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乌克兰专家:法轮功偷梁换柱捏造证据
2016年12月19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核心提示:在关于“器官活摘”的所谓《调查报告》出炉10周年之际,两个大卫及美国“捍卫民主基金会”成员伊森·葛特曼又以“独立维权人士”之名抛出《2016年更新报告》,称中国活摘法轮功人员器官、杀戮150万人。乌克兰全国记者联盟成员、知名反邪教专家对此撰写系列驳斥文章,这是第三篇,就“独立维权人士”的“活摘”证据来源、论据漏洞、论证方法进行分析驳斥。

第一篇:《乌克兰专家:法轮功制造谣言抹黑中国》(http://anticult.kaiwind.com/xingao/2016/201608/08/t20160808_4147106.shtml)

第二篇:《中国数百万例器官移植从何而来?》

凭空捏造的两千份证据

调查的可信度取决于证据来源及相关资料。如果说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2007年写的调查报告是针对共产主义的《黑皮书》的第一次脚注的话——作者的观点已十分明了,但他们竭力隐藏个人观点和调查的政治背景的拙劣伎俩也昭然若揭。

法轮功网站吹嘘道:“报告采用了2300多份文件,这些文件是通过对数百个中国医院、医疗点的调查得来的。”看来,那样的论据应该是真实、诚信的,是经得起验证的。的确,《报告》的调查资料长达200页,包含有2364条个人观点,但大部分在没有得到哪怕是随意的注解的情况下便被称之为“文件”了。

很多事关重大的论据,如,具体的器官移植事件过程、证据、“调查结果”的来源链接是法轮功网站明慧网。问题在于,“明慧网”不是医学专业网站,而是法轮功邪教网站,“非政府组织”、“中国迫害法轮功罪行调查联盟”也是“明慧网”编辑部以及法轮功信徒组建的。姑且不谈自认为是受害方的调查,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被视作公正调查,也不谈西方令人尊敬的人权卫士们引用法轮功网站的所谓“调查结果”并在全世界媒体发布,但同样是那个法轮功网站,竟然还登载法轮功信徒的“神迹”,例如: “邪恶再次从电视里逃了出来,但这次跟第一次不一样,跳出来的不是X党的邪恶形象,而是动漫人物。我很喜欢看常人的动画片。当那些动漫人物从电视里跳出来的时候,我们就发功,发出的功瞬间变成金光闪闪的圆点,追向那些邪恶,而邪恶则分崩离析、落荒而逃。有的从阳台上逃离消失,有的躲到隔壁房间,我怀疑是藏进妈妈的工作电脑里了……这些动漫人物是动漫制作出来的,不符合大法,因此必须用正念销毁它们。”

我要强调的是:见证数百万各种器官活摘的人正是那些看见电视机里跳出鬼怪并撰写此类神迹的人。请找出前者比后者能更可信的理由,哪怕一个也好。估计乔高、麦塔斯和葛特曼有这样的理由。

《更新报告》引用的大部分“文件”来自中国各家医院官方网站的参考信息,作者的用意是想用这些信息作为证据,但给人留下难以抹去的印象却是滥竽充数。比如,在301军医院工作的有6名院士、184名博士、293名学士等等,可想而知,他们中大部分人从事其他领域的医学工作,而不是做器官移植的,那么,这种信息与器官移植黑幕调查及指控有什么关系呢?

“人权卫士”的臆想医学

《更新报告》作者的论证方法,可用法学术语称之为“偷换证据”。“人权卫士”们把几十家医院公布的器官移植的数量累加起来,试图证明,实际数字远远超出官方公开的每年1万例器官移植数据。一个简单的真相是,重要器官的活体移植手术是很复杂的手术,往往需要邀请其他医院和高校的专家教授来共同完成,因此,有可能几家机构对同一例手术同时进行统计。而“人权卫士”们这么简单的事情却没有想到,尽管他们刚刚才引用了法轮功关于民用医院邀请军医外科医生的说词。

就算按他们的计算方法,中国器官移植的统计数据因某些原因确实少了,但也不该因此而指控,未统计的器官移植手术的器官供体是信仰死刑犯,且言之凿凿是法轮功信徒。这是他们论证的主要漏洞。

《更新报告》有很多荒谬的怪论,需要作者们必须做出某种解释,其中之一就是“法轮功信徒的器官是主要来源”。如果当今的中国是地球上的终极地狱,血腥政权为获取器官杀戮数百万公民,那么,杀谁岂不都一样?这个命题出自法轮功的自我神话,说法轮功极其神圣伟大,而中共制度与生俱来就邪恶、黑暗无比,极端仇视法轮功的崇高道义和“真善忍”,妄想对法轮功施以最恐怖、最血腥的迫害和杀戮。然而对于西方受众来说,那种说法显然是不合适的。因此,“人权卫士”们换种说法:“由于法轮功信徒保持良好的生活方式,他们的器官质量很好”。这个在报告中被反复强调的说法,是支撑更新报告整个结构的关键逻辑之一。。

令“人权卫士”们不快的是,法轮功宣传的“练功人不生病”的神迹,与实际毫不相符。恰恰相反,法轮功用“祛病健身”的许诺吸引人们却导致很多人出现健康问题。此外,部分老龄法轮功习练者器官已相当衰老,用来器官移植毫无意义。

结果,大肆吹嘘“法轮功具有强身健体”功效的宣传引起了很大争议,并频频遭到中外医生的批驳。乌克兰卫生部运动医疗高级专家В.И.尼奇博鲁克博士在其学术论文《对法轮功“祛病健身”之规定、观点及体系的评估》中写道:“习练法轮功会引起人体内分泌、神经血管系统以及心理的不可操控的能量过程。练功对人体精细结构造成的干预后果难以预料,这种干预可能会导致人体器官和系统工作的长期失衡,形成幻觉、抑郁等精神疾病。法轮功头目要求学员不要关注病情、不要去看医生,这会延误诊断和治疗。”乌克兰教育科学院社会政治心理学教授В.А.瓦修京斯基也作出鉴定结论:“法轮功理论在社会上特别是在当今乌克兰社会已有相当传播,毫无疑问,会造成危害,会危及居民健康。”

为了强调“健身”效果,李洪志还许诺信徒,练法轮功不仅可以健身,还可以永葆青春:“性命双修功法就是从根本上改变人体分子结构,使人体细胞充满另外空间的高能量物质”,“这个人从此后不会自然衰老,他的细胞不会消亡,那么他就青春永驻了”(原文——译注)。如此许诺的实际后果显而易见,不仅遭致很多批评,就连法轮功的官方媒体也不得不经常发布“经受病业考验”、有关信徒夭亡原因的文章,对患病信徒灌输“病是思想业”(见法轮功网站。其实不然。当年中国取缔法轮功邪教的原因之一,就是大量习练者因相信法轮功“包治百病”的神迹而最终导致死亡。也正是这个原因,监狱场所对法轮功信徒的健康特别关注,经常给他们做细致的体检,而《报告》作者却以此作为器官活摘前期准备的证据并横加指控。

“人权卫士”们对法轮功信徒身强体健的神迹不加批评地接受并以此作为《报告》的论据,他们这种医学臆想屡见不鲜,又如:“绝大多数是非麻醉器官活摘,以最大程度保持器官的新鲜度和功能”(见俄文法轮功网)。

非麻醉活摘会剧痛致休克,这对被摘器官会有什么影响,“反血腥政权斗士”们全然不知,在他们创作恐怖的过程中,哪怕就近向外科医生咨询也是多余的,他们只需要足够震撼的想象力。

于是,专家们对“人权卫士们”涉及医学命题的意图只是付之一笑也就不足为奇了。世界卫生组织器官移植项目负责人何塞·努涅斯在香港国际大会上发言反驳,指出,《报告》称中国器官移植一年6至10万例,这相当于全球一年的器官移植数量,这是不可能的。

高德温法则

“高德温反纳粹类比法则”认为,争论越激烈,辩论中的一方就越容易把对方比作希特勒。在一个尊重自我的社会这一法则得以继续。辩论中首先违反高德温法则的一方会自动成为输家,辩论也自动结束,因为借用希特勒作为论据表明,理性的推理已经结束。《报告》的作者们堪称违反高德温法则的记录保持者:他们的每一篇文章、每一次演讲都少不了对北京的指控,以纳粹、希特勒、死亡集中、大屠杀等作类比,似乎缺少了这些类比,证据就不足为信了。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143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