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英国一淫乱邪教头目受审
2017年05月08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核心提示:据威尔士媒体公司(Media Wales)旗下新闻网站WalesOnline2014年9月报道,以柯林·贝特利为首的神秘埃及学热衷分子在英国威尔士卡马森郡安静的基德韦利小镇上建立了一个类邪教组织,利用神秘学恐吓胁迫儿童和年轻人入教,多年来以强暴、猥亵等各种性方式迫害成员,极尽群体淫乱之事,罪行令人咋舌,事件震惊四方。邪教最终被捣破,而柯林·贝特利及其他三名成员因为犯下多项性犯罪而面临长期监禁。

    图为柯林·巴特利 (Colin Batley)

    今天,一个“邪恶的”恋童癖者和三名妇女因为在安静的威尔士小镇建立了一个虐待儿童和年轻人的撒旦式性邪教而面临牢狱之灾。

    48岁的前乐购公司保安科林·巴特利(Colin Batley)在他基德韦利的家中设立并控制了一个堕落的、沉迷神秘埃及学派仪式的 “类邪教”组织。

    巴特利自称是该组织的大祭司,该组织就在海边的卡马森郡小镇上的一个安静死胡同里的群屋内运作。

    庭审直击

    斯旺西刑事法庭陪审团裁定,巴特利对儿童和成人犯下的一系列变态性犯罪,包括11项强奸罪,罪名成立。

    在整整五周的审判中,他和三名手臂上带有会员身份象征--荷鲁斯之眼(古埃及神话)纹身的组织成员一直在抵赖邪教的存在。

    但昨天,陪审团认定他犯下与其在邪教内活动相关的超过24项变态性罪行,因而驳回了他们的说法。

    经裁定,巴特利总共犯有35项独立罪行,包括促使妇女卖淫和猥亵儿童。

    他47岁的妻子,背上纹有法老图坦卡蒙头像的伊莱恩·巴特利(Elaine Batley),被判犯有五项猥亵儿童罪,而35岁的共同被告谢莉·米勒(Shelly Millar)则被判犯有两项猥亵儿童罪。

    巴特利的情人,42岁的杰姬·马林(Jackie Marling)被判犯有五项罪行,包括协助和教唆强奸、促使妇女卖淫和猥亵儿童。

    涉案的四人住在基德韦利Clos yor Onnen的不同地址,针对他们进行的五周审判极其磨人,主审法官保罗·托马斯(Paul Thomas QC)会在陪审团需要时为他们提供咨询建议。

    陪审团花了四天半的时间,最终达成了对几位嫌犯的有罪裁决,法官对他们在这起他称为“沮丧”的案件中所发挥的作用表示赞扬。

    有罪裁定公布后,被告人被带下台阶还押监房时,伊莱恩·巴特利对她的丈夫大骂“我真他妈恨你”。之后,法院听到了通向监房的台阶上传来哭声和啜泣。

    当陪审团就巴特利所受的一连串严重指控对他作出有罪判决时,可以看到,被检察官彼得·墨菲形容为“邪恶而且善于操控别人”的巴特利在微笑,一度在大笑。

    宣判将在明天(周五)进行,法官托马斯警告被告人,“今天被定罪的所有人都会面临多年监禁。”

    住在Clos yr Onnen的45岁桑德拉·艾夫森(Sandra Iveson)被裁定猥亵儿童罪不成立后,洗脱了所有的罪名。

    至于第五被告--来自伦敦的70岁的文斯·巴登(Vince Barden),未有说法称他是该邪教成员。虽然他在单项强奸指控上被判无罪,但他已承认性侵未成年少女的两项罪名。

    巴登、巴特利还有其他的邪教成员明天(周五)会在斯旺西刑事法院接受宣判。

    陪审团昨日对这群人被指控的罪名一一作了有罪裁定。

    就巴特利而言,他被控11项强奸罪、3项强暴猥亵罪,还有强迫买淫以谋取私利、强迫一名儿童进行性行为以及煽动一名儿童进行性行为。

    陪审团还裁定他犯有6项严重的性犯罪和4项持有儿童淫秽图片罪。

    审判过程中,巴特利被指控利用邪教作为淫乱的借口。

    陪审团得知,他从伦敦搬到了基德韦利,随后马林和米勒及她们的伴侣也跟随而至,虽然两人并未出庭。

    邪教成员一般会穿带帽的长袍参加神秘仪式,仪式过后,通常会进行集体淫乱。

    同一条死胡同内的群屋是用来给他们进行常规的邪教淫乱活动的。

    巴特利也会朗读头号撒旦主义崇拜者阿莱斯特·克劳利(Aleister Crowley)一个世纪前写的神秘圣经--《律法书》。

    他还会命令邪教成员进行性交,并确保其他成员在场拍摄。审判过程中提到的视频资料估计已经在他被捕前被销毁了。

    巴特利明显得到了伦敦朋友的报信,得知了自己被捕前两天,家里会受到突击搜查。

    但尽管如此,审判过程中针对他和其他邪教成员的证据十分确凿。

    据说巴特利利用邪教进行洗脑,以证明自己对受害者的虐待是正当的。

    一个男学生(现已成年)指证说,小时候的他多次受巴特利虐待。一个女学生(现已成年)也称,自己因为担心生命安全不得已加入该邪教。巴特利当时对她说,如果不参加复杂的入会仪式,一次组织刺杀就能要了她的小命。

    入会仪式以巴特利的10分钟神秘学演说开始,最后以淫乱结束。

    女学生说,后来她就被命令定时地去到巴特利家中,供他淫乐。她也会被带到恐怖的性聚会中,被传来传去与陌生人进行性交。

    法庭上,一名受害者通过视频作证时称,巴特利只要“弹一下手指”就能使女人脱衣服。当时仅仅11岁的她,遇到巴特利没多久就被要求与之性交,不然会被“投进地狱”。

    “我不想让他对我做那样的事情,但我没有别的选择,因为他说的兑现过。他不作空头威胁。”

    巴特利还被指控插手阻止一名妇女流掉他认为是自己骨肉的胎儿,好让她生下“神秘学之子”。

    墨菲先生告诉陪审团:“这些罪行是在持续的心理胁迫和恐吓的情境下利用神秘学实施的。受害者被洗脑,被恐吓,觉得别无选择。”

    法庭上描述的变态事件在基德韦利和伦敦的一些地点上演了几十年。

    巴特利在法庭上自我辩解时,多次否认针对自己的指控。他抵赖称,自己并没有运营邪教组织,更不是领导者。倒是承认与妻子维持着“开放”的性关系,喜欢与共同被告杰姬·马林一起享受三人性行为。

    该邪教组织是在去年夏天被达费德郡(Dyfed-Powys)警察捣破的,当时一男一女两名受害者到警局讲述了他们在巴特利和其他被告人手上所受的虐待。

    邪教内幕

    法庭获悉,邪教有一个祭坛,教徒们焚香并脱光衣服进行性交。

    这是一个匪夷所思的“黑魔法”性邪教,活动在卡马森郡安静的海边小镇基德韦利。在这起针对它的案件中,呈堂证供令人咋舌,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恐怖小说的情节。

    斯旺西刑事法院的陪审团还听说了妇女们全部带着古埃及荷鲁斯之眼保护纹身,穿上长袍参加的邪教仪式。

    据说,这个内部成员群交的类宗教组织受了头号撒旦崇拜者兼黑魔法使用者--已故的阿莱斯特·克劳利的影响。在Clos yr Onnen死活同内一些成员的家中举行神秘仪式时,克劳利备受争议的作品--《律法书》、《上帝的二分点》和《魔法书》的选段会被大声朗读。

    赎罪时,邪教成员会摆开祭坛,放一杯红酒、一个香炉和咸面包,稍后教徒们就会脱衣服或按他们的说法“做到以天为衣”并进行性交。

    大律师彼得·墨菲检控称,儿童和一些弱势的年轻人会不幸成为柯林·巴特利这个自称教派首长、邪恶而善于操控人的魔头的猎物。

    五名原告人(身份受法律保护不予公布)出庭描述了他们被带到或被引到Clos yr Onnen的邪教据点,被性侵,甚至有时候被迫在镜头下性交的可怕经历。

    因为极度惧怕柯林·巴特利,他们都通过闭路电视作证,一些女性原告在回忆自身遭遇时甚至失控痛哭。

    这些原告人说,其他人虽然没有站出来指证,但也曾被迫作出难以启齿的行为。

    检察官彼特·墨菲指出,巴特利作为该邪教的控制狂领袖,会抽取其他成员所赚现金的四分之一。

    据称,35岁的共同被告谢莉·米勒在斯旺西和布里斯托尔的按摩院当妓女时,两年内服务了3,000名客户。

    检查官还特别指出,贝特利在去年二月份用其3,210英镑的现金存款购买了一辆价值21,000英镑的豪华大篷车,虽然他没有明显收入来源。

    巴特利称,把他称为“令人恐惧的宗教大祭司”简直是“胡说八道”,他还称自己培育纯种的罗威纳犬以及暹罗猫出售,每年可获10,000英镑的收入,还有一些钱是“赌狗和马赚的”。

    这个教派尽管涉及可怕的罪行,但在出庭律师反思他们的客户驳回针对该性邪教的指控时,邪教匪夷所思的性质倒也给法庭带来了一些轻松时刻。

    出庭律师詹姆斯?詹金斯对陪审团说,“仅仅因为他们对埃及感兴趣,并不代表他们会坐双轮马车去逛阿斯达超市”。

    柯林·巴特利的辩护律师凯文·赖尔登称,“对客户不敬不是我该做的事。”

    “但从他的整体智能、外表、举止来看,这是现代版的拉斯普京(俄国尼古拉二世时的神秘主义者)吗?”

    审判过程中发现,去年夏天几名被告被捕后,柯林和妻子伊莱恩·巴特林之间的关系就出现了裂痕。

    在作证时,她指控丈夫在被告席上嘲笑站在证人席上的自己。

    她说:“作为他的配偶我感到很尴尬。”她还补充说,“我已经改变了,他现在再也不能控制我。”

    伊莱恩告诉法庭,她和杰姬·马林参与了“三人性行为”,她和马林曾有过同性恋的放纵行为,但后来她却发现丈夫和马林维持着长期的婚外情。马林给巴特利送了一张写有“致我的丈夫”字样的生日卡,这个婚外情才被发现。

    谈及自己的婚姻,她称,巴特利有一次把她的照片寄给了色情杂志的“读者之妻”栏目,这一举动让他们与其他的夫妻牵上了线,一起进行“群体活动”。

    震惊四邻

    ‘很难相信,这样肮脏可怕的事情竟然在我们的小社区内发生。’

    住房协会在安静的基德韦利小镇上一条被忽视的死活同内的群屋怎么也不像是邪恶的恋童癖团伙据点。

    但作为这个黑魔法启发的性邪教的中心,这里却是一群对儿童下手的性变态者的据点。

    安静的卡马森郡庄园区不可能有比这更辣眼睛的居民或家宅了。

    上月,因为五名居民被揭露为“类宗教邪教”成员,与漂亮的海边小镇中世纪城堡只有一箭之遥的Clos yr Onnen,一下成为了媒体的焦点。

    这五位居民出庭接受审判,并在昨天因强奸、猥亵、强迫少女买淫和煽动儿童性交等47项恶行被定罪。

    但邻近Rhodfa’r Gwendraeth的不起眼的郊区小岛上,却居住着一名退休的主教和一名退休的警官。

    当整洁的房屋和修剪整齐的花园的主人们过着自己的生活时,隔着几扇门之外的破败房屋里,孩子和青年们却被迫进行性交。

    被邻居们描述为“恶霸”的邪教团伙头领柯林·巴特利的家与周围的房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塞纳特的家外面别着撕裂的破旧的英国国旗,两条名为塞克赫特(以埃及狮子女神和法老图坦卡蒙命名)的罗威纳犬在门前大摇大摆,许多邻居表示,他们会专门避开巴特利和他那疏于管理的房子。

    三年前,也就是2008年2月1日,巴特利的儿子达米安·巴特利在进行匪夷所思的性行为时意外上吊身亡,该房子正是他殒身之所。

    调查得知,曾任阿斯达公司收银员的达米安还用手机同步拍摄了自己自缢的画面。

    卡马森刑事侦查局的警官伊恩·艾尔斯称,当时一名家庭成员发现达米安赤身裸体地吊死在卧室的门上。警察接到报案到达现场,在达米安的手机上发现了他自缢的视频。

    副验尸官波林·梅因沃林记录了上吊意外死亡的定论,并补充道,“没有证据显示死者是自杀死亡。”她还确认,该案没有可疑情形也没有其他人参与。

    住在邪教成员邻里之间的乔治和塞西莉亚·道森用“邪恶和变态”来描述这些人,称他们以自己所谓的宗教为借口来进行恶心的行为。

    “柯林·贝特利是你能见到的最恶心最邪恶的人了。”道森先生对《西部邮报》如是说。这名已经退休的通讯装配工称,几年前有人作出强奸指控时,警钟就已经敲响了。“当然,我们也很关切,但不确定涉事者是不是在捏造事实。”

    道森夫人说,每当住房协会的人或警察被叫到邪教成员的住所查看时,这对退休的夫妇都会成为这群人的众矢之的。“我们的女儿是一名警察,每次她回来探望我们时,那群人都不喜欢,我想估计是紧张了吧。”

    “以前,巴特利和他的一位朋友有一辆定期往来的货车,运送走私的烟草,以及,我们想应该是淫秽物品。他们每两周就会出发去法国,有时候一走就是六个星期,会让你纳闷他们是不是有部分的邪教活动在那边进行。”

    道森先生描述了以前巴特利(已经养了一只叫拉美西斯的猫)带着他的两只狗在邻里四处走动的那副想要吓人的架势。“他遛狗时好像把它们当成是身份象征,愣是想让自己看起来比较有震慑力。儿子葬礼那天,他就坐在家门外笑着开玩笑,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他的行为真令常人难以理解。”

    道森夫人说,有人看见伊莱恩·巴特利和其他女人在当地超市极其暧昧地互相触摸。“每天都有很多的事情在发生,不是所有都是关起门来的。她们的行为反映的就像是扭曲的表现欲。

    道森夫妇还称,有一年该组织在大清早举行了一场烟火表演。“桑德拉还来提醒我们,他们有个聚会,会很吵。”道森夫人说,“烟花少了一个又一个小时,肯定花了很大一笔钱,我们想不通他们中谁付得起这笔钱。”

    退休消防员艾迪·克莱门茨就住在巴特利家几屋之外的Rhodfa’r Gwendraeth,他说,这个社区都被这个邪教的曝光震惊了。“这是个很棒的地方,你甚至都能把财产放外面,车也不用锁。很难相信这么肮脏可怕的事情竟然在我们的小社区内发生了。我不认识涉事的人,但看着脸熟,但现在他们看起来如此陌生,真让人难以接受。”

    事件曝光后,对于发生在他们眼皮底下这么久的事情,很多基德韦利的居民都表示难以置信、震惊和不安。

    直至昨天,这个极度保守的社区的里,大家除了对审判揭露的真相表示震惊外,也没有什么人愿意做更多的事情。

    来自修道院街的一名男子生气地指责这群伦敦的“外来者”玷污了小镇的名声。“没有人知道他们这么多人是怎么来到这里并且都在镇上的同一个地方定居的。”他说,“他们肯定是有计划。我不认为基德韦利要对此负责,他们藏得太好了。”该男子不想透露姓名,以防该邪教还在该区域运作。

    基德韦利的镇议会办事员杰伦特托马斯则预测,该社区会从这“可怕的事件”中走出来。“事情在报纸上披露时,我们才知道有这个事情。可以说,读到报道让我们震惊不已。”他说,“我们一直在对外宣传基德韦利小镇和它的优美环境,但这一不幸事件却让小镇以错误的方式为人们所知晓。但我们认为这只是个案,基德韦利是一个安全体面的地方,适合男女老少居住和游览。”

    几名邪教成员兼罪犯简介

    科林·巴特利:邪教教主

    在伦敦肖尔迪奇区长大。曾担任乐购的夜间保安员,并经营水果和蔬菜摊。 28年前与伊莱恩结婚。声称自己小时候受到已故的曾为货车司机的父亲的性虐待。与杰姬·马林有长期的婚外情,偶尔与妻子和马林进行“三人性行为”。据说他“弹一下手指”就能让女人开始脱衣。在法庭上被问及他对埃及的迷恋时,48岁的他只说:“埃及? 我不在意埃及。”

    伊莱恩·巴特利

    在东伦敦长大。身上的纹身有:胳膊上的荷鲁斯之眼,腿上的埃及文字手迹五角星型,背部的法老图坦卡蒙像以及别的埃及文手迹,47岁的她声称自己不懂那些纹身是什么。被问及是否去过埃及时,她说本来想去,但因为“天气热”就没去。她还告诉法庭,她喜欢古埃及人,因为他们对自己的奴隶很好。她承认与杰姬·马林的婚外情,以及与谢莉·米勒的“乱搞”。她告诉法庭自己对阿莱斯特·克劳利感兴趣,也会阅读他的作品。

    谢莉·米勒

    在肯特长大。 手臂上有荷鲁斯之眼的纹身,承认在斯旺西和布里斯托尔当妓女的两年时间内接待了约3,000名客户。 因两项猥亵儿童罪名被定罪时,35岁的她哭了。

    杰姬·马林

    42岁,在东伦敦的波普拉区长大。最初向警方否认自己是妓女。但她的车却被发现定期开往斯旺西和布里斯托尔中心的妓院。手臂上纹有荷鲁斯之眼,家中有猫女神的小雕像,还有法老图坦卡蒙的面具及埃及鹰头神之一荷鲁斯的画像。她与柯林·巴特利和伊莱恩·巴特利都有奸情。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934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