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洪超——红军长征途中最早陨落的将星
2016年12月02日
来源: 凯风陕西
【字号: 】【打印

 今年是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在举世著名的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期间,前后共有二十七万五千红军将士英勇牺牲。其中,有名有姓的营以上干部约为430多人,而师级干部就达80多人。在这些牺牲的干部中,最早陨落的一颗将星,是中央红军红三军团第四师师长,年仅25岁的洪超。

  1909年,洪超出生湖北黄梅县下新镇的一个贫苦农民家中。1926年,他在家乡参加农民运动,任儿童团团长,1927年夏天,18岁的洪超加入叶挺的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四师教导队,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1928年4月,他跟随朱德、陈毅上了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胜利会师,并任朱德的警卫排长,后又在毛泽东的红四军军部当参谋。1928年12月,洪超被调到彭德怀领导红五军(后改为红四军第三十团)任排长。1929年5月,中央决定恢复“红五军”番号,在彭德怀领导下,洪超先后任军部参谋、红五军第五纵队(由李灿领导)中队长和大队长。1930年6月,彭德怀领导的红三军团(由红五军、红八军组成,后又加入红十六军)成立,从1930年8月起,洪超先后担任红三军团团长、第四师师长,红五军第一师师长、第三师师长、红三军团第六师师长、第四师师长等职务,并在二次攻打长沙、五次反“围剿”战争及其他一些战役中身先士卒,冲锋陷阵,屡立功勋。

  例如:1932年12月至1933年1月,洪超率部参加了黄狮战斗、长源阻击战,取得了重大胜利。1933年3月,洪超在草台岗战斗中负重伤,失去左臂。同年9月,洪超率部又参加了福建洵口遭遇战、硝石战斗、资溪桥战斗、八角亭战斗、团村战斗、泰宁大洋嶂阻击战等战斗。

  1934年1月,洪超率部攻占福建沙县县城,这是红军第五次反“围剿”时攻克的第一座县城。同年夏末,为狙击国民党军周浑元和吴奇伟两个纵队对红三军团进攻,洪超率部按照彭德怀指示的“蜡烛形防御战”的战术,在盐吃不上,饭吃不上,缺乏武器弹药甚至弹尽粮绝的情况下最终取得了狙击战的胜利。由于洪超指挥果断,作战勇敢,多次率部出色完成战斗任务,中央军委授予他的二等“红星奖章”一枚。据洪超当年的部下、后来的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张震将军回忆:“洪超同志是我们三军团最年轻的师长……我们一共见过3次面,他英勇果敢、待人和蔼,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而被迫长征。洪超率领红三军团第四师成为红军的开路先锋。当时,国民党军为阻击红军,在红军长征途中设置了四道封锁线。其中第一道封锁线是位于江西省的安远、信丰、赣县、南康一带,是由大量碉堡组成的、号称“铜墙铁壁、坚不可摧”的封锁线。它是由广东军阀、人称“南天王”的陈济堂负责防守。但陈济堂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以便和蒋介石对抗,所以早在1934年秋天就派代表到中央苏区与红军接洽。

  在红军长征前夕,周恩来派何长工和潘汉年再与陈济棠进行了秘密谈判,而且双方还达成了包括红军向陈济堂“借道”在内的“五项协议”。根据这一协议,红军长征时应该可以平安通过粤军防守的第一道封锁线。

  但陈济棠怕蒋介石知道此事,又怕手下泄露此等机密,因此并未向下属明确传达红军借道的事情,他只是对一些将级军官含糊地说道:“敌不向我袭击,我部不准出击,敌不向我射击,我部亦不准开枪”。而红军也同样担心陈济棠口是心非,突然变卦而中伏,所以红军在长征时也没有将自己通过陈济棠防区的路线事先告知陈济棠,更没有向红军部队传达这个秘密协议内容。于是,在通过粤军防守的第一道封锁线时,双方只好兵戎相见。

  1934年10月21日,洪超率领红三军团第四师的前卫部队由赣县潭坑口到达信丰百石的时候,遭到粤军阻击,长征第一仗由此打响。

  按照部署,洪超亲自率红十团进军百石,红军第四师政委黄克诚率红十一团、十二团等在侧翼打掩护,阻止敌人可能的增援。在洪超指挥下,红十团在团长沈述清、政委杨勇的带领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占百石附近的制高点,架起机枪,向守敌猛烈扫射。战士们则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向碉堡英勇冲锋。此时,驻在金鸡圩的一营敌人企图增援百石,红十一团邓国清团长、张爱萍政委和红十二团谢嵩团长、苏振华政委指挥所部一同出击,将敌人击溃。

  百石守敌200多人抵抗不住红军的猛攻,放弃碉堡,退缩回村子里一个名叫“万人祠”的坚固建筑里负隅顽抗,红十团将其包围,劝其投降,但不想敌人却把喊话的红军战士打死了。恰在此时,洪超带着一个警卫排途经此地,原来,他是打算去与政委黄克诚和红十一团会合的,但军人的使命使他马上靠前指挥,命令调来迫击炮消灭围墙内的敌人。

  但话音刚落,敌人的一粒子弹击中了他的头部,洪超当场牺牲。洪超牺牲后,红军的迫击炮将一米多厚的石头围墙炸开了,战士们歼灭了顽敌,但红三军团最年轻的师长、年仅25岁的洪超却永远闭上了眼睛。

  百石等地被洪超率领的红三军团第四师攻克后,南天王”的陈济堂下令收缩防区,与红军脱离接触,一定程度上遵守了与红军达成的秘密协议。

  当洪超牺牲的消息传到红三军团指挥部,彭德怀痛心疾首地说:“洪超身先士卒,英勇杀敌的革命精神,值得我辈学习”。四十年后,当身处逆境的彭德怀在临终时仍没有忘记洪超,他嘱咐身边的工作人员不要忘记了洪超的功劳。根据彭德怀的部下、山西省军区原副政治委员张平凯在《忆彭大将军》一书中这样说道:洪超“作战英勇,是三军团有名的猛将、年轻的指挥官,牺牲时年仅二十五岁。他为红军突破第一道防线,立下了首功。彭军团长失去了一名爱将,非常沉痛,他含泪和同志们一起掩埋了洪超的尸体,然后怀着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切齿仇恨,踏着烈士们的血迹,继续率部西进。”

  洪超牺牲后,由于战事匆忙,在彭德怀等人祭典后,他的遗体被当地一位陈姓的老乡草草收敛,埋葬在村前的山腰上。红军将洪超生前的一件长大衣留给这位村民以作纪念。这件大衣可能是洪超留下的唯一的遗物。解放后,人们也就是根据这些线索才找到了洪超的埋葬地点。

  对于洪超家人来说,洪超自1927年离开家乡参加革命后就一直杳无音信。1954春,家人才通过他的回乡战友知道了他牺牲的消息,但却不了解他埋在何处,2006年6月初,在洪超牺牲近72年之后,其家人通过中央电视台《我的长征》节目,才准确知道了洪超牺牲的地点。一个月后,在江西省信丰县百石村的山腰上,洪超烈士墓前,洪超的家人前来祭典英灵,场景令人唏嘘不已!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67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