总裁,身患心脏病、肾病等,虽为“佛亲”,却未得到主佛保佑,于2015年5月病逝于美国,年仅42岁。

    李大勇,“三退”发起人,“主佛”肱骨之臣,在自行鼓噪“三退保平安”的大旗下发生“乌龙事件”。2014年3月死于急性肝坏死,享年50岁。

    韩振国,“法轮功”总部龙泉寺行政主管,主要负责龙泉寺工程建设。2010年8月21日因肺癌死亡,享年50岁。

    诸如此类少说也有几十人,如澳门“法轮功”头目林逸明、新唐人电视台芝加哥分部主管、北美新闻制作人及记者剧玫、“法轮功”圈内“首席科学家”封莉莉等诸多高层骨干因病英年早逝,自称神功能“清理身体”到“无病”的李“主佛”却未能出手相救,使众多的弟子们对“主佛”产生怀疑,纷纷以各种借口离开。

    因高层内斗而分开的朋友

    叶浩

    叶浩,“法轮”届的二师父,其家族为“法轮佛学会”和明慧网的创办者和实际掌控者,由于叶氏家族在轮界的势力和影响力不断加大,对“主佛”的权威产生了一定威胁,“主佛”便心存戒备,屡屡打压,在明争暗斗中,老谋深算的叶浩带着弯腰驼背的夫人蒋雪梅在纽约的街头做起了“难民操”,用无声的画面击碎了李“主佛”的神话传说,倾诉了自己的心酸,控诉着“主佛”的无情与残忍。

    张尔平,其家族运作神韵全球商业演出,同时经手美国民主基金会的资助资金,掌握着“法轮功”的经济来源,据称,美国民主基金会的资助资金几乎有一半落入到他口袋里去了,因此,“主佛”便心存芥蒂。

    郭军,“法轮功”报纸总编,其丈夫廖晓强是“法轮功”电台“资深编辑”、“法轮功”网站编辑,郭军母亲郭秀担负神韵国际艺术团团长,掌握飞天艺术学校,还是“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评委会主席,因家族势力大,且神韵又不景气,屡受“主佛”的盘问和责备,渐与“主佛”貌合心不合。

    诸多事实证实,“法轮功”高层内斗已不是新鲜事,“四大家族”为了各自利益,他们明争暗斗,相互拆台。随着“主佛”一天天老去,高层朋友也逐渐离心离德,因为人人都想取而代之。

    因逃亡海外而新交的朋友

    闫永明

    闫永明,通化金马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曾因收购号称“中国伟哥”的壮阳药物奇圣胶囊,被称为“中国伟哥之父”,2001年因涉嫌诈骗和贪污罪逃往新西兰,属第5号“百名红通”人员。闫永明逃到海外后,不仅以钱求得海外所谓“民运人士”的保护,而且很快与李“主佛”等“法轮功”高层勾联,资助发起所谓“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等若干活动,以换取“法轮功”组织为自己获得“新西兰公民权”发起所谓的“签证运动”。然而,犹如“泥菩萨”一般的李“主佛”渡不了“中国伟哥之父”,2016年11月12日,闫永明回国自首。

    董峰,原山东省日照市一大型中层管理人员,因涉嫌商业贿赂数额巨大,逃亡澳大利亚后投奔“法轮功”,与“主佛”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但最终不能得到“主佛”的庇佑而落入法网。

    由此可见,当前“主佛”的朋友圈已是今不如昔,穷途末路,过不了多久,“法轮功”就会成为名副其实的政治僵尸,“主佛”的朋友圈也会因寂寞无声而消亡。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003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