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全能神”让她丧失亲情
2017年02月13日
来源: 飞天阳光网
【字号: 】【打印

    做为一个走上邪教人,她的故事让人唏嘘不已,而邪教分子正是利用他的悲惨经历,蒙骗她走上一段沉沦之路。

    冯丽花出生在甘肃武威市民勤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家里姊妹四人,她在家排名老二(一个姐姐,两个弟弟)。重男轻女观念严重的父母,为了生儿子在她出生后不久,因为躲避计划生育,就狠心将她送给别人抚养,没多久,体质不好的她因为经常生病,收养她的那家人又将其送回了父母身边。在这个家庭里,她时常见到父母以求神拜佛、请阴阳等迷信方式治疗患有羊癫疯的弟弟。自那时起,冯丽花内心就有了世上有鬼神、命运天注定的想法,而这种想法使她最终走上了沉迷笃信“全能神”的疯狂之路,深陷邪教泥潭 。

    后来父亲参加招工成了一名酒钢工人,跟随父亲的工作落户到嘉峪关市的冯丽花,家庭生活依旧拙荆见肘,弟弟的病让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但命运的天平不会总是青睐别人,在冯丽花22岁的时候,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丈夫,婚后的她是幸福的,虽然生活不是特别富裕,但也算小康。

    冯丽花姊妹四人跟随母亲到父亲工作的城市安家落户。虽然到了城市生活,家庭生活并没有明显的改善,甚至比在农村更加的窘迫,加之弟弟总是生病,一家人的生活真是苦不堪言。22岁找了当地人结婚,本想婚后生活会一帆风顺,但娘家经济上的窘困,没有办法让她置之不理,而她没有很好地处理夫妻关系,常常背着丈夫偷着给娘家人给钱,这种行为引起了丈夫的反感,夫妻吵闹次数越来越多,严重影响了夫妻感情,这使她再一次感叹自己命运的不公。

    2006年12月的一天,一个叫王姨的人来到了冯丽花家,在套了一番近乎后,开始向她宣传起了“全能神”,王姨告诉她:只要信基督教就能改变命运,家庭和睦。你信仰的“神”就会“看顾、保守护”你们。现在灾难这么多,还会有一场大灾难降临,在灾难降临前,只有信仰“全能神”才能“得救”诚心“敬神”、祷告,“神”就会显灵。在王姨的蛊惑下,她深信自己出生的家庭、婚姻、所受的苦,一切的一切是“神”早就安排好的。之后她一遍遍的看着王姨留给自己的书和碟片,沉迷在全能神的虚幻里的冯丽花,不再和丈夫争吵了,看似和谐夫妻关系背后,冯丽花的内心在“全能神”的邪路上越行越远。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王姨对她说:你不能白白享受“神”的“福气”,你如果不好好尽本分,就没有善行,也不能有“美好归宿”,“全能神”的书上也这么说,如果没有足够的善行,那就没有“美好归宿”,难道你不愿意帮助把那些不信神、落入黑暗中的人拯救回来吗?这才是“神”的表现。她想:“信神”不能白白享受“神”的福气,理应传“福音”、尽本分,还报“神”。于是在王姨的带领下,她开始传“福音”、尽本分,预备“善行”。她与教会的姊妹们交流心里话时,心情舒畅,她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温暖。那一年,她们夫妻和睦,家庭平安,于是她在“神”面前发下了毒誓,写下了保证书,凡事都要以“神”的话为标准,更加向往“神”的那种不种不收、不苦不累、没有生老病死忧伤烦恼的境界,向往过那种“神”把什么都预备好的“美好归宿”的神仙生活,每天都用诚心敬拜“神”。于是她就开始组队,三人一组走家串户传“福音”,给亲戚传,给朋友传,每周聚会四到五次。

    2010年,王姨安排她担任了传“福音”执事,工作不力又被撤了,她及时反省,放下工作和家庭,一心为“神”尽本分。丈夫、公婆、亲戚对她的行为一次次进行劝阻,她不听,反而认为他们是不让自己得到“美好归宿”,更认为是“神”对她自己的“摆设、试练、考验”。她不顾亲人的反对、劝告和感受,一步步越陷越深,就这样一步步沉沦。2012年11月,她按王姨的指示,抛弃家人到甘肃敦煌传“福音”,当年12月6日参加了黄渠乡大规模示威游行,打横幅、唱歌、跳舞,给不明真相的群众散发传单、书籍、宣扬邪教思想,大声高喊“神国降临了,大红龙要垮台”,只有“全能神”能救人类等言论。受到邪教歪理邪说蛊惑,情绪激动,自己都无法明白言行为什么会如此的猖狂和执拗?在围攻乡政府、卫生院时,面对前来制止的公安民警,不但不听劝阻,还对公安民警采用拳打脚踢、抱腿、撕扯,向民警脸上扔撒辣椒面、干水泥粉等方式暴力抗法,行为已达到了疯狂的地步,造成大量人员围观、交通堵塞,严重扰乱了社会治安和正常的公共秩序。

    疯狂中的冯丽花丧失亲情,变得麻木不仁、六亲不认,因为迎接王姨所说的“神国”,要拯救全人类,冯丽花经常和教友外出传教,给自己的家庭带来了困扰,由于家里孩子没人照顾,年仅4岁女儿只能交由婆婆代为照顾,而婆婆因为身体不好,再加上年事已高,照顾孩子显得力不从心,没有母亲照顾的女儿,没多久就生病了,而冯丽花确认为这是神的安排、考验,更加变本加厉的笃信“全能神”所谓的神灵,认为只要自己诚心敬拜“神”,按照神的旨意“传福音”,孩子的病自然不治而愈,渐渐地女儿的病加重了,由最初的轻微咳嗽转为咳嗽不止、发烧,冯丽花的丈夫下夜班回到家,看到高烧不退的女儿还有旁边急的团团转的母亲,气急了的丈夫第一次对冯丽花动了手,你眼里还有孩子么,还有这个家么,说完这句话,丈夫抱起孩子和婆婆打车去了医院,接诊的大夫看到送来的孩子,埋怨道,怎么这么晚才送来,要是再晚一点孩子恐怕就没命了,最终孩子被诊断为肺炎,在医院里打了一个星期的点滴才慢慢痊愈。女儿出院后,冯丽花依旧沉迷于“全能神”,面对如此情况,冯丽花的丈夫无奈的硬撑着照顾家里,冯丽花的丈夫是一名酒钢工人,经常要倒班,而丈夫在忙于工作的同时还要兼顾孩子,倍感疲惫,在一次下夜班后因为要赶着回家照顾孩子,在回家的路上被一辆轿车撞倒,小腿骨折在家休养,本就飘摇的家庭更加困苦,孩子更加没人管了,而沉迷于“全能神”的冯丽花却认为这是“神”的安排和惩罚,还鼓动家里人一起信奉“全能神”,看到沉迷全能神而丝毫没有亲情与人情味的冯丽花,家人又气又恨,忍无可忍的丈夫终于提出要离婚,直到此时冯丽花得内心才有了一丝丝触动,自己对神那么虔诚,甚至不惜走上街头游行,可现在丈夫却要和自己离婚,这难道是就是自己追求的么,他对全能神有了些许犹疑,最终在家人一次次的劝说下,她慢慢有所清醒,看着因为自己而没人照顾的孩子、年迈多病还要为家操持的婆婆、满脸疲惫躺在床上的丈夫,她后悔了,难道这就是自己的“美好归宿”,从这一刻起,她决定远离所谓的“神”,为自己的家庭而活。

    当她再一次的回归家庭,内心是平静的,每天清晨为上学的孩子准备可口的饭菜,看着孩子幸福的样子,觉得很满足;每天接送孩子上下学,看着孩子小小的背影,她想,人生是一场单行的旅途,她错过了孩子太多成长的点点滴滴了,现在她要陪在家人的身边,看着孩子长大成人。对她不离不弃的丈夫,心中充满了感激,他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太多,因为他的坚持,这个家才没有散掉,因为有他,才有家!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456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