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杜甫不寂寞 秦州找营生
2016年12月01日
来源: 凯风甘肃
【字号: 】【打印

   公元759年,诗圣杜甫,一个在大唐诗歌盛行,文化繁荣的年代,作为顶尖级的文化名人,或者说大师级的人物,携带家小从长安来到秦州(今甘肃天水),在秦州滞留了大约三个多月时间,留下了秦州杂诗119首。

 
今甘肃天水(古秦州)

 

    不论当年杜甫来秦州的动机如何,关辅饥馑也好,为避战乱也好,官场失意也好,抑或是投亲靠友也好。可秦州的百姓并不认识杜甫,秦州的官府阶层也不认识杜甫,不知晓杜甫诗歌及他本人所蕴涵的文化价值和社会价值。没有多少人礼遇杜甫,杜甫依旧很寂寞,很落迫,和他的妻小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这是杜甫当年的悲哀,更是秦州人的悲哀。
     为维持生计,杜甫只好行医、挖药、教书、作诗、靠朋友接济,每一步路都充满艰辛。杜甫的诗歌写得很好,可那时的文化远没有和市场接轨,所以杜甫的诗歌没有人付他一分钱的稿酬,无法补贴家用。


 
杜甫淹留地——“东柯谷”里后人建的杜甫草堂


    如果杜甫那阵子可以像现在的文人一样出书,凭他的实力,他的诗集定会畅销一阵子,一版再版,定有成千上万的版税供杜甫挣,杜甫的境况也许会改观一下。
    或者那阵子有一些尊重文化、尊重知识的大款、企业家,站出来给杜甫一家提供一定帮助,也可能改变杜甫的生活境遇。
    可惜,这一切如果都没有发生。
     杜甫到秦州后认识和结交的几个人基本上是穷人,对他没有更大的实质性帮助。能吸引他来到秦州的应该就是他在秦州的几位亲友。
他在秦州投靠的第一个人是他的从侄杜佐。从有关史料上考证,杜佐,乃囊阳系杜韦之子,官终大理正,当时居秦州东柯谷。也就是说,杜佐虽偏居东柯谷,但他是一个退隐的政府官员,还算是一个有身份,至少有知识的人。比一般山民的境况要好一些。杜甫一家远来秦州,杜佐少不了要在生活上给杜甫一家以接济。古人尚义重情,兄弟叔侄之间更是爱你没商量,所以杜甫有时也直接了当地向杜佐索要小米和薤。《佐还山后寄三首》中有相关描述。
 


  杜甫与赞公和尚


     杜甫来秦州投奔的第二个人便是赞公和尚。赞公和尚虽说在京师大云寺做过主持,但他来秦州时已经是一个政治上失意、经济上一无所有的出家人。杜甫和赞公和尚在长安就是旧交,赞公和尚救过杜甫。公元757年春天,时值长安沦陷,杜甫被赞公藏到京师大云寺住了若干天,后来赞公还给他送了僧衣、僧鞋、僧帽化装逃出了长安,二人算是生死之交。
     后来因为皇室内部权力之争,肃宗极力排斥玄宗旧臣,宰相房琯成为首革之人,同党受株连。赞公和尚和杜甫均为房琯至交,皆受到牵连。赞公被贬,只身先来到秦州,杜甫出走华州司功参军之职,后罢官来秦州。
      赞公和尚来到秦州后,在离甘泉太平寺仅几步之遥的西枝村台地上凿了一孔窑洞,洞前盖了一间土屋,作为栖息之所,继续自己的修行生涯。
     杜甫到秦州后没几天便急切地前往乡下看望赞公,这也是两位老朋友罹难后的第一次相聚,又置身边地他乡,两人重逢之际难免百感交集。此时的赞公和尚在秦州也是一个流落异地,住着两口窑洞,化缘为生的出家人,给杜甫经济上不会有什么大的帮助,唯有两人在秦州彻夜长谈,吟诗作伴,精神上的鼓励和支持才是难能可贵的。杜甫还特意以《宿赞公房》为题赋诗一首,记述当时的情境和自我感怀:杖锡何来此,秋风已飒然。
  雨荒深院菊,霜倒半池莲。
  放逐宁违性,虚空不离禅。
  相逢成夜宿,陇月向人圆。
    从这首诗中我们可以看出,杜甫对赞公这样一个遁入空门之人平白无故受到政治斗争的连累,表示了深深的同情,对赞公和尚不计放逐贬谪,不为折辱苦痛所愁,淡泊明志的高贵气节敬佩不已,同时对两人能历尽磨难,终有聚首相见之日,感到由衷地喜悦。
    杜甫初到秦州,心情尚好。他看到秦州山青水秀,气候宜人,民风纯朴,萌生了久居秦州的念头,并将其想法向好友赞公和尚有所流露。赞公得知杜甫此意,又写信给杜甫,希望杜甫能来自己居住的西枝村一带,互邻卜居。
    杜甫接到赞公的书信后不久,便起身出秦州城前往西枝村置办建造草堂事宜,事后将这段经历和感受写成诗作留了下来。这就是让人们百读不厌的《西枝村寻置草堂地夜宿赞公土室二首》。
    杜甫在秦州结识并且熟知的第三个人便是阮隐居----阮昉。两人友好往还,诗薤互赠。杜甫秦州诗中有两首直接写到阮昉,因此,阮昉的部分生平信息得以留存。从杜甫的诗可知阮昉基本形象轮廓:性情宁静,气质高古,诗风清隽,且创作刻苦,属社会清流一类。因为他是那种视“荣贵如粪土”的一类,又是从长安城或秦州城来东柯谷一带隐居的隐士,根本没什么钱财资助杜甫。只能在必要时送杜甫一些蔬菜救急,做精神上的知心朋友。因为远离亲人,僻居边地,孤独寂寞和贫困无助使杜甫格外珍惜这份友情。他对阮隐居的主动送薤表示十分的感谢,对阮隐居高风亮节表示赞赏,先后写了《秋日阮隐居致薤三十束》,《贻阮隐居昉》两首诗。
      杜甫到秦州认识交往的第四个人便是佳人。可能在秦州能和杜甫发生心灵共振除了阮隐居,就算是这位佳人。她是杜甫在诗中唯一正面描写的一位女性。她本是京都官宦人家之女,安史之乱时,关中人跑匪,她父亲抗贼身亡,几个兄弟也散落四方,丧乱之中,世情恶衰,她丈夫喜新厌旧将她抛弃。一个弃妇,无家可归,只好带一侍女流落到东柯谷一带,采柏为生。于是和流落到此地的诗人杜甫相遇,相识。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同样的处境,同样的感受,于是相知且相怜,杜甫除了对她寄予更多的同情外,又能怎样呢?


 
现在的东柯谷全貌


   杜甫在秦州诗中提到并让我们曾一度看好的一个人便是同谷(今甘肃陇南康县)县令,这个同谷县令相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是一个比较有钱且有权的阶层,但他骨子里是一个嫌贫爱富的人,后来的事实告诉我们也是这样的。杜甫一家人在秦州无米下锅,无衣御寒,谋生无计的情况下,接到同谷县令的致函相邀,杜甫喜出望外,携带妻小颠簸到达同谷县,谁知道同谷县令不过是虚意相邀,避而不见。可能他认为杜甫是一个弃官落难的穷文人,将来对他没有什么用处。致使杜甫一家人在同谷县遭遇到了比秦州更为巨大的寒冷与饥饿。甚至有记载说杜甫一家中就有数人是在同谷被饿死的。为了生活,他不得不到冬天的雪山里去挖黄独,跟随着一个养猴的老人去采橡实。这样在同谷勉强生活了一个月,不得不再一次举家前往四川了。
     上元元年(公元760年)春天,依靠亲友的帮助,杜甫在成都西郊的浣花溪畔建成了一座草堂。过了一段闲适安定的生活。后来又在动荡不宁中奔走。广德三年(765年),杜甫携家眷离开草堂,开始了他最后漂泊荆楚的生活。
    大历五年(公元770年),杜甫由潭州往岳阳途中抱病伏枕写下《风疾舟中伏枕书怀三十韵》,这首绝笔诗,不久就病死在湘江上游那条破船上。


 
杜甫在今甘肃天水(古秦州)境内的塑像


     杜甫离开秦州1250年后的今天,我们后人才认识到杜甫的价值。他一生不仅仅留下了1450首诗,也为我们后代留下了丰厚的文化遗产和精神财富,是中国人民心目中的一座丰碑。他的诗歌总是关怀国家的安危和人民的疾苦,被称为人民的诗人。他的诗歌达到了唐代诗歌的巅峰,他本人被后人尊为诗圣,他的诗歌被后人尊为诗史,光照千古。
    人民热受杜甫,怀念杜甫。长眠于地下的杜甫无论如何不会想到的。但他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他的精神永远鼓舞着我们前进的脚步,杜甫不会寂寞。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67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