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喀什 活着的新疆化石
2017年04月08日
来源: 凤凰旅游
【字号: 】【打印

    诗人周涛说,你可以一眼望穿乌鲁木齐的五脏六腑,但你永远无法看透喀什那双迷蒙的眼睛。郭小川说,不进天山,不知新疆如此人强马壮;不走南疆,不知新疆如此天高地广;不到喀什,不知新疆如此源远流长。

    在漫长的时光中,楼兰消失了,罗布泊干涸了,但喀什这座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西缘的城市,这座古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却完好地保留了千年风雨沧桑的记忆,被称为最后的西域,活着的新疆化石……

    如果说每个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灵魂,那么喀什的灵魂便在它的老城里。它实在太古老了,怀旧的色彩在这里纯粹到只剩下斑驳的土黄色,映衬着蔚蓝的苍穹,如一首古老醉人的歌谣,在两千多年的岁月长河中生生不息。    喀什对每个对世界怀有好奇敬畏之心的人都有着难言的吸引力,好似新疆维吾尔世界最后的记忆,都被封存在了那些如老蜘蛛网般密集的街巷里,一个不小心,就会迷失其中,难以自拔。

    嘿!赶一场巴扎!

    喀什古称“疏勒”,早在张骞出使西域之前,其西面的帕米尔高原,连接着瓦罕走廊,是东西方文化的重要枢纽,当年玄奘去天竺取经,还曾沿着这条道路走过,更不用说它在历史上还曾是横贯亚欧大陆“丝绸之路”上的重镇。那时的疏勒,车水马龙,行商做贾,比比皆是,商贸尤为蓬勃兴盛。

    如今的喀什,虽再难觅楼兰舞女的风姿,但其繁茂的商业传统却完好地沿袭了下来。在喀什,几乎每一条街道都有自己的主题,比如坎土曼巴扎是铁匠街,朵帕巴扎是花帽街,亚格巴扎意味着食油市场等等,你几乎可以循着街名找到所有有趣的东西。

    在一老些街古巷里,还有许多传统的土陶作坊,他们依旧沿袭着最原始的工艺制作生活用品,如罐、钵、碗、盆等,它们上色的石料来自昆仑山,磨成石粉合着泥土便成了美丽的色彩。在这些古老的记忆中,你可以感受到喀什曾经的文明。

    不过,这里最热闹的要属喀什大巴扎了,它有两千多年历史,是新疆最大的农贸市场。如果你有足够的时间以及精力,可以在这里买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从手工艺品、土特产到日用品应有尽有。

    美食永远是大巴扎的一个亮点,在这里你会发现馕也有很多种,有大如圆桌的,有小如脸盆的,有撒芝麻加葱花的,也有类似油饼那样又脆又薄的,五花八门大开眼界。不过吃馕也有讲究,馕虽大,你却得用手掰下来一点点吃,据说这和过去食物短缺,一只馕要一伙人一起用,不可独食有关。当然,除了馕,手抓饼、羊肉串、缸子肉、曲曲……各种你吃过的没吃过的美食琳琅满目,足以大饱口福。

    于游人而言,赶一场巴扎,感受其生生不息的魅力,或许是感受喀什曾经风采最好的方式之一了。

    迷失在古老街巷中

    电影《追风筝的孩子》在取景时发现,整个中亚都遍寻不着的伊斯兰风情都完好地保存在了喀什的街巷中。这些老街古巷,大都还保留着400年前的样子,破旧而残败,却充满着活力。

    和热闹喧嚣的城区不同,在那些深邃的小巷里,时光似乎停滞了。人们行走其中,有时暴露于阳光之中,有时隐没在阴影之下,神秘非常。环顾四周,似乎每个窗前都曾上演过一个《一千零一夜》故事,每个飘然而过的蒙面女子藏着一个秘密。

    在这里,所有的标牌都用维汉两种文字书写,维语在上,汉语在下,维语从右向左读,汉语从左向右。街巷宽一点的可以走驴车,窄的两人并肩难行;街巷长短不一,东转西转,南湾北错,有时看似路尽,其实柳暗花明又一巷。

    这里除了错综复杂的地下交通,还有充满趣味性的“空中走道”。在这里可以看到设计巧妙的“过街楼”,它从二楼横跨过巷到对面,既方便楼上人通行,也不影响楼下人行走,还有占街面一半的“半街楼”、“悬空楼”。于是,这些看似随意建造的楼上楼、楼外楼之间又形成了另一套交通体系,曲曲折折,忽上忽下,而于初次踏入其中的人而言,这里便如图迷宫那般复杂了,不绕上几圈很难绕出来。

    不过看似难以琢磨的巷道自有其奥秘,虽似迷宫,却自有其规则,新铺的六角砖可以通向主街,方形的旧砖则通向不同人家院落,或者表示这将是个死胡同。琢磨出了这规律,即便再纵横交错、曲径幽通,你也可以轻易前往自己的目的地。这种设计,让人能从历史的斑驳陆离中,感受到先祖们智慧的光辉。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772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