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真实的玄奘西行之路与谁结拜为了兄弟
2016年12月02日
来源: 凯风浙江
【字号: 】【打印

  《西游记》第十二回玄奘秉诚建大会 凤音显象化金蝉。观音幻化为游僧,将禅杖袈裟献于太宗帝,太宗尊奉观音指点将其赐于了西天取经的玄奘。玄奘西行临出发前,太宗帝情深义重的低头用御指拾一尘土,弹入酒中说:“宁恋本乡一棯土,莫爱他乡万两金啊!”随后递上通关文牒,赐封玄奘为“御弟圣僧”,与他结为兄弟,法号三藏。

   

  这是小说《西游记》中玄奘与唐王结拜兄弟的情景。那么历史上的玄奘在取经时真的是与唐太宗有这八拜之交吗?

   

  其实历史中玄奘在西行取经之前,可并没有像小说里那么的风光无限,有帝皇相送,御弟相称的排场。《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有记:贞观三年,玄奘不顾禁令,偷越国境,费时十七载,经历百馀国,前住天竺取回佛经六百五十七部,震动朝野。原来真正的玄奘是冒越宪章,私往天竺,偷偷的越过唐朝边防线去西天求经的,何谈还能与唐王有结拜一说。翻阅史集,与玄奘结拜为兄弟的不是唐太宗李世民,而是另有其人。他,也是一位威仪的王者,唐代西域边陲高昌国的国王麴文泰。

  说起高昌国,在《魏书·高昌传》中有这么一段记载:“彼之甿庶,是汉魏遗黎,自晋氏不纲,因难播越,成家立国,世积已久。”在汉魏时期,内地的一些汉人为了躲避战火而向西迁移,到了今天新疆吐鲁番东南之哈喇和卓的这个地方定居下来,因它地垫高敞,人庶又逐渐昌盛,故曰“高昌”。迁移到此地的汉人将中原的思想巧妙的融合在西域的文化里,彼此间相互吸纳,加上优越的地理位置,很快,高昌就成了西域重要的政治交通,经济文化中心。

  随着社会人口和经济的发展,高昌具备了立郡的条件。高昌郡在十六国时期,先后隶属于前凉、前秦,后凉、西凉、北凉五国。北凉承平,柔然攻克了高昌,灭北凉沮渠氏,立阚伯周为高昌王。高昌国正式成立。麴氏是高昌国的每四代政权,势力日渐强大。在新疆出土的印有“高昌吉利”四字的珍罕古钱币,其钱体厚重,制作精美。从钱质上看足能说明当时高昌国的确是一个繁荣富庶之地,并拥有高超的铸造水平。

   

  大唐的玄奘一路西行,穿越沙漠,来到高昌国。信仰佛教的高昌国国王麴文泰听说大唐高僧来到高昌城外,惊喜无比,率百官民众出城迎接,热情款待。并想让玄奘永留高昌。《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中麴文泰对玄奘说:“泰与先王游历大国,从隋帝历东西二京及燕岱汾普之间,多见名僧心无所慕,听闻法师之名,不觉身心欢喜,手舞足蹈。就想着留法师在此受弟子供养以终一生,令一国人皆为师弟子”麴文泰的态度让玄奘很为难,但动摇不了他西行的决心,玄奘一口拒绝,麴文泰坚决挽留。两者间的意愿难以达成。玄奘只能决绝的说:“玄奘来者为乎大法,今逢为障,只可骨被王留,识神未必留也。”于是玄奘只能用绝食明其心志。盘腿端坐,三日未食,气息奄奄。麴文泰被此虔诚意志感动,最后只留玄奘在高昌讲经一个月,允准他出关西去。临行前,麴文泰引四个得力沙弥,几十位护卫,大量的钱币、黄金、珠宝、绫绢与车马,有古籍曾形容“欲倾半国之力助其西行”。同时还准备了二十封写于沿途二十个国家国王的书信,让一名殿中侍御史跟随护送玄奘到叶护可汗衙,并与玄奘结拜为了兄弟。在《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又记:“高昌王与玄奘共入道场,其母作证,结为兄弟,准许他西去求法。”玄奘虽是出家僧人,此时也难掩性情之心,离开高昌时,两人抱头痛哭,离别之声振动郊邑。玄奘感动之余,承允麴文泰,西行取经回来后,一定留住高昌授法讲经三年。由此,玄奘西天取经的路上,第一次有了充沛物资与一支浩浩荡荡护送自己的团队。

  贞观十九年,玄奘终于取回真经返还长安。然而回来之时,他却没有留住高昌讲经三年。是玄奘食言了吗?

  原来玄奘取经返回时,本来可以绕道避开荒芜的沙漠,但玄奘坚持原路返回,因为他惦记着与麴文泰的相约。但当玄奘走到于阗时,本来准备北赴高昌国,履行自己对高昌国国王麴文泰兄长的承诺,然而,消息传来:因麴文泰依附西突厥,倚仗自己特殊的地理位置,阻遏西域其他各国要经过高昌而入唐的进贡物品并发兵袭扰。唐太宗决定除掉这个障碍。贞观十三年,唐太宗诏令侯君集为行军大总管,左屯卫大将军薛万均为副总管,率步兵数万征讨高昌,直趋城下,缴灭高昌国,麴文泰忧惧而亡。玄奘的归来,成为麴文泰此生永远也等不到的悲哀。带着忧伤与遗憾玄奘离开了于阗,返回母国的大唐长安。

  高昌国麴文泰与玄奘的兄弟之缘为坎坷西行的取经之路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当玄奘回忆过往,在那孤苦寂寞,磨难重重的征程岁月里,这段情谊或许是他红尘俗世中最温暖而柔软的想念吧!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67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