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我记忆中的“迦叶寺”----锦带峡的传奇
2016年12月01日
来源: 凯风陕西
【字号: 】【打印

   

  去年,有一篇文章在我的“朋友圈”疯传,题为:“对秦安唯一石窟、罕见摩崖佛教艺术遗存的考察”,作者是李雁彬。文章内容主要是讲秦安县地方志工作人员野外考察期间,发现并证实后秦时期“迦叶寺”摩崖石窟遗址的事情。而文章中提到的地方正是我的老家,甘肃省秦安县安伏乡李家河村锦带峡。

  李雁彬先生在文章中写道:锦带峡山高坡陡,莽莽苍苍,山崖壁立,坚硬的地质构造将河流束成一条曲折而秀丽的锦带,因而称之为锦带峡。

   

  锦带峡又名佛爷峡,但在我的记忆中,不论是锦带峡还是佛爷峡,都是陌生的名字,也少有人提起,大家都称这里为“寺院”,尽管谁都知道,这个地方只有山,没有寺庙。我为此问过不少长辈,但很少有人准确说出“寺院”一名的由来,人云亦云罢了。正因如此,这个地方一直充满着神秘色彩。而最让我好奇的是“寺院”中的一处石山,石山里面四通八达,但入口只有一个。原文对此的描述是:沿莲叶公路而过,远远可见对岸山岩如壁,壁上嵌刻一上二下对称三角布局的三个龛洞。其下河水漫过,无法抵达。其实,如果仔细看会发现龛洞右上侧有一条明显被踩出来的小路,小路尽头便是通往山中唯一的洞穴。

  关于这座石山老一辈人中还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抗日战争时,日本人扫荡至我们村庄,慌乱中不知是在谁的带领下大家纷纷逃到佛爷峡中,爬此山而上,进到山洞中并将入口封住,这才躲过一劫。现在想来,或许多多少少都和其上坐落的“迦叶寺”有关吧。

  出于好奇,当时上小学的哥哥和他的小伙伴们组织了一个“探险队”,目的地便是石山。后来听哥哥们绘声绘色的讲述这段经历,让我对这个地方更加好奇。也是在哥哥的口中我才知道这处石山里面原来别有洞天,并非外面看起来的密不透风。至于山上的三个龛洞,据说原本是有佛像的,后来沧海桑田,便不知去处。

   

  沿此山石继续向右攀爬而上,便是“迦叶寺”摩崖石窟遗址坐落之处,然而山路蜿蜒崎岖,陡峭险峻,对于初来者也是不小的挑战了。原文中写道:攀到有摩崖刻字的地方,此地岩石构造如巨大屋檐,似天然石屋,细看此处曾置有佛像,香火亦应当相当旺盛,因为岩顶石头皆被历代香烟熏黑。正中岩上刻有迦叶寺三字,和今天的大楷字大小相当,但是字体古朴劲拙,与秦安县内出土的西魏石造像塔上的字体相类,尤其是“叶”字,这老写字的简化字,更有南北朝风格。寺名之左有小字石刻,字迹很多,但大多模糊不可识。细察巨岩,发现各处都有石刻文字,在另一处摩崖发现有“弘始九年六月吉日贾仲才妻周氏”的字样,可知在距今1600多年前的后秦时代该寺已经存在。也有明清时的铭刻,大约为历代累加供养人刻文。

  小时候,锦带峡河深水清,岸边散落着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巨石,每到夏天,男孩子们光着膀子站在巨石上,打着比赛跳入水中,笑声响彻整个锦带峡,热闹非凡。女孩子们则挽着裤腿在水中嬉戏,要是玩累了,随便找一个石头,少则两三个人,多则四五个人趴在上面,边干着衣服边说着悄悄话,似乎童年的美好都留在这锦带峡了。

   

  锦带峡还有关于巨石的传说,李雁彬先生在原文中也做了具体介绍:下河滩上盘距着一条白石龙,至今犹在,听说以前公路经过之处有一黑石龙,二龙交劲相吻,为当地一奇观,可惜黑龙已炸毁......传说白龙在下河饮水之时,被一剌麻施法盗走龙珠,龙陷河滩动不了,最后变成一堆石头,永远留在这儿了。随着河水的漫延和泥沙的沉积,今天已不可识其全貌了。

  怪不得小时候一到打雷下雨的时候,奶奶就会望着天边滚滚而来的乌云说:“白龙和黑龙又打架喽!”白石龙的“耳朵”我是见过的,我还趴在它的“耳朵”上说过悄悄话,它的形状像极了人耳朵。

  十年间家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唯有这白石龙一如既往地陪伴着“寺院”,守护者锦带峡的传说,千秋万代,亘古亘今。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67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