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国学大师黄侃嗜酒二三事
2016年12月02日
来源: 凯风湖南
【字号: 】【打印

  黄侃与章太炎、刘师培齐名,是为民国时三个著名的“国学大师”。黄侃才华横溢,在经学、文学、哲学等各领域都造诣很深,他一生著述颇丰,代表作有《黄侃论学杂著》、《集韵声类表》、《日知录校记》等。更有藏书之癖,曾藏书3万册,后因南京沦陷而精华尽散。

  黄侃一生性格孤傲,行为乖张,狂狷不羁,特立独行,特别爱骂人。有句话说得好,黄侃大节上不含糊,小节上一塌糊涂。用当时人们的评价,说他是一个十足的“疯子”。除去他的满腹经纶,自持才高外,使得他癫狂耍疯的,估计就是因为好酒之故了。

  黄侃好酒到了什么程度?留学日本期间,曾大醉内急,对着楼下小便,浇到章太炎的头上, 章太炎也不是省油的灯,破口大骂,两人在对骂了一阵之后知道了彼此姓名,就这样,两个狂人认识了,后来还结为师徒关系。

  黄侃与著名词章家吴梅曾在中央大学中国文学系共事,两人关系不错。一次,黄侃请吴梅和一些同事喝酒。黄侃这人喝了酒就要开骂,骂天骂地骂人,什么牢骚和不满都在喝酒之时倾泻而出。不知骂着骂着,怎么就骂到了吴梅身上。吴梅酒也喝多了点儿,与黄侃辩了几句,并说:“黄侃你不要太不讲理!”黄侃都已经醉了,还讲啥道理呢,他听到吴梅的话后,一个巴掌就打了过去。吴梅急忙躲避,未被打中。恼火之余,也回敬了一掌,被同事挡住。于是,两人离席而起,准备大打一番。同事们好说歹说,最后把他们拉开了。第二天酒醒之后,两人居然又和好如初,根本不计较昨日的不愉快。

  喝酒骂人是真性情,黄侃喝了酒,不只会骂人,还会写诗。而且是难得的情意绵绵之作。有次喝了酒,给女学生黄菊英写了首情诗《采桑子》:“今生未必重相见,遥计他生,谁信他生?缥缈缠绵一种情。当时留恋成何济?知有飘零,毕竟飘零,便是飘零也感卿。”要知道,当时黄侃在武昌高师任教,黄侃的大女儿与当时在武昌女师的黄菊英同年级。不过,黄菊英看到此诗后,毅然决然地嫁给了风流才子黄侃。虽然当时此时在武汉学界成为丑闻,但丝毫没有影响到黄侃与黄菊英的爱情。

  不止如此,学生们为了考试能过关,请黄侃喝酒,他也照单收。据说是黄侃在讲《说文解字》时,学生们都觉得晦涩难懂,以致考试过不了关。只好凑钱请黄侃老师喝酒吃饭,他欣然前往,酒喝了之后,学生们也都及格了。为了此事,校长蔡元培还责问过他,黄侃一句“他们这帮学生还知道尊师重道,所以我不想为难他们”,蔡元培也无话可说了。

  黄侃与居正是湖北老乡,关系铁得很。居正当时是国民政府的司法院长。这人呢,下了班就不愿意接待客人。恰巧有日黄侃去拜访他,被他的看门人阻拦。说院长不在家呢。黄侃骂骂咧咧直接闯了进来,看门人拦也拦不住,把黄侃的衣服都扯破了。居正在里面听到,赶紧出来,看到是黄侃,忙说:“季刚!不要理他!”又回过头来斥责看门的说:“我早就关照过你,这位黄先生来的时候,立即通报,你怎么忘了!”这个看门人比较机灵,赶忙回道:“怪我多吃了两杯酒,糊里糊涂的。”居正大笑,牵着黄侃的手说:“快进去坐,有两瓶茅台,请你尝尝。”听到说有酒喝,黄侃一下子怒气全消了。

  黄侃的弟子和侄儿黄焯在回忆文章中说,黄侃“每餐豪饮,半斤为量”。黄侃对酒不挑剔,黄酒、茅台酒、白兰地,他爱喝;糟醴、麦酒、啤酒,他也能将就。喝到“大醉”、“醉甚”、“醉卧”不算稀奇。稀奇的倒是,黄侃居然劝别人喝酒要节制。有一次林公铎“自温州至,下火车时以过醉坠于地,伤胸,状至狼跋”,黄侃认为“似此纵酒,宜讽谏者也”。醉猫劝醉猫,少喝三两杯,此事真令人绝倒。

  因为喝酒,黄侃曾与三任妻子都闹得不可开交。黄侃在别的嗜好方面常生悔意,惟独喝酒,他从不自咎,反而将妻子视为自己的“附疽之痛”,夫妻情分因此坠落谷底。“一手持蟹螯,一手持酒杯,便足了一生”。 1935年10月5日,49岁的黄侃与朋友一起登高赏菊,把酒持蟹,大醉而归,吐血半盂而死。

  可惜,国学大师饮酒误终生。难怪章太炎痛惜地说黄侃:“断送一生唯有酒”。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67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