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相对以纯学术的立场而进行的书画鉴定纷争(二)
2016年12月05日
来源: 杭州日报
【字号: 】【打印

    

    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前的书画鉴定学术争论相比,九十年代以后也不乏关于学术的书画鉴定事件和始终坚守着学术阵地、坚持学术理想的优秀书画鉴定家。

    九十年代有关于阎立本《步辇图》是宋人仿唐人摹本还是元代以后人伪造的学术争论。徐邦达很早提出此画为宋人摹本,而陈佩秋则认为是元以后的作假。并在上海博物馆举办的“晋唐宋元书画国宝展国际学术研讨会”中,从多个角度对其进行详细的学术论证。

    世纪之交,书画鉴定界最为轰动国内外的学术事件就是关于董源《溪岸图》的真伪学术争论。1999年9月至2000年1月,在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举办了“王己千珍藏中国绘画精品展”,展出唐宋元明清古代书画九十三件。并结合展览举行“中国艺术的真实性研讨会”,对这批古代画迹的真伪问题进行研讨。此次研讨的焦点问题落在了对传为五代董源名迹《溪岸图》的真伪辩论上。参加的专家除了国内以启功为团长组成的七人专家代表团外,(注:七位专家为:启功、杨仁恺、傅熹年、杨新、单国霖、单国强、李维琨)还有来自美国、日本及中国港台地区的书画鉴定专家。人数之多、规模之大,可谓空前。肯定派与否定派的各位专家各自提交了关于《溪岸图》的研究文章,(注:《朵云》杂志第58期刊登了关于董源《溪岸图》真伪争论的专辑,文章如下:方闻(美国)《〈溪岸图〉:从鉴定到艺术史》;何慕文(美)《〈溪岸图〉的实物与文献证据》、《对〈溪岸图〉与张大千两幅伪托作品的比较分析》;夏商《从〈溪岸图〉的笔墨风格论作品之归属》;方元《〈溪岸图〉考辨》;启功《论董元的传世画迹》;古原宏伸(日)《〈溪岸图〉在近代流传中的十个疑点》;高居翰(美)《对〈溪岸图〉的十四点质疑》。)并在大会上发表了意见,进行激烈的辩论,在学术上展开自由讨论,反映了学术研究方法和中西文化观念上的差异,对中国古画的真伪鉴定学术研究,起到了积极的推进作用。

    正如单国强在这次研讨会的报道及随感中所写的那样:“会议最后未能统一对《溪岸图》的认识,但对畅所欲言显示的不同思维方式、审视角度和研究方法,对促进东西方学者的学术思想交流是十分有益的。”(注:单国强《争辩〈溪岸图〉研讨鉴定法——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研讨会报道及随感》,《荣宝斋》,2000年7月)

    这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后关于中国书画鉴定学术研究的典型事例,它与前面六十年代以来书画鉴定的纯学术研究是一脉相承的。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61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