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江之岛电铁 在镰仓高校前遇见灌篮高手
2016年12月05日
来源: 游谱旅行
【字号: 】【打印

    在飞机上看过一部以岚电为第一人称串起几个小故事的日本电影,一个苍老的男声说他跑了100多年都没有变,不过人世间有很多变化云云…一如既往的慢悠悠温暖暖酸兮兮。

    从藤泽换乘江之岛电铁(Enoshima Dentetsu)去镰仓高校前实在是俗得不能再俗但完全没法免俗的路线。不过也许以后就慢慢淡掉了:在日光遇到的岩手县盛冈市的九零后软妹子已经不知道《灌篮高手》了。我们凑出早饭钱焦急地等着下一册出现在报摊上的时候,他们还在母上怀里喝奶呢。

    “电铁”这玩意儿有一种很特别的味道,基本上是单线,必须在一些路段互相让车;在居民区里挤来挤去,伸出手就可以摸到人家的房檐;车厢没几节,慢得比骑自行车快不了多少。岚电(Randen)就是一例,慢慢腾腾地在京都地面上跑了100多年。在飞机上看过一部以岚电为第一人称串起几个小故事的日本电影,一个苍老的男声说他跑了100多年都没有变,不过人世间有很多变化云云…一如既往的慢悠悠温暖暖酸兮兮。

    镰仓高校前站交道口

    江之岛电铁也是如此。在居民区里弯弯曲曲地绕出来突然就来到海边,一片开阔,一片小洛杉矶般的错觉——相模湾里都是冲浪的,街上都是夹着冲浪板等着过马路去冲浪的。在镰仓高校前的交道口不能免俗地拍完经过的电车,然后就决定去江之岛。对于江之岛,我的第一印象来自贵志祐介的《青之炎》:

    “微阴的天空中,鸢鸟和乌鸦成群的胡乱飞舞。迎面吹拂而来的风冷冰冰的。现在才早上八点多,所以行经134号车道的车辆并不多。”

    “節森秀一轻快地踩着变速脚踏车的踏板往前行。”

    “相模湾今天也是风平浪静,层层海浪相叠拍打着海岸,激起了一波波白色的浪花。由于山风从左侧吹向海岸,所以,即使沿着海岸线骑车,也只能闻到些许海的味道。若是向后看,应该能够看到位在江之岛对面富士山隐约的山线。”

    镰仓高校前的海滨公路就是134号国道。“山风从左侧吹向海岸”说明秀一君正在从西向东往家赶——山在北海在南,山左海右。“若是向后看,应该能够看到位在江之岛对面富士山隐约的山线。”后面又提到了“现在他刚好骑到稻村海岬的附近。”说明他在江之岛和稻村海岬之间。刚来美国的时候,马上就对之前看过的美国电影又有了另一番感受。

    就好像狐朋狗友摆了一圈儿八卦之后又补充了一堆背景知识,结果发现同一门洞隔壁老王家的席梦思原来不简单的豁然开朗之感。从镰仓高校前沿着134号国道走向江之岛,海滩慢慢开阔起来,可以直接走直线切过大大的海岸圆弧。在海滩上深一脚浅一脚遛达的时候,就会想起秀一在海滩上埋掉的又被好友挖出来的杀人物证,特别是弯着腰从靠近江之岛的公路桥下面穿过走上人行桥的那一段。

    秀一的由比ヶ浜高中在江之岛电铁由比ヶ浜站附近,不过现实中没有这所高中;他的家在鹄沼站附近,也许贵志祐介曾经在那里生活过。由比ヶ浜离江之岛电铁的终点镰仓有两站,而鹄沼离起点的藤泽是三站,从由比ヶ浜到鹄沼基本上覆盖了江之岛电铁的大部分线路。“位于鹄沼的家到由比滨高中的距离,由地图上测得的数字是7.66公里。在秀一的计划中这一段必须在十五到十六分内走完。” 贵志祐介写书的时候,编辑陪着他一起真的全力骑了一次,“差点让心脏停止跳动”,而书中的主角骑的是专业的公路车,而贵志祐介他们骑的是欧巴桑买菜车。

    来到这里才知道鸢鸟其实是一种鹰,在江之岛大桥附近的特别多。在桥头的休息处啃完了一张章鱼饼——岛上的排队名物,因为队伍莫名其妙地长,所以就想试试。整只章鱼或者大虾沾上面糊在两块厚铁板之间压成山东煎饼那样的饼,饼上会有大虾的完整形状,不过章鱼就乱成一团了。并不好吃。因为电视剧红起来的“恋人之丘”和“龙恋之钟”没有去,虽然秀一和女朋友纪子去了。

    从江之岛下来再坐电铁回到镰仓高校前,傍晚的光线开始变好了,交道口的人也多了数倍,倒不如沿着134号国道再往东百来米去拍海边的江之岛电车。本来想着一路走到镰仓,但是走到七里滨海滩附近的Pacific Drive-in买了杯咖啡就不想走了。这一片刚好是略微凸向海岸的高地,坐在宽大的水泥护栏上,手捧很好喝的咖啡看太阳在江之岛那边落下去…一旦坐下来,就想完完整整地看日落。

    图片提供 王盛夏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58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