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狐媚君王的红颜祸水第一人——妺喜,究竟是不是美女间谍?
2016年12月02日
来源: 凯风陕西
【字号: 】【打印

 妺(mò)喜,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王朝——夏王朝末代君王夏桀的王后。她生的十分美丽,有诗赞曰:“有施妺喜,眉目清兮。妆霓彩衣,袅娜飞兮。晶莹雨露,人之怜兮”。她原是有施国(今山东省滕州市或湖北省恩施市)人,夏桀征伐有施国时,有施国被迫将她献给夏桀后,夏桀因其美丽,对她十分宠爱,两人纵情声色,恣意享受,据说夏王朝因此而亡国。于是,妺喜与商代商纣王的苏妲己、西周末年周幽王的褒姒和春秋时期晋国献公的骊姬并称为中国古代四大妖姬。她也被称为“千古第一狐狸精”和“红颜祸水第一人”。但是,也有人说她是“我国有史以来第一位女间谍”,这种说法对吗?

  首先,看看妺喜都有哪些“恶行”

  据记载,夏桀见到有施国献上的妺喜年轻貌美,十分喜爱,遂罢兵回到王都斟鄩(今河南省偃师二里头)。为了讨妺喜欢喜,夏桀大兴土木,用玉石建造了琼宫和华贵的瑶台,“日夜与妺喜及宫女饮酒,无有休时。置妺喜于膝上,听用其言,昏乱失道,骄奢自恣,为酒池可以运舟,一鼓而牛饮者三千人,埋其头而饮之於酒池,醉而溺死者,妺喜笑之,以为乐。(西汉刘向著《列女传·夏桀妺喜传》)”,也就是说,夏桀因终日与妺喜饮酒淫乐,不理政事,导致夏朝灭亡。这也是妺喜成为“千古第一狐狸精”和“红颜祸水第一人”的例证。

  此外,妺喜还“美於色,薄於德,乱孽无道,女子行丈夫心,佩剑带冠”,意思是说,妺喜虽然长的十分美丽,但德行浅薄,乱孽无道,而且妺喜还象男子一样,喜欢佩剑带冠,穿着男装。这在当时看来,是十分另类与怪诞的行为。这再次成为妺喜是“千古第一狐狸精”和“红颜祸水第一人”的例证。

  另外,妺喜还有一个癖好:“好闻裂缯之声而笑,桀为发缯裂之,以顺适其意(东汉皇甫谧著《帝王世纪》)”。要知道,在夏代,我国的农业生产还极不发达,而丝绸纺织业也刚刚兴起不久,丝织品珍贵而稀有,妺喜“好闻裂缯之声”这种极其奢侈的癖好,无异于暴殄天物。其不是狐媚君王的红颜祸水又是何物?

  其次,看看妺喜的“间谍”行为

  现在说说夏桀。他虽然宠爱妺喜,但也不是一点儿事不做。后来,夏桀派兵攻打岷山国(今山东临沂市蒙阴县西南),岷山国抵抗不住夏桀的进攻,也只好求和。他们知道夏桀好色,于是向夏桀进献了两个美女,一个叫琬,一个叫琰,夏桀见到二女姿容娇美,十分可人,马上纳之为妃,罢兵回朝。夏桀这个家伙,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特别宠信二女,尽管她们没有为夏桀生下一男半女,但夏桀仍然用苕玉刻上“琬”,用华玉刻上“琰”以示珍爱。《竹中纪年》中是这样记载的“桀命扁伐岷,岷女于桀二人,曰琬,曰琰。厚爱二人,女无子焉,其名于苕华之玉。苕是琬,华是琰,而弃其原妃于洛,曰妺喜,于倾宫饰瑶台居之。妺喜氏以与伊尹交,遂以间夏”。而最早记载妺喜的史书是约成书于战国初年的《国语·晋语一》:“昔夏桀伐有施,有施人以妺喜女焉,妺喜有宠,于是乎与伊尹比而亡夏”。同时,春秋时期孙武的《孙子兵法·用间篇》也说:“昔殷之兴也,伊挚在夏……。故明君贤将能以上智为间者,必成大功。”

  按《说文》上解释:“比,密也”,也就是说妺喜或是因为国仇家恨,或是失宠而怨恨夏桀,于是就作了商朝开国功臣、丞相伊尹(伊挚)的间谍。妺喜不仅设法使夏桀释放了已经被囚禁在夏台的商汤。“召汤,囚之於夏台,已而释之(西汉刘向《列女传·夏桀妺喜传》)”,还向伊尹泄露夏朝的国家机密,最终导致夏朝的灭亡。屈原的《天问》中也有:“桀伐蒙山(即岷山),何所得焉? 妺嬉何肆,汤何殛焉?(意思是:夏桀出兵讨伐蒙山,所得之物又是什么?妹喜怎样恣意放肆?商汤怎样将桀诛杀?)”的记载,另在《楚辞·远游》中还有“吸飞泉之微液兮,怀琬琰之华英”的记载,似乎从另一方面印证了妺喜是商的间谍和“琬”、“琰”两美女的存在。

  三、妺喜到底是“红颜祸水”还是“美女间谍”

  比较相关史书的记载,我们发现,真正魅惑了夏桀的,应该是岷山国的“琬”、“琰”两个美女。据《管子·轻重甲》中记载有:“女华者,桀之所爱也”。《韩非子·难四》上说:“是以桀索琒山(即岷山)之女,……而天下离”。而《左传·昭公十一年》也说:“桀克有缗(即岷)以丧其国”。同时,《吕氏春秋·慎大》中也说:“桀迷惑于妺喜,好彼琬、琰。所谓‘女华’、‘琬琰’,即岷山二女”。这些记载充分说明,夏朝灭亡前,夏桀更喜欢“琬”、“琰”两个美女。

  妺喜这时已经被夏桀“弃其原妃于洛”,如何能够魅惑夏桀。但因为妺喜是最早被夏桀宠爱的,又是夏桀的王后,所以成为后世攻击的目标。从史书上关于妺喜的记载上来看,矛盾之处还是有的。比如说,《国语·晋语一》和《竹中纪年》中,只说妺喜被夏桀宠爱,是商朝伊尹的间谍,根本没有妺喜“酒池运舟”、魅惑君王,“好闻裂缯之声”和“行丈夫心,佩剑带冠”的记载。但到了汉代以后,不管是《烈女传》,还是《帝王世纪》,却只说妺喜“红颜祸水”的例子,如“好闻裂缯之声”……,但无妺喜作间谍的记载。

  显然,说妺喜是“红颜祸水”说法并不是史实。最大的可能是,妺喜身负国仇家恨,加之夏桀喜新厌旧,从而使妺喜自愿成为伊尹的间谍,将夏王朝的国家机密悉数报告给了商朝。这样看来,妺喜还真是个“美女间谍”!

  但长期的相处,夏桀的宠爱,可能已经使妺喜爱上了夏桀,尽管后来夏桀又喜新厌旧,但在古代,君王一后多妃完全正常,宫中后妃今宠明弃也属常态。妺喜一方面仇恨或怨恨着夏桀,但另一方面又爱着夏桀,在这种矛盾的心理支配下,当夏朝灭亡时,身为商朝“美女间谍”的妺喜,却义无反顾地跟随着夏桀“与妺喜嬖妾同舟,流於海,死於南巢之山”。

  当然,夏朝的灭亡,第一责任人应当是夏桀。“桀不务德,而武伤百姓,百姓弗堪(《史记夏本纪》)”;是他“既弃礼义,淫於妇人,求美女,积之於后宫,收倡优侏儒,狎徒能为奇伟戏者,聚之於旁,造烂漫之乐”;是他杀戮忠臣关龙逢,并狂言“日有亡乎?日亡而我亡”,从而导致民心尽失。公元前1600年,“汤受命而伐之,战於鸣条,桀师不战,汤遂放桀”,夏朝灭亡。

  由此看来,我国历史上第一个亡国王后,被称作“红颜祸水第一人”和“千古第一狐狸精”的妺喜,其实应当是一个重情的“美女间谍”!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6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