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山水泗孟 一处绝妙的隐居地
2016年12月02日
来源: 凯风广西
【字号: 】【打印

 

泗孟景致。巫雪芳 摄

 

    没来到泗孟之前,我不知道有这个地方,来到泗孟之后,我忘不了这个地方,还想让更多人知道这个地方。古时候的隐士寻找隐居的地方必定是风景优美,幽静怡然,最好有山有水,风景独树一帜。陶公隐居的地点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闲适,王维隐居的地点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禅味妙理。泗孟,恰好是一处绝妙的隐居地。

 

    泗孟是俚语村名,泗就是水,孟就是村,那里有一条地下河穿出穿入地下,因此村民们取名为“泗孟”。泗孟位于东兰县西北部,面积124平方公里,中间是个盆地,四周都是山石围绕。出发泗孟的那天下着小雨,空气湿润,车子在蜿蜒盘旋的山路不紧不慢地走着,透明的车窗外不断闪过树影。“好大的雾,白茫茫的一片,好美”隔壁的同伴发出一声惊呼。我望出去,车窗外白茫茫一片,已然看不清任何风景,只能看见近距离的树梢头挂着晶莹的水珠,起先只是试探性的“啪”一声,像一滴水落到桌上,后来便像扑棱棱的蝴蝶此起彼伏,从树梢头落到玻璃窗上,开出一朵朵洁白的水花。绵延不绝的山水中,时而跳出不同凡响的景致,有的峭壁如同斧削,齐刷刷地几百米高,令人望而生畏。有的山顶突然冒出酷似人形、狗形、狼形等奇形怪山,但是它们都没来得及开发,因而还没有引起普遍的注意。“到了,下车罢”,脚步声响了。

 

    车子停在路旁,我拿起雨伞走下车,雨已经停了,空气里还飘着湿润的气息。我站在护栏旁眺望,已然被震撼,都说大自然才是高超的画家,这话一点不假。从山顶往下看,四周都是山峰,山壁是灰色的岩石,层层叠叠的山中恰当地点缀一蓬蓬绿树,经水一洗,苍翠欲滴。山中雾气蒸腾,与天相连,好似披着一层薄纱。左边的山峰笔挺,雾气从下往上升,娇羞中难掩眉宇间的英气。中间的盆地间零星的几座村舍,白墙黑瓦,还有白色的炊烟升起,跟雾气缠绕,融合,最后归为一体。田间阡陌交错,放眼望去,梯田尽收眼底,一部分是碧绿的,一部分是浅绿的,还有一部分是棕色的。颜色不同,大自然的造物者却是相同的。在现在旅游业发达的年代,能够找到一片净土实属不易,这里就是一个最佳的生养地,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就连那些环绕山峰的白雾也只是专属于泗孟的。住在左右空旷的林野中,听不到城里那种震耳欲聋的喧闹。在北边的山涧旁钓一钓鱼,打开南面的窗户听一听万物生长的声音,觉得身心都充盈着。很多时候,当我们的双脚踏上一片土地之前,不做功课,没有预先的铺垫,仅仅是上路而已,漫无目的,最后到达那里,站在那片土地上,张开所有的神经细胞拥抱那里的自然,人物,故事,生活方式……恍然明白,其实那里的山林田野湖泊,都绝不是我们漫无目的之行。这一场相遇,注定会留在你的记忆里。

 

 

泗孟景致。巫雪芳 摄

 

    如果,你从未在乡下长大,没吃过野果摘过野花,那么你会喜欢上泗孟,如果你在乡下长大,你会更怀念这里。这里的山和水都很纯净。走在田间小陌上,心里满满当当的都是欢欣,小路旁偶尔看见粉色的雏菊,安安静静地生长着。凑过鼻子一闻,清甜的花香弥漫开来,真真是“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的美景。大可不必拘束,尽情地在田野间奔跑,拥抱无拘无束自由的风。田野里空气清新,河流湖泊清澈,上山下山的布道拉开你久疏运动的双腿。间或看见一两个村民或孩子,他们牵着牛慢悠悠地走在田埂,看见肥大的红薯便蹲下身子挖开,放到河里洗一洗,便成为最美味可口的零食。跟随着他们走动的步伐,你好像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纵使鞋子沾满了泥,你也不会觉得“脏”,反而觉得“净”,这些泥土是大自然的产物,花草树木在土里生长,我们在田野间长大,穿过田野,爬过山,挖过红薯,淌过河。泗孟的田园风光跟记忆里的童年融合在一起。

 

   泗孟山水田园之于我,贯穿着漫漫的人生旅途,我生在在乡下,这里俨然勾起我无尽的回忆。它让我领受生命的延续与轮回中,博厚淡定的姿态,它描摩着愿想,也寄寓着缅怀。在山水中开辟居住地的东兰人民,他们是坚韧顽强的,同时也具有先进的思想,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使这里成为“世外桃源”,不与世俗争喧,我自岿然不动。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6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