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李洪志该给谁拜年
2017年02月03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过大年了,大人要给孩子压岁钱,老板要给雇员发红包,领导要给群众送温暖。泰然接受弟子新年祝福的法轮功教主李洪志也得慰问慰问“下属”了。普通弟子“三件事”做得辛苦,固然得普遍慰问,那些替法轮功作出特殊贡献却遭遇不幸的人,那些因亲人修炼法轮功而受到伤害的人,最应该得到慰问。若要列举,这个名单不会短,可篇幅有限,兹略举数例。

中年丧妻的法轮功骨干杨森

美中法轮大法学会负责人杨森 新唐人电视台骨干剧玫(已病故)

杨森作为头项博士帽的法轮功高层人物,现担任“美中法轮大法学会”会长,被法轮功网站称为“科学家”。其妻剧玫(艺名杨晓玫),先后任法轮功所属“新唐人电视台”芝加哥分部主管、新唐人电视台北美新闻制作人及记者。这对“法轮鸳鸯”双双精进,在法轮功媒体高频出镜,一度很是“风光”。特别是杨森,学历高,“贡献”突出,甚至有可能成为李洪志的接班人。然而,杨森自己于2015年2月因胆囊息肉病情恶化接受了胆囊摘除手术,其妻剧玫则因患卵巢癌、肺癌于2015年病亡,只活了53岁。这叫“中年丧妻”,它与“幼年丧父(母)”、“老年丧子”,均属人生至悲大哀。李洪志的“清理身体”、“法身保护”、“地狱除名”在剧玫身上丝毫不管用,李教主不该出于愧疚慰问慰问可怜的鳏夫杨森么?

李大勇、林逸明的遗孀

“三退”总负责人李大勇 “模范人物”林逸明

如前所述,李洪志的“法身保护”、“地狱除名”根本阻挡不了死神对大法弟子的召唤。美国法轮功骨干李大勇因急性肝坏死于2014年3月2日病亡,14天后草草下葬,李洪志没有派人前往料理后事,甚至连个电话也没有。为此,同修大法的李大勇之妻子刘鸣鸣“蜗居在狭小的出租屋内,整日以泪洗面,后悔不已”。要知道,李大勇可是法轮功“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总负责人,创造了“三退”1.6亿的“辉煌业绩”。不仅如此,据说,李大勇夫妇为法轮功耗尽了家产,连买房子的钱都搭了进去,却落得如此下场,可悲也夫!还有那澳门法轮功头目林逸明,是李洪志的亲信和金主,其家族平均每年都要向法轮功捐出上百万元之巨,李视其为各地法轮功负责人中的模范人物,还亲自为林发功治病,结果林还是于2015年8月2日病死了,抛下了妻子和两个女儿(她们也练法轮功)。直到现在,李洪志和法轮功组织都对林只字不提,也不派人看望林的妻女,适逢鸡年春节,师父该不该给这些遗孀遗孤送送温暖呢?像刘鸣鸣和林逸明妻子这样的人,师父若不给予春节慰问,弟子们岂不寒透了心?

已故西人弟子的家属

马克?曼斯 兰多?艾芙娜 瑞陶尔

真是讽刺得很,在李洪志“法身”的多重保护下,从没离开地球的三个西人弟子在最近的三年中相继死亡。其中有“大法捍卫者”之称的加拿大弟子马克?曼斯于2014年1月29日遭遇车祸死亡,只活了35岁;曾替法轮功奔波宣传并创作和演奏多首歌曲且全家精进的美国弟子兰多?艾芙娜于2014年10月6日因突发心脏病在家去世;曾于2002年到天安门广场参与法轮功邪教活动的加拿大弟子瑞陶尔则于2016年11月10日因抢劫枪械被警方击毙。马克?曼斯“捍卫大法”,可师父却不捍卫他的生命;兰多?艾芙娜替法轮功演奏赞歌却成了自己的挽歌;瑞陶尔在作案时嘴里念叨“法轮大法好”,却一命呜呼。看来,华人弟子也好,西人弟子也罢,谁信师信法,谁忠于邪教,谁就注定没有好下场。这三个西人痴迷者驾鹤西去,他们的家人、亲属岂有不悲哀万分的?作为教主和师父,李洪志难道不该给这些非正常死亡弟子的家属送上慰问吗?

为“神韵”推广卖命的弟子

神韵晚会遭台湾民众呛声

法轮功的“神韵”屡遭禁演,合同屡被取消,虚假宣传屡被揭露,演出屡遭呛声甚至哄台,还在那儿自吹自擂。包括李洪志在内的法轮功上层人物盘剥“义工”、“票奴”,自肥腰包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对此,弟子们怨声载道:“晚会有一个硬性的指标,就是要把票卖出去。”“得知纽约要办几十场演出、要卖十二万张票时,……有的说:‘这么多票?!是不是应该量力而行?’”“一天一位老年同修从纽约回来后给我打电话,请我赶紧去纽约参与卖票,她说那里的情况非常的严峻。听后我直想哭……”瞧瞧,旨在让少数上层捞钱的“神韵”演出,每场都有一个硬性的推票指标,仅纽约的几十场演出,就是“十二万张”,连愚忠不悟的弟子都质疑“是不是应该量力而行”,“直想哭”。最令人生气的是,一方面师父和法轮功上层狠压推广指标,另一方面大法徒为表现自己做出一些“极端行为”,却又遭到师父的严厉呵责(参见法轮功媒体发表的《关于挂广告的补充通知》);可就是这些遭到呵责的弟子,为推广“神韵”吃尽了苦头:经常深更半夜去挂广告,没水喝“就打开住户院子里的水龙头喝”,内急了“上厕所就在树丛中,甚至居民住宅的后院解决”……对这些为“神韵”推广卖命还要挨骂的忠诚弟子,李洪志该不该给他们送去慰问呢?

为“弘法”坐牢的铁杆弟子

李洪志狂妄地宣称“法律管不了修炼人”,大法超越一切法律,并以“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怂恿弟子以身试法。可当那些愚忠的信徒落入法网后,李洪志却装聋作哑、毫不作为。在境外,越南弟子武德中、雷凡谭因“非法在电信通讯网交换讯息罪”被越南河内法院分别判刑3年和2年徒刑,在他们坐牢期间,不仅没人看望他们,李洪志还不承认他们的弟子身份。新加坡弟子高兵因胡乱张贴法轮功宣传标语,被判监禁和鞭刑。高兵坐监期间,法轮功组织对他也是不闻不问。在中国大陆,最近屡屡传来法轮功人员违法犯罪被判刑的消息。如:《九江一男子宣扬邪教法轮功被判刑》、《舟山两名法轮功人员因传播邪教宣传品获刑》、《袁明宪制作传播法轮功邪教宣传品被判刑七年》、《内蒙古两人散发法轮功邪教宣传品获刑》、《陈建军散发法轮功邪教宣传品被判刑》、《武宁县8人制作散发法轮功邪教宣传品被判刑》、《宁夏永宁县4名法轮功邪教人员获刑》、《刘文远等5人散发法轮功邪教宣传品被判刑》、《三名法轮功人员利用伪基站宣扬邪教被判刑》,等等。这些人都没跑到太阳、月球上去,可李洪志一个也保护不了。人家坚定地信师信法,为“弘法”而铁窗苦度,你李洪志就不应该在过年时送点慰问吗?

此外,对于那些在异国吃苦受辱的弟子(如偷渡到英国的女弟子“菲(Fay)”),那些自杀、自焚未遂的幸存者,那些被所在国遣返的伪难民,那些为大法舍家抛亲的流离者,等等,大法师父是不是都应该给他们送点慰问呢?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404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