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从辛弃疾看边塞悲歌之绝唱
2016年12月02日
来源: 凯风海南
【字号: 】【打印

  八百多年前,南宋宁宗开禧三年九月初十,公历1207103日,著名词人辛弃疾于病榻上大呼“杀敌!杀敌!”,之后带着满腔遗憾与悲愤,留下“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身前身后名。可怜华发生!”等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唱与世长辞。辛弃疾的词句上承唐代边塞诗豪迈壮阔风格,又融入其多舛的个人经历,倾注其满腔的爱国热情,可谓是边塞悲歌的千古绝唱。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从上古传说炎黄与蚩尤的涿鹿之战起,战争基本上贯穿了中华民族历史的主线。古代边塞风格的诗词中反映战争这一主题的作品几千年来也一直都在延续,而边塞风格的诗词作品,在几千年来也一直传承和发展。 

  《诗经》里先秦诗歌集《小雅》中,有许多关于战争的作品,可以算做边塞诗的发源。其中代表作《出车》中写到,“我出我车,于彼牧矣。自天子所,谓我来矣。……赫赫南仲,狁于夷全诗中描绘了西周宣王时,以南仲为统帅,平定狁的战事。 

  《诗经》之后屈原的《楚辞》中《国殇》篇,更是汉乐府之前战争题材诗歌的巅峰。《国殇》从“操吴戈兮被犀甲”开始,生动再现了楚国勇士悲壮的战斗场景,经过艰苦拼杀,最终“首身离兮心不惩”,死后精神犹在,“子魂魄兮为鬼雄”!诵之慷慨泣下。 

  《国殇》之后蔡文姬结合自身做《胡笳十八拍》,“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汉祚衰。天不仁兮降乱离,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时”乱世悲歌,动人心魄。 

  到隋唐时,边塞诗发展到顶峰。《全唐诗》中收录的边塞诗就有两千余首。其中,高适、岑参、王昌龄等为代表的边塞诗人佳作辈出,留下“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等脍炙人口的千古佳句。 

  到两宋时,因唐末五代十六国时武人篡权,实行重文轻武的政策,宋词中大部分都是描写风花雪夜的婉约派,但是面对北方游牧民族马蹄南下空前的压力,以及文人出将入相的传统抱负追求,边塞题材的诗词也有不少。特别是两宋相交之际,面对金人亡国的威胁之下,出现了陆游、辛弃疾等心怀克复中原志向的伟大文人,为边塞题材的诗歌唱出了最后的千古绝唱。 

  北宋末年,徽钦二宗君昏臣佞,对内民不聊生,对外一败涂地,最终落得被掳受辱的“靖康之难”悲惨下场。然而,南逃的高宗赵构、秦桧之流,仍旧不思进取,抱着“直把杭州作汴州”的心态,终日“西湖歌舞”不休,戕害身负“收拾旧山河”之志的岳武穆,使陆游至死盼不到“王师北定中原日”,使辛弃疾“可怜华发生”。 

  宋孝宗淳熙十三年,陆游六十一岁,眼见北伐无望,悲愤之余作《书愤》:“早岁那知世事艰,中原北望气如山。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宋宁宗开禧元年,辛弃疾六十六岁,某日京口北固亭,登高眺望,怀古忆昔,心潮澎湃,感慨万千写下《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同样白发苍苍英雄暮年,俱是家国情怀壮志难酬,两人悲愤之情于诗词中满篇流露。 

  南宋绥靖偏安终落得陆秀夫抱幼主于崖山投海自尽。自此之后,元、明、清三代,再无那种充满家国情怀的边塞题材诗作问世。自此,军旅题材的边塞风格诗词终成千古绝唱,后世的诗词中再也没有了那种“怒发冲冠”、“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的呐喊,也再也没有那种“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豪迈,想来也颇为遗憾。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67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