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秦腔戏为什么听起来像是吵架
2016年12月05日
来源: 凯风陕西
【字号: 】【打印

  秦腔,大秦之声,民间谓之曰“桄桄乱弹”,它以慷慨激越气势高昂闻名华夏。因其唱起来粗喉咙大嗓子,又被人们称为“吼”秦腔。吼,原是描摹野兽嚎叫的,何以用来指唱秦腔?原来,秦腔戏里的净角,一旦唱起来就血脉偾张声震屋梁,如狮吼,如虎啸,如狼叫,这一个“吼”字,实在是说尽了秦腔特征。

  全国有300多种地方戏,何以只有秦腔配称“吼”?根本原因是秦腔发端于吵架。

  秦腔戏里常出现吵架场面,吵闹时往往有净角出现,净角吼起来,脖子上的青筋暴起,眼睛睁得如铃铛,老百姓曰:“努大净”或“挣破颡”。且听《铡美案》中的“三对面”片段:

  包公:要斩要斩实要斩,

  皇姑:不能不能实不能。

  皇姑:好一大胆包文正,

  包公:哪怕上殿见主公!

  ……

  皇姑急躁,包公激动,你一言,她一句,吵得实在是不可开交。交紧处,情绪越高涨,吐字越快,如竹筒倒核桃,哗哩哗啦,一个字也听不清。

  在《斩单童》里,单童一见敬德,一口恶气窝在胸中,咬牙切齿,历数其之不仁不义,斥骂其之投降变节,张扬自己的坚贞不渝,那吼声,配上五花脸,英雄好汉的形象活脱脱立于天地间。

  再说《斩秦英》,秦英打死太师,在吼声中,尽情展现了他无怨无悔,刚直不阿,决不屈服的大丈夫气势。秦腔在解决矛盾时,大开大合,生、蹭、冷、倔,往往以吵的形式开始,吵吵嚷嚷,急了恼了,又以骂的形式收场,骂声不绝,骂声光彩照人,骂声赢得满堂喝彩。其他地方戏中也有吵,也有骂,但没有秦腔那样饱满、响亮。人之将死,嘴硬如铁,骂声不绝,这似乎有些二杆子劲。“20年后又是小伙子。”鲁迅说这是阿Q精神。但是,从另一方面讲,这难道不是一个人更高贵、更难得、更令人尊敬的品质吗?在秦腔中,骂是吵的另一种形式,是一种精神,是一种气魄,更是一种抗争。骂,是从心里头吼出来的,是从腔子里涌出来的,吵得酣畅,骂得痛快,死得决绝。

  秦腔源于吵架的根本原因是风土人情所致。

  半坡先民是5000年前的秦人。他们知道种粟(谷),知道捕鱼,知道狩猎,过着定居生活,是文明、古老的民族。黄河文化的渭水流域,经济发达,人烟辏集,来往密切,已形成氏族社会。他们有自己独特的语言----秦腔的前身。语言的发展变化是十分缓慢的,我们可以推想,半坡先民大体上说的是今日关中的方言。字音咬得很重,很响亮,唇齿相合,气流擦出,唱得硬气,说得有力。从某个角度说,说和唱是一回事。从说发展到唱,当然有一个过程,但唱一定具有说的特点。民间说唱艺术往往是说说唱唱,边说边唱,有时说和唱也难以分清。北京“鼓书”、东北“二人转”、陕北说书、关中道情,无不具有这种特点。总之,有什么样的方言,便有什么样的唱腔。可以猜想:半坡人已有完整的发音系统,能够把自己的思想感情传达给别人。

  有了矛盾,就会争吵;有了争吵,或者有骂----这是最原始的秦腔。

  到了周代,先民以镐京为都,以现今西安市为中心的关中地带是周的一个封国,国号称秦。秦,双手持禾的意思,表示以农立国。周人兴于岐山,对秦地语言虽有影响,但同属陕西人,是一种语系。到了春秋,秦国比较闭塞。秦始皇实行改革,建都咸阳,说的话仍是半坡先民的腔调。及至汉唐,秦地语言曾一度是官话,是影响最大的语言。元代以后,全国政治经济中心逐渐转向北京。但秦人务农定居,物阜民丰,相对稳定,语言方面受到的影响不大。北方语从此形成两大系统----以北京为中心的河北省方言和以西安为中心的秦地方言。作为剧目来说,京剧越来越城市化,秦腔却越来越乡村化。秦腔和京剧由合而分,逐渐成为有显著特色的地方戏。

  秦腔的吵闹缘于秦人的性格。秦人三句话说不上来就会吵,吵得不过瘾就骂;秦人喜骂,尿不到一个壶就会说脏话。“陕西愣娃”远近出名。在关中,十有八家有吵架的历史。秦地夫妻,未曾吵过架的极为罕见。秦人吵架,不见得就会发展到离婚的地步。笔者见过很多农村夫妇,一结婚就吵,吵了几十年,如今白发苍苍儿孙满堂仍在吵。这是秦人刚烈性格的表现。秦人吵闹,如黄河咆哮,如迅雷炸响,如重槌击鼓,如骤雨打篷,倏然而起,倏然而止。秦人怎么吵,就在舞台上怎么吵。秦腔中有些唱实际是说,和说话、吵架无多大区别。比如,包公与皇姑的对唱,实际上和秦人平日说话大致相同。

  秦人用吵说理,用吵抒情,逐渐形成了一种思维模式,把它搬上舞台,便成了吵的艺术。秦腔是一种很热闹的戏,热闹的氛围是通过净实现的。无净则无吼,自然也就没有热闹可言了。至于那黑头一出场,满身正气,一声吼出,梁尘飞腾,舞台晃动,往往此时,掌声雷动,吆喝四起,演员更吼得带劲。若是唱砸了,没吼起来,或响度不够,就会砖头瓦块撇向舞台。这种台上台下的互动行为,呈现了秦腔的粗、蛮、狂。南方人看秦腔,疑惑怎么吵架吵到舞台上?秦人看南方戏,往往坐不住,因为那里面听不到吼的声音,谁耐烦?

  昔日,秦人有三好:秦腔,油泼辣子,白面馍。这些都已经实现。一些村镇搬迁改造了,乡村的高音喇叭也拆除了,秦腔又在广场的音箱里,在公园的广播里响起来:于是包公与皇姑吵,秦英与太师吵,岳元帅与秦桧吵,单童与敬德吵,杨延景与八贤王吵,《看女》两亲家吵,吵得热热闹闹,吵得欢欢喜喜。

  秦腔之吵,当居世界之冠。心情不好时,听听秦腔,或是自己吼上一嗓子,顿觉神清气爽,这比什么药都要灵验的。

秦腔戏为什么听起来像是吵架

发布日期:2016年11月01日   文章来源:凯风陕西   作者:翟孝章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秦腔,大秦之声,民间谓之曰“桄桄乱弹”,它以慷慨激越气势高昂闻名华夏。因其唱起来粗喉咙大嗓子,又被人们称为“吼”秦腔。吼,原是描摹野兽嚎叫的,何以用来指唱秦腔?原来,秦腔戏里的净角,一旦唱起来就血脉偾张声震屋梁,如狮吼,如虎啸,如狼叫,这一个“吼”字,实在是说尽了秦腔特征。

  全国有300多种地方戏,何以只有秦腔配称“吼”?根本原因是秦腔发端于吵架。

  秦腔戏里常出现吵架场面,吵闹时往往有净角出现,净角吼起来,脖子上的青筋暴起,眼睛睁得如铃铛,老百姓曰:“努大净”或“挣破颡”。且听《铡美案》中的“三对面”片段:

  包公:要斩要斩实要斩,

  皇姑:不能不能实不能。

  皇姑:好一大胆包文正,

  包公:哪怕上殿见主公!

  ……

  皇姑急躁,包公激动,你一言,她一句,吵得实在是不可开交。交紧处,情绪越高涨,吐字越快,如竹筒倒核桃,哗哩哗啦,一个字也听不清。

  在《斩单童》里,单童一见敬德,一口恶气窝在胸中,咬牙切齿,历数其之不仁不义,斥骂其之投降变节,张扬自己的坚贞不渝,那吼声,配上五花脸,英雄好汉的形象活脱脱立于天地间。

  再说《斩秦英》,秦英打死太师,在吼声中,尽情展现了他无怨无悔,刚直不阿,决不屈服的大丈夫气势。秦腔在解决矛盾时,大开大合,生、蹭、冷、倔,往往以吵的形式开始,吵吵嚷嚷,急了恼了,又以骂的形式收场,骂声不绝,骂声光彩照人,骂声赢得满堂喝彩。其他地方戏中也有吵,也有骂,但没有秦腔那样饱满、响亮。人之将死,嘴硬如铁,骂声不绝,这似乎有些二杆子劲。“20年后又是小伙子。”鲁迅说这是阿Q精神。但是,从另一方面讲,这难道不是一个人更高贵、更难得、更令人尊敬的品质吗?在秦腔中,骂是吵的另一种形式,是一种精神,是一种气魄,更是一种抗争。骂,是从心里头吼出来的,是从腔子里涌出来的,吵得酣畅,骂得痛快,死得决绝。

  秦腔源于吵架的根本原因是风土人情所致。

  半坡先民是5000年前的秦人。他们知道种粟(谷),知道捕鱼,知道狩猎,过着定居生活,是文明、古老的民族。黄河文化的渭水流域,经济发达,人烟辏集,来往密切,已形成氏族社会。他们有自己独特的语言----秦腔的前身。语言的发展变化是十分缓慢的,我们可以推想,半坡先民大体上说的是今日关中的方言。字音咬得很重,很响亮,唇齿相合,气流擦出,唱得硬气,说得有力。从某个角度说,说和唱是一回事。从说发展到唱,当然有一个过程,但唱一定具有说的特点。民间说唱艺术往往是说说唱唱,边说边唱,有时说和唱也难以分清。北京“鼓书”、东北“二人转”、陕北说书、关中道情,无不具有这种特点。总之,有什么样的方言,便有什么样的唱腔。可以猜想:半坡人已有完整的发音系统,能够把自己的思想感情传达给别人。

  有了矛盾,就会争吵;有了争吵,或者有骂----这是最原始的秦腔。

  到了周代,先民以镐京为都,以现今西安市为中心的关中地带是周的一个封国,国号称秦。秦,双手持禾的意思,表示以农立国。周人兴于岐山,对秦地语言虽有影响,但同属陕西人,是一种语系。到了春秋,秦国比较闭塞。秦始皇实行改革,建都咸阳,说的话仍是半坡先民的腔调。及至汉唐,秦地语言曾一度是官话,是影响最大的语言。元代以后,全国政治经济中心逐渐转向北京。但秦人务农定居,物阜民丰,相对稳定,语言方面受到的影响不大。北方语从此形成两大系统----以北京为中心的河北省方言和以西安为中心的秦地方言。作为剧目来说,京剧越来越城市化,秦腔却越来越乡村化。秦腔和京剧由合而分,逐渐成为有显著特色的地方戏。

  秦腔的吵闹缘于秦人的性格。秦人三句话说不上来就会吵,吵得不过瘾就骂;秦人喜骂,尿不到一个壶就会说脏话。“陕西愣娃”远近出名。在关中,十有八家有吵架的历史。秦地夫妻,未曾吵过架的极为罕见。秦人吵架,不见得就会发展到离婚的地步。笔者见过很多农村夫妇,一结婚就吵,吵了几十年,如今白发苍苍儿孙满堂仍在吵。这是秦人刚烈性格的表现。秦人吵闹,如黄河咆哮,如迅雷炸响,如重槌击鼓,如骤雨打篷,倏然而起,倏然而止。秦人怎么吵,就在舞台上怎么吵。秦腔中有些唱实际是说,和说话、吵架无多大区别。比如,包公与皇姑的对唱,实际上和秦人平日说话大致相同。

  秦人用吵说理,用吵抒情,逐渐形成了一种思维模式,把它搬上舞台,便成了吵的艺术。秦腔是一种很热闹的戏,热闹的氛围是通过净实现的。无净则无吼,自然也就没有热闹可言了。至于那黑头一出场,满身正气,一声吼出,梁尘飞腾,舞台晃动,往往此时,掌声雷动,吆喝四起,演员更吼得带劲。若是唱砸了,没吼起来,或响度不够,就会砖头瓦块撇向舞台。这种台上台下的互动行为,呈现了秦腔的粗、蛮、狂。南方人看秦腔,疑惑怎么吵架吵到舞台上?秦人看南方戏,往往坐不住,因为那里面听不到吼的声音,谁耐烦?

  昔日,秦人有三好:秦腔,油泼辣子,白面馍。这些都已经实现。一些村镇搬迁改造了,乡村的高音喇叭也拆除了,秦腔又在广场的音箱里,在公园的广播里响起来:于是包公与皇姑吵,秦英与太师吵,岳元帅与秦桧吵,单童与敬德吵,杨延景与八贤王吵,《看女》两亲家吵,吵得热热闹闹,吵得欢欢喜喜。

  秦腔之吵,当居世界之冠。心情不好时,听听秦腔,或是自己吼上一嗓子,顿觉神清气爽,这比什么药都要灵验的。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67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