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阅微草堂砚谱》 多位大家遗珍
2016年12月05日
来源: 中国商报
【字号: 】【打印

《阅微草堂砚谱》

  清代著名学者纪昀平生嗜砚成癖,常作砚铭,并由当时刘墉、伊秉绶等著名书法家代写,编录于纪昀所著《阅微草堂砚谱》上。

  从《阅微草堂砚谱》上纪昀的砚铭来看,他欣赏砚的自然天成,如一随形砚铭曰:“不方不圆,因其自然,固差胜于雕镌。”而且他还注重砚的质朴素雅,如长方形素砚铭曰:“石则新,式则古。与其雕锼,吾宁取汝。”另外,他对雕工独具匠心的石砚十分欣赏,如题五蝠砚名曰:“五蝠本俗样,此砚布置生动,遂可入赏鉴,即此可悟文心矣。”

  纪昀常与友人互赠良砚,探讨学问。在纪氏砚铭中就记有他与刘墉、铁保等人对砚材的品评。纪昀题铭曰:“冶亭(铁保)尝言,石庵(刘墉)论砚贵坚老,殆为子孙数百年计,余则谓嫩石细润用之最适。”题歙石砚曰:“刚不拒墨,相著则黑。金屑斑斑,歙之古石。”另有题铭云:“端溪石品新旧悬殊,然旧坑未必定佳,新坑未必定不佳。但问其适用否耳。”纪昀还曾在砚铭中提到:“端溪旧石稀若晨星,新石之佳者则此为上品矣。竹虚亦言:歙石久尽,新坑皆采于婺源。然则端紫罗纹久已同归于尽,又何必纷纷相扎乎?......”此论实为“端、歙砚石之争”、“新旧砚坑石之辨”。

  纪昀赏砚取意折衷,砚铭有:“石庵论砚贵坚老,听涛论砚贵柔腻。两派交争,各立门户。余则诏甚互有得失,均未可全。”,纪昀认为砚石“凡能宜墨,即中砚材”并不分伯仲。

  纪昀在一石色微泛绿的砚上题铭曰:“端溪绿石上品”,并将其定为宋代绿端砚。1970年此砚为康生所藏,后经专家鉴定纪昀判断有误,实为明代洮河石砚。砚铭中亦有对砚石产地的争论,纪昀在“澄绿”砚题铭有:“张桂岩以此砚见赠,云端溪绿石,余以其有芒,疑为歙产。老砚工马生曰:是松花江新坑石也,松花江旧坑石多顽,新坑则发墨,以其晚出,故赏鉴家多未知耳。此语昔未所闻,因镌诸砚匣以资博识。”

  纪昀因石中有芒而疑为歙砚,其实端石亦有之。松花江石虽有黄绿两色,但石质细润坚脆,未见有芒,与歙石有显著的区别。而和此砚颜色相近又有芒者,绿端较为可能。

  《阅微草堂砚谱》砚铭内容亦诗亦文,从中可观古时文人品论各地砚石之妙,亦可赏书法之韵,领略其文辞意趣。纪昀虽在鉴别砚材及年代上有所误差,然《阅微草堂砚谱》在砚史上仍有较高的历史、学术价值。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54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