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造谣律师大卫·麦塔斯注定徒劳
2017年05月02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4月27日,中央追逃办首次以公告形式,曝光“百名红通人员”中22名涉嫌职务犯罪和经济犯罪的外逃人员藏匿线索,其中包括备受舆论关注的河北省委原书记程维高之子程慕阳等,这在追逃追赃工作中尚属首次。

   程慕阳,Michael Ching(迈克尔·程)是慕阳国际有限公司(Mo Yeung International Enterprises Ltd) 的董事长,在温哥华主要从事地产开发,有多个地产项目,还是温哥华里士满豪华“身活馆”的老板。据《Vancouver Courier》报道,迈克尔·程一家住在温哥华橡树岭社区,住宅目前估价约339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101万元)。

    (左图是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中的程慕阳;右图是迈克尔·程2011年在加拿大出席活动时拍摄的照片。)

    据报道,程慕阳于1996年成为了加拿大永久居民,可以在加拿大无限期停留、生活和工作,但却不是公民。程慕阳曾于2001年和2004年两次提出申请加入加拿大国籍,都没有成功。为躲避中国追捕,他还曾申请难民身份,也遭到加拿大移民局拒绝,理由是程慕阳“不是联合国大会的难民,因此不需要保护”。2015年,程慕阳聘请律师大卫·麦塔斯,以帮助他完成难民身份的申请。当年赖昌星雇用的也正是这个麦塔斯。只是,赖昌星现在正在国内服刑。

    (大卫·麦塔斯与程慕阳)

    臭名昭著的造谣律师大卫·麦塔斯

    大卫·麦塔斯何许人也?为何获得“造谣律师”称号?

    他正是伙同法轮功邪教组织炮制臭名昭著的“活摘器官报告”两个“大卫”之一。2006年7月6日,“法轮功”勾结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炮制了一份《关于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Report into Allegations of Organ Harvesting of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in China),污蔑中国政府大量非法摘取“法轮功”练习者的活体器官。2007年1月31日,抛出这份报告的修订版;2009年11月16日,将报告扩编为《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予以发表;2012年又更新了第四版。 该报告中的所谓“证据”完全是凭空捏造,全部来自经过大量剪辑的电话采访录音或通过网络搜索资料得出的主观推断,根本无法采信。报告中大量使用的是“可能”、“据说”、“有人说”、“如果”、“信息来源人士说”等臆想式、推测性语言,凡涉及到的数字或引文又都闪烁其辞,证人证言也取自一贯以谎言著称于世的法轮功媒体。

    2016年6月22日,具有美国中情局背景的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又联合两个大卫(David Kilgour, David Matas)发表了《大屠杀——血腥的摘取》(The Slaughter)报告,依据中国从事器官移植的医院规模、医护人员床位等数据,得出中国每年实际实施的器官移植手术大大高于官方数据的结论,妄称中国每年有6万至10万例器官移植,来源大部分来自“法轮功”等“良心犯”,2000年至今已有150万“法轮功”人员被“活摘”。

    对于大卫·麦塔斯伙同“法轮功”炮制的谣言,多个国际组织、主流媒体以及许多国家的政府、议会、司法机构进行了独立的调查,结论是根本不成立。

    程慕阳在加国还能赖多久?

    根据加拿大法律,如果移民者隐瞒对其的严重刑事指控,通过欺骗手段获得合法移民身份,哪怕加拿大与当事国没有签订双边引渡条约,也将遣返该移民者。外逃人员最常用的伎俩就是抓住难民申请等救命稻草,没完没了打官司,通过上诉、败诉、再上诉的漫长的司法程序,最大程度拖延时间。除了难民申请,程慕阳还同时在打几个官司。2016年,他起诉了联邦移民及难民局、联邦边境服务局。程慕阳和麦塔斯就是利用加拿大诉讼未结不能离境的法律规定,让程陷入到各种官司中,拖一天算一天。

    近年来,中国官方不断加大追逃追赃力度。截至2017年3月31日,通过“天网行动”先后从90多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2873人,其中国家工作人员476人,“百名红通人员”40人(截至4月底),追回赃款89.9亿元人民币。

    中纪委网站撰文称,“天网”正越织越牢越织越密,再怎么处心积虑地逃窜,到头来只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造谣律师大卫·麦塔斯为程慕阳精心贬值的“难民”保护网也终将破灭。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903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