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寻觅大地湾的埙音
2017年01月10日
来源: 兰州日报
【字号: 】【打印

大地湾遗址“复原”图

    最初接触埙,于儿时,陇右老家人均叫哇呜。形如鸡子,孔三,其容土里土气,其声凄沉幽哀。与泥巴、四角板、铁环、木抢等稀缺的玩具相比,似乎总是显得孤独素雅低调另类,故而渐次远离童真童趣;少年略知埙,于贾平凹之作《废都》某些篇章,吹埙之人给人一种生命的沉陷和回旋,和对于生命与现实搏斗后的无奈和酸楚,毕竟阅历浅薄——“少年不知愁滋味,爱上层楼。”对于埙及其音韵,仅是飘淡的愁伤,之后风烟俱尽,于埙而言,便是纸上之埙;中年邂逅埙,既无缘实物,又未遇纸上虚物,仅是埙的意象,缘于陇右秦安老家仲秋时节,首届民间以“埙”为名的诗歌朗诵会。

    埙,在我人生的路途中,宛若一个幽灵,忽隐忽现;又如一股炊烟,由具象滑向抽象,由理性变为感性;还像一声呼唤,来自远古,由大地深处隐隐传来。陇右秦安大地湾,能把我国人类文明进程的历史向前整整推进3000年,在诸多的先民遗物中,竟无一枚埙,是疏忽遗漏,还是等待有缘人。总感觉奇也,怪也,神也!对于意象中的“埙”,中年的我不得不沿着时间的河流,逆流而上,慢慢追寻那一枚枚被先民烧制的陶埙,抑或碎片,及其那一声声最本真清纯的人类声响。

    埙音,最初源于我国古代先民在获取猎物时,把那些有孔抑或身中空虚的石头在投向猎物时,发出的自然声响。之后先民便产生制作埙的念想,在今后不断的生活实践中,埙便产生了。它的产生我想与当时先民枯燥无味的生活相关,生活中除了跳唱,还需乐器的伴奏。这让我想起,在今年酷暑参加关山深夜篝火晚会时,产生这与先民的生活是何等相似之感。

    埙,源于土,润于水,成于火,是水火土的结晶。

    地之大,可容纳万物。土,大地之表,可承载万物之生存与涅槃,可彰显万物之思想与性灵。一撮儿土,在水的滋润中,被一双粗糙的手搓揉,水土真正融合成粘连体后,择大地之上光滑——鸡子状石头为内心,之后捏成心中的意象之物——鸡子,用细短的木棍扎空。起初为一孔(之后渐为二、三、五,至清代为六孔,如今发展为八、九孔),随之再捏、摸、涂光滑,后用锋利之物划开,取其石心,后再缝合完整,晾干即可。我想这就是埙的雏形吧!与火的融合——成于火,我想应是在我国先民开创了陶器烧烤后,对埙制作的完善。因而,一枚陶埙,就是一撮儿泥土的涅槃,也是泥土生命的再次延伸,更是赋予人性的乐器。

    鸡子状的一枚陶埙,其本身就超越了泥土本身的秉性,它融杂着土、水、火三元素的性情。集土的深沉博大慈善,水的柔软清纯滋润,火的热烈强硬耿直。再加上一双手的抚摸慰藉握捏,与一股来自人的丹田之气抑扬顿挫的吹奏,其发出的声响,就不再是一曲单纯的抒情曲子了。故而,埙音被称作“立秋之音”(《旧唐书·音乐志》);因其复杂多融的属性,埙音有着“质厚之德,圣人贵焉”(《埙赋》);其韵能与竹管之音结合形成独一无二的天籁,固有“伯氏吹埙,仲氏吹篪”(《诗经》)。埙,质朴醇厚;埙音,抱拙素雅。一如来自苍穹中飞来的一个神物,又如从大地中冒出的一个怪物。

    一枚真实的埙,应是未曾沾染一丝绚丽色彩的烙印、渲染和改良,其形就是一枚鸡子,其孔唯独有二,其色即为土色;一个真正懂的埙的人,应是一位质朴淳厚的先民,其成天吸取日月之精华,接大地之纯气,内心空空,心灵纯纯,思绪飘逸,目光深远。埙和人,本就是天地间互相执着苦心寻觅的一对知音,一如伯牙和琴。唯有这样,吹出的埙音才是一声声来自大地深处的吟唱,低沉,幽深、悲凄、沉闷、哀婉、缠绵,醇厚如一杯陈年老酒,纯洁似一声古色天籁。我想这就是人与物之间由表及里的相互沟通和心灵的真正对话。那些隐藏在事物深处的神秘之物,会被各自一一剥洋葱一样,渐次看得明晰。

    我曾沿着历史的河流逆上,顺着现实的葫芦河逆上,在一条名叫清水河(葫芦河支流之一)的河畔,与一个堪称大地湾的湾邂逅。伫立河畔,凝视这个有着人类历史8000年文明的大地之湾,我似乎隐隐地听到了一声声来自岁月深处的声响。其声沉闷低哀,绵长凄恻,有着如怨如诉,含着抽刀断水水更流的惆怅。这让我很难真正的进入古代先民的心灵之地,因为我毕竟周身沾满了现实世间的灰尘,心灵荒草萋萋,私欲横行。曾写文《拜谒大地湾宫殿遗址》,以示自己对这一古文明遗址肤浅的感触。其实这就是一个现代人对先民的敷衍走访,仅仅是一次过目的云烟,何谈沟通与交流呢?

    丙申仲秋之际,陇右秦安老家举办“埙”诗群首届民间诗歌朗诵会。这是一次民间自由活动的组织,有着文学(尤其诗歌)写作和发展的随意性、可延展性。故而,与会者思绪明清,心灵清澈,把文学当做一次自己灵魂的洗礼,精神的升华,在物质和精神中寻求一种较好的和谐。会后登伏羲画八卦之地——卦台山,秦安明清古刹——凤山采风。会议成功举办,圆满结束。

    我想,这次采风,不是随意的安排,而是组织者的一次精心部署。卦台山,曾是人类始祖伏羲仰天察地,远取诸物近取诸身,之后在我国地理最中之地,始画八卦的。这里有着先民的生息和生息,有着埙音的缭绕。凤山,这一陇右秦安县城主山之余脉,群峰在此收集一起,戛然而止,突兀而起,形如一只飞凤,其龙脉本就来自大地之湾,这现存古迹虽是明清之痕迹,然地脉相通,“埙”音依旧,只是你能否感触而已!

    曾在人文始祖伏羲时,其史料——贾公彦疏引《孝经纬》:“伏羲之乐,曰《立基》”。意思是:伏羲时代,有名叫《立基》的音乐。这一最初的音乐,我想就应是埙吹奏的。

    埙音,大地之声,立秋之音。我想这个民间以“埙”为名的诗群,是极其符合陇右秦安的地域风貌,人文色彩。有着逆流而上的追溯宗祠之深意,又有着现代人在物质与精神的双面同进性,更有着一股“埙”音似的质朴和抱拙,古色和沉稳,心声和灵动。

    一声声来自黄土高坡上缠绵低沉的“埙”声响起了,然那个吹埙的人却衣着现代的皮囊,把心底那层层的尘埃一一从口中吹出,其声越来越纯,其音越来越清。

    大地湾的“埙”在何处呢?《立基》之乐在陇水(葫芦河)秋韵和渭水秋声中已源远流长,飘逸在华夏大地之上。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283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