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寻找中国创客”
2016年12月06日
来源: 新京报
【字号: 】【打印

  昨日,在“寻找中国创客”论坛上,新京报社社长戴自更表示,上海对商业的判断力和对创业的领悟力,依然是全国领先的。

  6月28日,新京报“寻找中国创客”六月论坛在上海举行,新京报社社长戴自更、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光速中国合伙人宓群、红杉资本董事总经理王恺等知名投资人和创业者齐聚现场,围绕上海互联网创业展开讨论。

  在互联网创业地图中,上海一直受到关注。戴自更在致辞中说,上海是金融中心,是时尚之都,这里蕴藏着中国最悠久的商业主义和契约精神。

  今后中国最大的挑战是从0到1

  新京报社社长戴自更在致辞中表示,上海的魔力,其实是以冒险和创新来抓住时代机遇。上世纪三十年代,上海还被西方人称为“冒险家的乐园”,那时候,不只有西方的冒险家来东方淘金,还有无数的民族创业者聚集于此,以冒险和创新精神,书写了上海的经济神话。

  “比如化工大王吴蕴初,大胆地从美国引进成套设备,开创了中国人化工制品现代化生产的先河,而当时的机器制造业巨头朱志尧,更是提出了‘器惟求新’的口号,模仿引进并改良外国先进技术,使之符合国内要求。”戴自更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我们再次来到一个时代变化的前夜,第四次科技革命已经到来,技术和商业创新的力量,正在颠覆传统格局。”

  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发表了主题演讲,他认为现在是创业最好的年代。原因首先是政策好,创业变成了利国利民的事,每一个创业的人带动8.5个人就业,所以对于中国这个人口大国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

  不过阎焱也表达了忧虑,他说,在中国,过去的创业有两种模式。第一种是从0到1,第二种是从1到N。在中国过去20多年里,中国的创业主要是从1到N的创业,“中国的创业更多是拷贝,把别人已经有的东西抄过来做。今后的5年、10年乃至50年,中国最大的挑战是从0到1。”

  光速中国合伙人宓群表示,上海很缺乏一家旗帜性的互联网公司。“我对大众点评被美团并购,还是感到可惜的。如果你成为不了第一名,就要成为跟第一名离得不远的第二名,如果估值做到30亿-40亿美元以上,就有被第一名并购的机会。”

  新京报为什么关心上海创业?

  戴自更在致辞中称,一定有人好奇,为什么一个北京的媒体要来关心上海的创业情况?

  戴自更表示,立足北京,辐射全国,一直是新京报的理念,过去十三年里,上海这座城市所发生的一切,也一直被我们关注着、记录着。

  更深层的原因,源自新京报一直坚持的价值观。从创办开始,新京报就要做一份进步的、美好的报纸。“为此,我们坚持关心真正的时代议题,以媒体的力量推动社会变革。”

  戴自更说,近年来,创业创新大潮风起云涌,网络专车正在颠覆落后的出租车体制,互联网医疗则在努力解决中国医疗信息不对称和资源不均衡问题。创业创新已是当今世界发展的大趋势,正因于此,我们在2015年启动了寻找中国创客项目。

  新京报成立专项投资基金

  在寻找中国创客第一季活动中,新京报邀请了10位企业家和投资家,柳传志、王健林、俞敏洪、雷军、郭为、周鸿祎、李开复、沈南鹏、徐小平、熊晓鸽,担任中国创客导师,举办各类专题、活动和论坛,让导师与创业者进行交流、辅导,对创业企业、导师、各类活动进行广泛的宣传报道,总计已刊发报道50多万字,报道了200多位创客。

  新京报还组织了“年度中国创客”评选,从报名参加和机构推荐的数千家创业企业中,遴选出50家进行大众投票,产生前30家企业,由创客导师选出10个“年度中国创客”,两个“中国创客”特别奖。同时评选出12家新锐创投机构。颁奖典礼在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的乌镇举行,柳传志、雷军等到场颁奖。

  截至今年5月,新京报报道的200家企业,已有66家企业完成一轮融资或两轮融资。在公开估值的项目中,54个项目市值过亿、9个项目过10亿,平均市值增加4.7倍。

  今年是寻找中国创客的第二季,新增5位导师:马云、张近东、阎焱、汪潮涌、毛大庆,也得到更多创投界人士的大力支持。

  戴自更说,新京报今年和包括红杉资本、IDG资本、真格基金、创新工场等60多家优秀投资机构合作,也成立了专项的投资基金,从活动中脱颖而出的优秀项目,将有机会直接获得投资。

  ■ 干货

  戴自更:见证双创时代更有活力的上海

  6月28日,在新京报“寻找中国创客”六月论坛上,新京报社社长戴自更表示,作为中国最有商业积淀的城市,上海对商业的判断力和对创业的领悟力,依然是全国领先的。在这一波双创浪潮中,相信上海不会缺席。

  上海能成为创业者的冒险乐园吗?

  如今的上海,还能成为创业者的冒险乐园吗?

  戴自更说,提出这个问题的背景之一,是为人熟知的互联网BAT巨头都绕开了上海。在之前,寻找中国创客进行的一项调查中发现,上海虽然拥有多达2039家本地创投机构,是杭州的近4倍,但其中,宣称投资策略为本地公司的仅有359家,占比不到20%。

  “最近很多人说,一个以大资本为核心的金融城市,很难再次成为一个创新的硅谷,上海是一个没有互联网基因的城市。”戴自更表示。

  一些人于是悲观地判断,上海没有培育新型超级大公司的土壤。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一些投资家也认为,上海人比较抗拒风险,很少会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跨界创业,更喜欢已经被验证的商业模式,偏向保守。

  “那么,作为金融之都的上海,是否已不再有锐意冒险的创新精神了呢?创业的浪潮里,上海的大公司之问,是真命题还是假概念?”戴自更说,新京报寻找中国创客论坛来到上海,正是要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

  提到伟大公司,绝不能避开上海

  “寻找中国创客第二季,我们的目标是要寻找未来能够影响并改变中国的伟大公司。”戴自更表示,“提到伟大公司,就绝不能避开上海。这里是中国商业文明的起点,这里曾诞生过中国最早的富于创新精神的创业者,作为中国最有商业积淀的城市,上海对商业的判断力和对创业的领悟力,依然是全国领先的。”

  作为金融之都和时尚之都,上海先天就有资本和市场的双重优势。从寻找中国创客此前的调查来看,在金融和消费升级领域,上海的创业者们都独树一帜。

  “我相信上海不会缺席这样的浪潮,在上海打拼的企业家和年轻人,也不会允许自己缺席。”戴自更称,“我非常荣幸能和各位一起,共同见证和建设一个双创时代更有活力的上海。”

  ■ 语录

  提到伟大公司,就绝不能避开上海。这里是中国商业文明的起点,这里曾诞生过中国最早的富于创新精神的创业者,作为中国最有商业积淀的城市,上海对商业的判断力和对创业的领悟力,依然是全国领先的。

  ——戴自更

  在中国过去20多年里,中国的创业主要是从1到N的创业。今后的5年、10年乃至50年,中国最大的挑战是从0到1。

  ——阎焱

  如果你成为不了第一名,就要成为跟第一名离得不远的第二名,如果估值做到30亿-40亿美元以上,就有被第一名并购的机会。

  ——宓群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曾庆雪

  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10541119135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