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天子真的能守国门?-浅谈明初迁都始末
2016年12月02日
来源: 凯风海南
【字号: 】【打印

  前些年,一本叫《明朝那些事儿》的书在大陆掀起一股大话历史的热潮,大凡对明朝历史有些了解的人想必都知道明初永乐帝(明成祖)迁都北京的事。但是,可能很多人未必清楚,明初迁都并非永乐帝营建紫禁城,继而北迁定都那么简单,而是经过一番波折的。 

  永乐迁都大体上经历了明成祖营建北京——明成祖迁都北京——明仁宗宣布还都南京——明宣宗继续以北京为首都——明正统修缮三大殿永久确立北京的京师地位。关于明代迁都始末,以及朱棣迁都的原因,数百年来被后人一谈再谈,笔者不揣浅陋,也来说说个人的一点看法。 

  早在永乐元年,明成祖朱棣就已经开始为迁都做准备工作。以北平为北京二月庚戌,设北京留守行后军都督府、行部、国子监,改北平为顺天府戊子,平江伯陈瑄、都督签事宣信充总兵官,饷辽东、北京,岁以为常八月己巳,流罪以下垦北京田(《明史·成祖本纪》)。在中国古代,一个王朝因为种种原因,有两个或者三个,甚至更多京城的情况都是存在的,一般称为(东京、西京、南京、北京)或者是(中都、东都等等),君主和百官常驻地则称为京师。改北京为北平本身不算是迁都,但是把北平由一个府升为,开建另一套行政班子,并解决粮饷供应问题,则是为以后的迁都做了铺垫。 

  除了以上所举,史书上大量关于迁徙各地富民充实北京的例子就不一一列举了。 

  永乐四年闰月壬戌,诏以明年五月建北京宫殿 

  永乐七年七月,淇国公丘福率军北征本雅失里,结果在胪朐河战败,一公四侯同日战没。这次战败对朱棣的触动很大,他追封了两个战死的侯爵为公,削去已死的丘福封爵,将他的家人流放。上遂决意亲征(明史)。 

  永乐八年二月北征诏天下,命户部尚书夏原吉辅皇长孙朱瞻基留守北京八年七月凯旋之后,至北京,御奉天殿受朝贺己巳,幸天寿山 

                           

  这是朱棣登基之后的第一次北征,关于为何这位君主要亲征,历来有多种猜测。笔者的个人意见是靖难之役之后,朱棣最信任的大将有四人:朱能、张玉、张辅、丘福。张玉早在靖难之时就战死了,朱能死在平定南方暴动的战役,张辅此时则仍在交趾作战,可以说丘福的死让朱棣处于无人可用的尴尬境地。与其说尴尬,愤怒可能更符合此时这位君主的心情,他要自己来完成臣下未能完成的功业。 

  其后,明成祖开始了五次北伐,最后在永乐二十二年第五次北伐还师途中,驾崩于榆木川。从永乐八年到永乐二十二年,这十几年的时间里,北京既是防御蒙古各部袭扰的前线,也是北伐兵马物资的集聚地和中转站。甚至可以说,明成祖驻跸北京的时间已经大大超过南京。 

  终于在永乐十八年九月,诏自明年改京师为南京,北京为京师。可惜历史总喜欢在关键时刻给当事者开一些玩笑。永乐十九年夏四月,奉天、华盖、谨身三殿灾。这三座宫殿被称为三大殿最前面的叫奉天殿,中间的叫华盖殿,后面的叫谨身殿。嘉靖朝把它们改为皇极殿、中极殿和建极殿。清代才改成今天的名称,即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此时距正式迁都,仅仅过去了三个月。 

  三大殿在大明永乐时代没有能再次兴工,而是经过了21年的时间,直至大明正统时期才完成重建。 

  以上是永乐皇帝迁都的经过,比起如何迁都人们似乎更关心为何迁都。关于迁都的原因,从明朝开始就有各种揣测。比如明代遗老谈迁在《国榷》一书中,认为南京宫殿选址不佳,在地势河流等方面考虑不够周全,简而言之,就是风水不好。但风水之事可谓见仁见智,南京六朝古都,金陵王气,且又是太祖皇帝陵寝所在,据中都凤阳也近,龙兴之地不能简单说风水不好。 

  阎崇年先生在《大故宫》一书中将迁都原因归为几条。如急于摆脱建文帝的政治阴影,处天下之中交通便利,漕运优势等等。个人以为,漕运如果是与西安、洛阳这些古都相比,北京确实可以说是便利,但是明朝都城在南京,而当时中国最大的产粮区是湖广和江浙,漕运一说实为不妥;而明代对于长城以北的土地大都是羁縻管理,相较于战乱频仍的大西南,从战报信息传递角度来说,北京太远,更容易贻误战机;至于摆脱建文帝这更像是野史小说热衷采信的说法,从历史来说,一个改朝换代的强力领导者是不会为了一个他鄙夷的建文小儿而腾挪地方的。 

  笔者以为要探讨为何迁都,不妨将眼光放远。洪熙元年正月戊戌,将还都南京,诏北京诸司悉称行在,复北京行部及后军都督府四月壬子,命皇太子谒孝陵,遂居守南京(《明史·仁宗本纪》)。也就是说洪熙皇帝(明仁宗)刚一即位,就作了还都的打算。而历来对于还都原因的解释无外乎北京距北方边关太近,容易受到攻击;南方的租税千里转运到北方,士卒疲惫,殊为不便。这也侧面驳斥了前面列举的一些观点。而之所以没能还都南京,则是因为当年仁宗皇帝便驾崩了,其后历代君主因循而已,不愿变更祖制。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明成祖迁都的最重要原因还是军事目的,也就是天子守国门,将统治重心放在北方,将天下兵马钱粮聚集于北方。北京既是防御的前沿,也是反攻的基地。可以说,这完全是出于明初北元军事压力积极应对的举措。 

  但是,天子真能守国门吗?从明朝历史来看,答案是否定的。无论是明正统皇帝的土木堡之役还是嘉靖以后与俺答汗的战争,每次兵败之后北京即刻被敌军包围。特别是到了崇祯时期,清兵不时叩关而入,京师屡屡戒严。唯一一次明帝亲征北方胜利的是正德皇帝的应昌大捷,但这次胜利还被现代史学家普遍视作正德皇帝自导自演的闹剧。由此可见,明代天子并没有像他们成祖所设想的那样守好国门。这到底是继承者们的不肖?还是朱棣这个设计者的疏忽呢?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到了清代以后,中国北方游牧民族入侵的问题不复存在。当年视为国门的地方真正成为了中国南北的中心,这恐怕也是当年迁都北京的朱棣无法预料的吧!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67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