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德国博客:社会不该容忍邪教暴力虐童
2016年12月20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核心提示:德国博客stoerenfriedas.de以反对不合理社会现象、性别歧视、种族主义和日常暴力行为等为主要目标,旨在促进社会和谐。本文揭露了邪教组织和小众教派虐待和性侵儿童的犯罪行为,意图唤起社会对儿童权益的关注和保护。

http://data.kaiwind.com/webpic/W0201611/W020161102/W020161102614384338661.jpg

    除非有轰动性的事件发生,否则邪教和“常规化暴力”是德国人最不愿触及的主题。直到警察局和青年福利局从极端的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十二支派”中解救出40名儿童后,邪教活动才成为了德国的热门话题。虽然他们被解救了出来,但是,在邪教组织中成长起来的儿童,已经完全被家长和邪教教义所控制。社会上很多人仍不愿意相信这种残忍的行为是真实存在的。越来越多的幸存者表示,在脱离邪教之后,他们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但是残酷和痛苦的回忆使他们不愿相信自己的遭遇是真实的。“常规化暴力”是让儿童克服对色情行为恐惧的手段。“常规化”意味着,反复对儿童采取某些行为和暴力手段,直到他们放弃了所有的反抗或者出现严重的人格分裂,又或者看上去已经逆来顺受。这听起来像一部电影烂片中的剧情,但却真实地发生在德国。他们像媒体报道的那样,采取暴力手段虐待儿童。在德国的“常规化暴力”虐童事件中,家长被入会、成功和财富的许诺所欺骗,于是他们默许自己的孩子被虐待,甚至被重病的性虐狂玩弄。整个社会的不作为导致犯罪分子的猖獗。虽然不是所有的儿童都遭受了暴力,但在邪教组织中成长的儿童普遍缺乏知识,他们的身心都遭受着毒害。下文主要就邪教组织对儿童施暴、性虐和强奸等行为进行讨论。

    “常规化暴力”的发生频率和特征

    警方于2010年询问了全德的临床医生,是否收治了受到“常规化暴力”的患者。据调查,共有213起被登记在案。犯罪学家称,由于目前我们所掌握的只有接受过精神治疗的受害者,所以真正的数字还远不止这些。受害者常常是在童年时期遭受来自所信赖人的“常规化暴力”,因此他们表现的症状是“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为适应噩梦般的生活,受害者会进行人格分裂,这种症状也被称做“多重人格症”。这些不同的人格之间可以彼此独立存在,有时连受害者自己都不知道哪一个才是他的“主体人格”。但是,“多重人格症”这个概念在精神病学家和临床医生之间也存在着争议,有些人会把它定义为“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固定的犯罪圈子导致了区域性的“常规化暴力”越来越猖獗,而这种犯罪行为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纵观德国历史,“常规化暴力”已经快达到法西斯的程度了。尽管许多受害者已经无法或者无法确切记得地点和事件,但近年来警察局一直在紧密关注有关“常规化暴力”的动态。“常规化暴力”犯罪非常狡猾,在儿童人格分离的情况下,他们被邪教组织训练进行施暴,慢慢的,他们成为了施暴者,而在施暴过程中得到的犯罪感使得他们只能保持沉默。由于虐童行为如此恶劣,所以不少人怀疑这只是受害者的幻想,在现实在生活中并不存在。事实上,这些虐童的人是真实存在的,他们并不是虚构的。关于“常规化暴力”的新闻报道与上述情况相似。邪教内部通常有严格的等级制度。儿童在不满两岁就遭到严重的虐待,他们内心深处抗拒回忆这些经历,所以犯罪分子就利用了这一点,使受害者保持沉默。邪教成员一般具有基本的医学常识。当孩子被迫沉在水中,或遭受其他方式虐待之后,他们利用自己的医学知识,使孩子身上不留下痕迹。因为罪犯分布在各个行业,所以受害者害怕,如果他向一个可信任的人进行求助,这个人要么不会信任受害者,要么可能眼前这个被信任的人也是施暴者。这些儿童在封闭的邪教系统中成长,他们的独立思维和自我意识长期被压制,在邪教团体之外他们找不到自我价值。所以,一旦脱离邪教,他们就会受到精神创伤,并感到巨大不安。这些儿童不认识邪教成员以外的人,他们没法向外界诉说自己被虐待的经历。邪教成员从小就给他们灌输一种思想,即:虐待是一种教育的方式和圣洁的行为。他们认为自己的经历很正常,因此,他们几乎不可能去诉说自己的遭遇。所以,和邪教之外可以信赖的人去接触就变得更加不可能。而美国的邪教组织远多于德国。1980年开始,每年都会发生上百起类似事件,临床医师和受害者咨询处因此名声大噪。但并不是所有的受害事件都被立案调查,因为他们的口供有时值得怀疑。由于受害者不愿意回忆自己的经历,所以在犯罪现场很少会留下杀婴、强奸、致残等的作案痕迹。罪犯有计划的实施犯罪以掩盖自己犯罪痕迹的说法并不可靠。对此,我们提出了一种名为“集体压制”的概念——实施残暴行为的犯罪分子,从小就生活在这种“常规化暴力”的集体环境中,这动摇了他们对人性和社会的信任。因此,他们宁愿否认,也不愿意承认事实的真相。在美国,人们对“常规化暴力”的讨论比在德国更加激烈和公开。一些人认为这是女权主义者和阴谋家散布的假信息,但越来越多毫无关联的幸存者却一直向我们讲述类似的故事——献祭婴儿、献祭动物、常规化暴力、施暴训练和奸尸的犯罪行为遍布整个美国。

    缺乏证据与缺乏回忆

    因此,美国出现了“相信孩子们”运动。组织方收集了儿童受害的相关故事,以用来谴责当局无视幸存者的叙述。组织者记录下了在各州的儿童保护机构中发生的常规化暴力事件。孩子们一致的提到了“面罩”“长袍”“烛光”这些词汇,并描述了有关动物献祭的场景。这些孩子们无法否认,也无法通过阅读获取相应的信息。在美国,一再的出现由数百名儿童共同发起的控告,——但诉讼又一再的被中止,因为他们没有证据,所以他们的证词也无法采用。由于媒体大规模的展开报道,这种“集体恐慌”的气氛也传到了德国,并引起了一阵讨论。据“相信孩子们”的调查显示:许多家长从未听说孩子经历过“常规化暴力”,自己的孩子不可能被洗脑或挑唆。有没有可能是受害者保持沉默呢?那些相同的故事,相似、一致又严重的心理问题又是如何产生的?仅仅是因为找不到证据——也就是说,只是因为这些证词来源于受害者的回忆,犯罪事实就不存在吗?这难道不正是“常规化暴力”最可怕、最让人恐慌所在吗?众多治疗医生和受害者咨询室都已明确,在一些教派存中在“常规化暴力”和虐待儿童的行为,这种情况在德国也并不少见。至于有人问到的——源源不断的受害婴儿来自于哪里呢?这恐怕是和一些第三世界国家的婴儿国际买卖行为有密切关系。那这些需求又从哪里来?被拐卖的婴儿又是在哪里入境的呢?

    “常规化暴力”的形成

    和其他国家一样,德国“常规化暴力”犯罪最大问题的也在于,除了受害者的口述以外,警方几乎没有任何证据。遭受来自亲人的虐待,导致这些儿童出现了人格分裂。于是,要将每个邪教的犯罪事件分类再举证就变得尤为困难。

    在“常规化暴力”过程中,儿童不仅遭受不断地暴力袭击和性侵,他们还被系统性地洗脑,被迫背叛亲近的人,杀死可爱的宠物。除了身体虐待,精神虐待常常发生。孩子们被反复的教育,自己是没有价值的,自己的想法并不真实,无论是谁都不可信。邪教成员威胁他们,出卖教会的下场就是自己或自己的家人被杀。这些犯罪者通过毒品来控制儿童。邪教成员用不会得到外界相信,只会认为他们是疯子的谎言来恐吓他们,而事实确实如此。有关“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的专业报道中显示,邪教成员通过“常规化暴力”的手段导致儿童产生人格分裂,以达到控制他们的目的。这些耸人听闻的事情让社会大众逃避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宁可去相信“常规化暴力”并不存在。但是种种证据让人们必须去面对这个问题。

    被性侵的孩子,很可能会出现创伤型的人格分裂。他们依赖成人只是因为想要活下去,他们不会让自己在被虐待后出现无助和痛苦的表现。身体上他们无法逃出魔掌,于是他们选择在精神上逃避。被虐待的儿童经历的这种创伤性人格分裂的过程,可能是出于减轻痛苦的一种自然生理反应,而不是一种有意识的决定。

    当被虐待的孩子无法逃脱邪教的魔掌,长大后的他们也会变成犯罪分子。人格分裂使他通过惩罚别人来减轻自己的痛苦。

    多重人格症和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

    “多重人格症或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的发展过程正是儿童受虐经历演变过程。当受害者在以后的生活中通过气味和其他的环境回忆起自己受虐经历时,就触发出各种不同人格。不同人格分别存在于不同的层面,有着不同的表现形式。如果孩子被迫去伤残害动物,或者去施暴,那他就会分离出一个具有威胁性的人格,而忘了自己“要成为一个好人”的主体人格。还有种方式,那就是将犯罪行为内化,克服被伤害的无助感,这种情况下的人格会采取一定的行动,使自己不再有糟糕的感觉,或者在这种人格中来享受控制欲和权力欲被满足的感受。我们可以将这种人格叫做“保护者”人格。其他层面的人格被认为是“不好的”,所以“保护者”人格会它们进行安慰。这种人格有能力采取暴力的手段保护自己,即使是“保护者”对无辜的人采取了暴力,他们也不会有愧疚感。通过治疗,这些属于同一个人的不同人格可以学会如何共同相处,以达到一种“统一”的状态。这个治疗会让人们走进受害者痛苦的记忆中。治疗的过程对于这些幸存者是沉重的,也会颠覆他们原有的生活。

    德国的“多样化协会”已持续数年对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的多重人格症患者和“常规化暴力”受害者进行帮助。

    谁是凶手?

    事实上,我们很难得知在德国实施“常规化暴力”犯罪者的名字。我们从受害者、咨询站和警察局那里听说这些事。但到底是谁在幕后从事这些犯罪行为?谁又能在制造如此规模的虐待行为之后却连姓名都没有暴露?我们一直在谈论“秘密谎言”和“邪教团体”,但这些人是如何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了“常规化暴力”的凶手呢?

    让我们从久远的历史上回溯这些“秘密团体”。至今仍有许多人为了获得工作岗位和晋升的机会而深陷其中,这些组织同其他人正常社会都保持着距离。“常规化暴力”的残忍行为在任何一个民主、透明、自由的社会都会被批判,但并不是每个秘密团体都会实施暴力。实施“常规化暴力”的团体,他们采用非常狡猾的教义,即:“被上帝选择”的说法,达到实施“常规化暴力”的目的。此外,邪教受害者们早已指出,新教徒的道德底线被不断瓦解,直到他认为虐待行为是合理的。在邪教中还有个“不可言说的标准”,即按照邪教教主的指示进行性侵是一种神圣的行为,“常规化暴力”的受害者也如此认为。通过这些行为,教主对教徒展开精神控制并进行威慑,反过来,这些教徒通过暴力行为来提升自己在邪教组织中的地位。

    他们当中的部分人信仰“邪恶的力量”,这些人把它理解成教堂和上帝的另一种表现形式。他们认为这是天性的解放和基督教教义的回归。据记载,1500年前的诺斯替教派(Gnostiker)就有“常规化暴力”行为,而其他人一直试图与产生于启蒙运动时期的“共济会”(Freimaurer)和“光照派”(Illimunati)进行联系,这两个组织拥有大量珍贵的神秘学知识。事实上,33%的受害者在调查中承认了“常规化暴力”是由“共济会”操纵的,而且他们的父母也是“共济会”的一员。

    玛格蕾特·史密斯(Margaret Smith)承认,她在研究“常规化暴力”的过程中,通过一些意外线索发现了“常规化暴力”和共济会之间的联系。

    阿莱斯特·克劳利(Aleister Crowley)是上世纪最著名的神秘学家,他正是共济会成员。他致力于研究“性的魔力”和“恶魔崇拜”(把对邪恶的崇拜视作唯一的正道)。在他的著作《律法之书》中,他详细介绍了一场“常规化暴力”的宗教仪式,这场仪式上出现了杀婴的情节。其他涉及到共济会的线索是“长袍”和“烛光”,这正是共济会首创的,但这也不是所有共济会成员都参与其中的证据。

    67%的被调查者承认他们不止被一个组织虐待。不同组织之间常常会进行交流,而公众对此却几无所知。

    其他人认为他们的邪教在“自然”或“人种”方面是合理的。因此,在宣扬日耳曼主义的新法西斯宗教组织中常常会出现“常规化暴力”的情况。在中世纪时期的“秘密兄弟会”中已出现“常规化暴力”的萌芽。

    尚存疑问的“教派”概念

    事实上,“教派”这个概念存在问题——因为很多人认为这个概念意味着“宗教少数者的抗争”。1998年联邦政府通过工作会议确定,出于信仰和思想自由,人们的信仰有多样性,而这种多样性信仰的概念和“教派”的说法是有偏差的。实际上,在法律和学术上人们会使用像“宗教异端”等表达。此外,教派有自己不同的教义。许多教派原本是普世教会的分支,但他们对某些教义进行了极端的解读。马克斯·韦伯尼(Max Weber)对此解释说,教堂是注定的信仰,而教派却是个人的选择。克拉斯·卢曼(Niklas Luhmann)从这些组织的自我定义中得出结论,他们拒绝和外界任何形式的交流,因为他们遇到的任何问题都能在组织内部得以沟通解决。这种与外界的完全隔绝导致了不少暴力事件,具体案例如下:

    1978年,900名人民圣殿教信徒在圭亚那集体自杀。

    1970年,摩门教教主欧文·黎巴让杀害25人。

    1984年,在德国也相当活跃的奥修教在美国小城达拉斯(Dalles)传播沙门氏菌。

    1993年,由于囤积武器事件,大卫教派造成4名政府官员,80名教徒死亡。

    1994-1997年,太阳圣殿教在瑞士、加拿大和法国制造了大规模谋杀案。

    至今还活跃在智利的“尊严殖民地”邪教,虐待儿童并迫害皮诺切特的政敌。

    2000年3月,乌干达邪教组织“恢复上帝十诫运动”制造了一起大规模自杀活动,被杀害人数达1000余人。

    德国:监督教派——国家还是教会的职责?

    德国的邪教组织远少于美国。研究和控制教派的工作长期以来由教会执行,而教会也发生了许多性侵儿童的丑闻。早在魏玛共和国时期,法律就规定了教会作为宗教组织有权得到法人团体的地位。除了基督教,只有伊斯兰艾哈迈迪组织获此特权。这些法律赋予了教会许多特权——比如他们可以向教徒征税。同时,这部法律也避免了世俗与宗教的完全分离。教会还能影响教授的任命权。他们也接受国家委托,关注教派的发展。国家放任教会自由发展,对受害者放任不管,也对教会的暴力行为置之不理。教会能够根据自身需要来决定,检察机关何时介入调查或是否进行调查。

    “每当有封闭的思想出现时,儿童就会受到来自家庭或者封闭组织的伤害。”在一个自由的国度对儿童的选择进行干预是件难事;当父母陷入封闭组织的泥潭中时,这个组织就会对儿童的成长进行控制。他们几乎没有任何逃避的机会。只有在成年之后他们才能摆脱这种阴影,但这却在他们童年生活中留下了永远的伤疤。

    至于德国有多少在教派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儿童,还需要进行再次调查。众所周知,耶和华见证人在德国约有30万成员。但科学教、以及其他许多自由教会都拒绝接受“教派”这个概念。

    以下是德国的自由教会:

    门诺会约有2万成员。

    浸礼宗有8.65万成员。

    贵格会约有400名教徒和庞大的交际圈。

    亨胡特兄弟会约有8000名成员。

    福音会——卫理会约有4.38万教徒。

    救世军约有2000名成员。

    米尔海姆——鲁尔的基督教联合会约有3700名成员。

    独立新教——路德教会有约4.3万名成员。新教——下萨克森州归正宗约有6900名成员。七天基督再生论者组织在582个教区范围内有3.54万名成员

    自由教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学校,信徒的孩子们在教会的学校上学。但这些学校在不同组织之间有很大不同。自由教会中的家庭,经常会对孩子施加暴力,因为他们认为暴力是一种有效的教育手段。

    还有最近几年在德国逐渐发展壮大的灵恩派(Charismatiker)。他们认为恶魔侵蚀了社会,所以他们对儿童进行了驱魔仪式。这个组织有森严的等级制度,他们严格控制教徒的思想行为,教徒不得接触其他教义,并且儿童在成长过程中要严格遵守教义。

    灵恩派运动:

    1.传统的灵恩教徒集中在法兰克福联邦的灵恩教区,约有2.5万受洗教徒。

    2.新灵恩运动有多个中心,如柏林、鲁尔区、汉堡和美茵河畔法兰克福。

    3.在基督教区科隆,其所谓核心团队成员在15名以内。

    4. 慕尼黑的柯尼诺亚·乔凡尼亚·巴蒂斯塔大本营5.在柏林也有许多教区

    6.在罗特维尔的犹太教灯台福音社区活动

    还有一些所谓的“新基督教”团体,这些团体组织的结构和目标各不相同。比如:

    1.基督教联盟共有141个教区,大约1.2万名成员,而该联盟爱好者的数量大约有成员的四倍多。

    2.基督教牧人和牧群组织重点在萨克森州、图灵根州和巴伐利亚州北部活动。

    3.基督科学有超过90个教堂分支和6个高校协会,该组织的成员数量未对外公布。

    4.约翰尼斯教会有3000名成员和45个教区,总部位于柏林。

    5.摩门教——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有16名主教,6名传教士,178个教区,大约有3.6万名成员。七十年代末期成员有2.2万名。该教位于欧洲的总部设在法兰克福。摩门教分布在在全德国范围内175个城市。

    6.新圣徒教会有超过3000个教区。

    7.新教堂/斯韦登伯格教堂有不到100名成员和小范围内的交际圈子一些小团体逐渐形成了所谓的自由“信徒教区”,比如:1.信徒犹大——神圣社会主义组织有大约6000名成员,主要分布在德国东部 2. 信徒基督——有大约2万名成员,其中有1.4万名成员位于德国东部,这些成员建立了约190个教区。3. 改革使徒教区联盟有约3000名成员和大约50-60个教区4. 信徒联盟有大约110个教区和1万名成员6. 以黑森州为总部的信徒教区。

    这些小众组织建立了多个所谓的自由“信徒教区”。这些数据表明,德国也许有至少50万的儿童在“宗教异端”的影响下成长。虽然不是所有儿童都遭受到虐待——但他们一般都会接受到一种独裁的世界观,他们的思想自由受到限制。但德国社会上所谓的“信仰和思想自由”理念却在放任这些异端思想的发展,于是父母在这些异端思想的影响下将孩子送进这些组织。更严重的是,只有发生了极端情况,法律和当局才会对宗教异端采取措施。并且,脱离邪教组织和受害者咨询站大多是一种自发性的组织或由教会建立。

    儿童是邪教的牺牲品

    独立的幼儿园、学校,共同的居住模式,甚至没有“信仰选择自由”,孩子们在荒谬的世界观中成长,他们从记事起就被洗脑。严重的是,如果孩子的父母想要脱离邪教,就会产生监护权的纷争,而邪教组织拥有雄厚的资金支持上诉。不管是打着基督教旗号,还是其他的邪教,这些组织的背后存在一个在“精英知识”要求下的世界观。这种世界观可能是要求教徒承认世界末日,又可能是通过先知和教主传递上帝的指令。他们都视自己为真理的掌握者,比教会以外的所有人都更有智慧。比如在德国的克利须那教派和科学教。将儿童从邪教中解救出来已不再是新问题了,比如:1992年,“爱的家庭”(上帝之子)被控性虐儿童,警察从中解救了16名儿童。直到今天,这个由大卫·伯格(David Berg)创建的邪教还在否认这项指控。这个邪教的大部分教规都是基于一条内容为“性是一种基本需求”的教规,在这条教规下儿童也成了教徒们满足性欲的工具。虽然早在1978年,他已解散了这个组织,但“爱的家庭”继承了这种思想。儿童被鼓励与成人或其他孩子发生关系。许多儿童在“没有禁忌”、“性解放”的幌子下被性侵。

    科学教

    近几年在德国活动频繁的科学教也表现出控制儿童的趋势。科学教创始人拉斐特·罗纳德·哈伯德(L.Ron Hubbard)认为这一切是“为了尽早将儿童改造的更好”。教徒要像对待成人那样对待儿童,儿童必须参加“排除有害印象精神治疗法”会议。这是哈伯德对付负面影响的手段,让儿童通过长期的心理和精神会议得到“净化”。进入“审查”环节后,儿童就像被催眠一般,会顺从家庭,陷入一个固定的精神控制体系。儿童在成长中对世界产生了畏惧心理,他们在小时候对安全感的渴望被教徒人为的阻止。虽然这是一种心理虐待的形式,但哈伯德拒绝将蒙声不吭解释成“痴呆”,而是推荐了一份自创的儿童养育方案。对妇女,特别是身处教派高层的妇女,实行有计划的堕胎,这样他们就不会对教派中的任务分心了。科学教的标志是对财富和时间的追求。目前,科学教已处在联邦宪法保卫局的紧密监视下。

    普世生命

    这个新基督组织发展的成员在数千至近万人,是由德国人加布里蕾·维特克(Gabriele Wittek)创建的。1975年,她成为这个组织的女先知。“普世生命”在维尔茨堡附近有自己的“基督企业”、居住区和学校,并进行有机产品生产。据他们自己称,这是个原始基督区,所以他们并不狂热和偏执。所有教徒的孩子都在内部幼儿园就读。他们有得到国家承认的托儿所,非信徒也能在组织中获得服务。教徒们相信轮回,父母是孩子自己选择的。由于前世的不洁,他们的灵魂不能进入天堂。因此,孩子们背负着内疚感。普世生命最高戒律是和谐,教徒不得产生任何争执,也不得表达任何负面情绪。当孩子们产生愤怒、嫉妒等类似感受时,他们要马上进行忏悔。教徒们必须要摒弃个性,个人服从组织。巴伐利亚法院把“普世生命”看作“极权组织”,但这一定义没有宪法依据。事实上,这个组织认为所有对他们的批评都是阴谋,尤其可能是来自天主教会的阴谋。

    耶和华见证人

    19世纪末,耶和华见证人创建于美国的匹兹堡。1914年,创始人查尔斯·泰兹·罗素(Charles Taze Russell)宣称耶稣回来了。但是由于预言没有应验,于是这个组织转移到了德国。该组织在德国的中心位于黑森州的陶努斯(山区),但总部位于美国纽约。儿童在学校或与社会接触时,要严格遵守教内的行为标准。他们不能在生日和圣诞节举行庆祝活动,遇到生命危险时也不能接受输血。耶和华见证人邪教以严苛而著称,忍耐力训练是他们训练儿童的重要方式。孩子们相信自己只要遵守最严苛的教义,就会被选中上天堂。许多家庭成员都会生育多个孩子,夫妻之间的两性关系只能和生育有关。这些孩子在耶和华见证人组织所创造的世界观里成长,当他们长大后,就成了这个组织稳定的接班人。他们相信,在耶稣复活后,自己将获得赞扬。由于他们生活在社会边缘,所以脱离组织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不是所有的教派或“宗教异端”都会虐童。许多组织还会提供爱、友好和另一种生活方式。与世隔绝使他们免遭毒品、暴力的侵害和价值迷失,但这也导致了儿童无法融入组织以外的社会。在这种氛围下,虐童行为就变得更容易发生。而且孩子们接受灌输式的教义,使得他们无法做出个人决定、表达个人想法和拥有私人空间。

    “常规化暴力”既存在于邪教、黑社会等组织内部,也波及外部社会。幸存者的讲述、警方调查和学术研究都证明了这点。听起来这些残酷的行为似乎是不可能的,但它们却真实存在了。在这些事件中的牺牲者和幸存者都是证人。那些罪犯对他们进行了长时间的洗脑,所以聆听这些人的倾诉才是最紧要的事,而不是试图解释他们的疯狂行为。

    参考文献:

    [1] Claudia Igney In: Claudia Fli?, Claudia Igney (Hrsg.): Handbuch Rituelle Gewalt. Pabst, Lengerich 2010, S. 67–104, hier: S. 69–71

    [2] Margaret Smith: Gewalt und sexueller Missbrauch in Sekten, S. 62

    [3] Margaret Smith: Gewalt und sexueller Missbrauch in Sekten, S. 206

    [4] Caberta, Ursula: Schwarzbuch Esoterik. 2010 Gütersloher Verlagshaus

    [5] Renate Schmidt: http://www.pinselpark.org/religion/sekten/auflist.html

    [6] http://gerhard-kassing.blogspot.de/2013/04/freikirchliche-christen-prugeln-ihre.html

    [7] Renate Schmidt: http://www.pinselpark.org/religion/sekten/auflist.html

    [8] Renate Schmidt: http://www.pinselpark.org/religion/sekten/auflist.html

    [9] Renate Schmidt: http://www.pinselpark.org/religion/sekten/auflist.html

    [10] http://www.bbs-wertheim.de/bvg_1.html

    原文网址:http://diestoerenfriedas.de/sekten-und-rituelle-gewalt-wie-die-ignoranz/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1515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