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他们也很累啊,古代那些公务接待的官员们
2016年12月01日
来源: 凯风重庆
【字号: 】【打印

  先来说说一代文豪苏东坡,他这个人性格豪放,善饮。可有一种职业,却把苏东坡搞得也苦不堪言,那就是公务接待。 

  北宋时期,苏东坡在杭州任通判,他被马不停蹄的公务接待弄得非常疲惫,酒力本来不错的他,有一次发牢骚时却说杭州通判这个差事是“酒食地狱”。原来,在宋朝时,杭州便是一个繁华之都,朝廷派来“检查工作”的各路官员让苏东坡应接不暇,作为负责接待的官员,苏东坡的主要任务就是陪上级官员吃好喝好玩好。朝廷来的官员,也得罪不起,一旦整日浸透在这种酒肉江湖中,苏东坡的烦恼就越发多了起来。苏东坡后来想了一条妙计,就是当官员驾临时,干脆去杭州城里召来歌妓陪同,让这些醉眼朦胧的官员们把注意力转移到歌妓们的“女伎丝竹之声终日不辍”中去,自己就在旁边闭目养神。 

  看来古代的公务接待,也挺累人的。古代的公务接待,还得从秦始皇建郡县开始说起,官员任用变迁频繁,于是迎来送往接风饯别成为官场的一种习气。在《汉书》里有这样的记载:“西汉后期,政局屡变,送故迎新,交错道路。”你看看,接待进进出出的官员,那时侯就有路堵了,不知道骑马车的官员们,患上今天都市里的“路躁症”了没有。 

  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各州郡(相当于当下的省城)设置了一种官衔,就是“送故主簿”,这是一种什么官位呢?就是类似于现在的政府接待办主任,他们这些人,就是专门迎接上级官员吃喝玩乐的。千万别以为这样的官员风光无限,查阅浩瀚文献,发现公务接待时为此喝死的官员还不在少数,遗憾的没留下那时这些官员们的体检报告,不然,像今天的“三高症”恐怕也不少。 

  在古代中国那样一个极其讲究人情礼仪的国度,在公务接待上形成了一种攀比之风,乃至愈演愈烈,排场越搞越大,最后落实到基层政府头上,让这些接待的地方怨声载道。接待一隆重,真金白银哗哗哗流淌,下面的官员为了硬撑面子,贪污腐化横征暴敛的问题就大量出现了。 

  在明清官场,奢华之极的接待上排场之风达到了顶峰,那时迎接上面官员的宴席,燕窝烧烤,鱼翅海参,只是家常菜而已。查据文献获悉,在明朝时代,一旦巡抚驾到,下面的府官、州官和县官,一律要跪在道路两旁谦卑地欢迎。如果遇到雨天,常常满腿就是稀泥。在清代,如果遇到钦差大臣经过,“数十里外设马为长探,二十里内设马为短探,无不竭力趋跄”,都想争取给朝廷要员留个一个好印象,为以后的升迁加分。 

  让我们来看看明朝的一场超级接待。明代嘉靖18年,兵部尚书翟銮奉旨到塞上犒劳军队,边区文臣武将都全身披挂到郊外恭迎,而且竞相送礼。等到翟尚书完成使命返回时,财礼塞满了1000辆大车,连他自己也吓坏了,一路上吃吃喝喝回到京城,他把财礼中那些看来不贵重的东西趁一时高兴赏赐给了沿路官员。在明朝,有一个官至南京兵部主事的管志道回忆说:“我在乡里做生员时,曾经亲眼看见一位县长向前来视察的巡按百般献媚,拍马屁一直拍到马桶上,甚至到了用貂皮来装饰尿壶、将缎褥铺在厕所里的程度。”咳,咳,看看这样的接待,你说累不累! 

  在古代,给上级送“红包”就是普遍现象了。那时侯的“红包”主要由3个名目组成:一是“程仪”,即车马费;二是“折席”,即宴饮费;三是“跟随”,即送给仆从的辛苦费。有一个做过知府的张集馨在回忆中这样披露:“红包之厚薄,视官职之尊卑,少则一二十两,多则三五百两。”“红包”哪里来?也没有财政预算,官员们发放的红包费,还得由各州县和相关部门分摊,最后的承担者,还是黎民百姓,这叫“取之于民,用之于官”。明朝吴县县长袁宏道写信给朋友倾诉苦恼:“现在已知道人生作吏甚苦,作县令尤苦,做吴县知县更是苦上万万倍,比牛马还不如!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上官如云,过客如雨。” 

  看看这些疲于接待的古代官员们,他们接待时的战战兢兢强颜欢笑,他们内心的沉重不堪,就明白一个道理,公务接待一旦这样变形,真是祸害无穷。(图片来自网络)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67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