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蓝瘦香菇,那些遇上渣男的完美女人
2016年12月02日
来源: 凯风北京
【字号: 】【打印

  她是西汉女作家,不但有花容月貌,而且颇有才华,写得一手极好的辞赋,才色双绝,才德兼得,被后代誉为中国历史上最完美的女人,她就是汉成帝的妃子班婕妤。

  她的本名叫班恬,是楼烦(今山西朔州市朔城区)人, 16岁的时候,被汉成帝刘骜选入皇宫被封为婕妤,后世便称她为班婕妤。她不但人长得美貌若天仙,而且有非常好的文学造诣,她的文章经常能开导成帝,使得成帝既心情愉悦,又增长见识和学到治国的道理;班婕妤还精通音律,会写词谱曲,她的词曲有感而发、声情并茂,一度使汉成帝在丝竹声中非常陶醉。传说班婕妤还能歌善舞,她的美艳及风韵,让汉成帝非常喜欢,于是专宠于她,每天流连于她的宫寝。并把她封为“婕妤”,在那时候婕妤的地位仅次于皇后和昭仪。  

   

  汉成帝和班婕妤情浓的时候,为了能够与班婕妤形影不离,就专门命令制作了一辆较大的辇车,想带着班婕妤一起乘车外出游玩,这在古代绝对是极大的恩宠。然而班婕妤却不愿意这样,她对汉成帝刘骜说:妾听说贤明的君王身旁坐的都是名臣,只有那快亡国的君主才把宠姬爱妃带在身边。这个话,让汉成帝多少有些尴尬,同辇出游的想法只好作罢。但刘骜的生母王太后听到班婕妤以理制情,非常高兴,称赞说“古有樊姬,今有班婕妤。” 樊姬是春秋时代楚庄公的夫人,非常很贤惠,曾辅佐楚庄王成为“春秋五霸”之一。王太后把班婕妤比作樊姬,使班婕妤的地位在后宫更加突出,而且她的美名就此广为传颂。

  班婕妤当时在妇德、容貌、才艺、妇功等各方面的修养,确实是首屈一指的,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女性。

  然而,20多岁登基的汉成帝刘骜,他不是楚庄王,也不是位明君,他是扶不起的阿斗,甚至是个实实在在的渣男。

  汉代初期,汉室的大权一直都在外戚和宦官手里,汉成帝也是个被驾空的皇帝。而刘骜这个不成器的东西,不知道励精图治、改革变法、整治朝政,建功立业,反而将朝廷政务交给外戚王氏家族,自己则整日纵酒高歌声色犬马,无所不为。

  刘骜虽然身边有许皇后、班婕妤等诸多皇宫佳丽,然而他还有同性恋的毛病,他有一个男宠,就是富平侯张放。据说汉帝非常喜欢刘放,还把许皇后的小侄女赏给刘放,刘放结婚的时候,极其铺张,光是刘骜的赏赐就达到数千万钱。刘骜和刘放这二人,既搞同性恋,也搞异性恋。真是一双渣男、臭气相投。张放对刘骜死心塌地,他经常和刘骜身穿便装化装成百姓,结伴出游。所谓出游,就是出去寻花问柳、逛窑子、撩妹子,反正这位爷口袋有的是钱。

   

  喜欢猎艳的汉成帝,在他33岁的时候,在阳阿公主家里被一位舞姬婀娜妖娆的舞姿和妩媚风流的容颜给迷住了,尤其是她细细的腰肢和纤纤的体态,把刘骜看傻眼了。他没想到宫外还有如此仙女一般的美人,他不顾一切,将这个美女接到皇宫,这位纤弱的美女叫赵宜生,后世称她为赵飞燕,据说她身轻如燕,可在掌上舞蹈。

  然而这位美人可不像班婕妤那样有美德的文艺女青年。她虽然有着花一样的容貌,也还有一副蛇蝎心肠。赵飞燕怕凭她一人的美貌不能长久地得到皇帝的宠爱,她为了能在宫中站住脚,便把自己的妹妹赵合德也奉献给刘骜。赵合德生得丰腴妩媚,和赵飞燕的清瘦秀美正好“环肥燕瘦”是个互补,一个丰满风流、一个妖娆妩媚,把汉成帝迷得神魂颠倒,早已把当年想与班婕妤同车相游的意念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刘骜搂着赵合德说:就是死在你这温柔乡里也值了,再也不去学祖先寻找什么白云乡(长生不老的仙境)了。后世男人迷恋的“温柔乡”就是汉成帝发明的。

  赵飞燕“着体便酥”,赵合德“柔若无骨”,令刘骜如痴如醉。姐妹俩轮流侍寝,还经常三人同床淫乐。赵氏姐妹利用美色、玩弄心术,将好淫的皇帝牢牢控制在了其“石榴裙”下。汉成帝自此左拥右抱,尽情享乐,更不理朝政了。

   

  这赵氏姐妹合伙把持了后宫,迷倒了皇帝,就设计谋害许皇后。鬼迷心窍的汉成帝废黜了许后、斩杀了许后的妹妹。赵氏姐妹还想借机陷害班婕妤,但班婕妤凭着自己的智慧与从容躲过劫难。但班婕妤知道,这个男人已经疯了。她看透了这个男人,她要尽快远离这个男人,否则她的身家性命会时时有危险。

  班婕妤是一个非常有德操的贤淑女性,她看不起后宫的争宠,也经不起互相陷害的折腾,更不愿和那些恶俗之流为伍,为免今后的是是非非,也为了明哲保身,她想到了王太后这棵大树,她要把自己置于王太后的羽翼之下,以免遭赵飞燕姐妹的陷害。于是,她向刘骜请示前往长信宫侍奉王太后,汉成帝觉得这样非常好,立刻批准了。

  班婕妤从此呆在深宫,虽然没有了从前的热闹与繁华,却能平静地读书作赋、写诗弄筝,也为文坛留下了许多佳作。班婕妤借秋扇自伤,作《团扇诗》,又称《怨歌行》,被后世评价很高。

  不久,赵飞燕被册封为皇后,赵合德也成了昭仪,这对姐妹权倾皇后宫,无人可比。然而,也许是天意吧,这对姐妹虽然专宠十年有余,但却无一人生育,这在皇家来说是非常要命的事。赵家姐妹因为自己不能生育,便容不得其他宫人有孕,一旦发现,就痛下杀手,疯狂摧残宫人,甚至变态到“生下者辄杀,堕胎无数”。宫中有个叫曹伟能的女官,怀上了成帝的孩子,临到生产的时候,赵合德命人拿着皇帝的诏书,毒死了曹姬,取走了婴儿,不久那婴儿也被害死了。后宫的许美人生了儿子以后,赵合德知道了,大哭大闹了一场,最后胁迫成帝亲手掐死了自己的儿子。

  当时流传一段歌谣“燕飞来,啄皇孙”。昏懦的汉成帝对这些事充耳不闻,甚至为了讨好二赵而诛杀皇子,以至于他死后绝嗣,只能让侄子来坐江山了。

  刘骜44 岁的时候,有一天早上起床,精尽人亡,一头栽倒在赵合德的床上,如愿以偿死在了“温柔乡”。

   

  汉成帝死后,班婕妤按王太后的要求到成帝陵守墓以终其生。从此班婕妤每天陪着青冢石碑,孤灯疏影,冷冷清清地度过了五年落寞的生活,不到50岁便离开了人世。

  唐李益《宫怨》诗:“露湿晴花宫殿香,月明歌吹在昭阳。似将海水添宫漏,共滴长门一夜长。”描绘了班婕妤当时欲哭无泪的苦闷心境,用时下流行语来概括,真是蓝瘦,香菇!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67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