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王熙凤是如何撑起一个轰轰烈烈的贾府的
2016年11月30日
来源: 凯风重庆
【字号: 】【打印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家富人宁,终有个家亡人散各奔腾。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呀!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这是《红楼梦》十二支仙曲中,对王熙凤一生的描写。写出了王熙凤在治理贾府与为人处世方面的聪明过人、勤劳勇敢,也暗示了王熙凤的悲惨命运,总结了王熙凤轰轰烈烈的一生。

  王熙凤,大家可能都不陌生,《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中,作者借冷子兴之口这样说道:“谁知自娶了这位奶奶之后,倒上下无人不称颂他的夫人,琏爷倒退了一舍之地:模样又极标致,言谈又爽利,心机又极深细,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

  一个女人竟然能够令“上下无人不称颂”,能够做到“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在封建社会中,一个女人如何能够达到如此高的境界,又如何能够在关系纷杂的社会中,治理好贾府这么一个大的家庭呢?

  察言观色,常解他人之忧

 

  第三回“贾雨村夤缘复旧职,林黛玉抛父进京都”,王熙凤没有找到王夫人让她找的缎子,王夫人顺口就说道:“有没有,什么要紧,该随手拿出两个来给你这妹妹去裁衣裳的。”王熙凤马上接口道:“这倒是我先料着了,知道妹妹不过这两日到的,我已预备下了,等太太回去过了目好送来。”

  王夫人刚开始让王熙凤找缎子,或许根本没有想到要为黛玉裁衣服,但在贾母和众人都在的场合下,王熙凤刚好提起这个事情,因此,也是为了讨贾母喜欢、博众人好评,顺势就问了王熙凤,王熙凤听了,马上就明白了王夫人的意思,说她早就预备好了。至于她到到底做没做、预备没预备,谁也不知道。然而她说的这些话,却赢得了贾母的欢喜、王夫人的赞同、众人的好评。

  高瞻远瞩,善谋千秋之计

 

  第五十五回“辱亲女愚妾争闲气,欺幼主刁奴蓄险心”,王熙凤对平儿说,“我这几年生了多少省俭的法子”,“ 家里出去的多,进来的少”,“ 若不趁早儿料理省俭之计,再几年就都赔尽了”。随即又说道:“宝玉和林妹妹,他两个一娶一嫁,可以使不着官中钱,老太太自有体己拿出来。二姑娘是大老爷那边的,也不算。剩了三四个,满破着每人花上一万银子。环哥娶亲有限,花上三千银子;若不够,那里省一抿子也就够了。老太太的事出来,一应都是全了的,不过零星杂项使费些,满破三五千两。如今再俭省些,陆续就够了。”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王熙凤站在一定的高度,从总揽全局的角度对贾府中“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画者无一”及“出多进少”现象进行了总结和梳理,并制定长远之策。可以说,如果没有王熙凤的精打细算、没有王熙凤的“斤斤计较”、没有王熙凤的“事必躬亲”,那么大一个贾府,难免会出现你争我吵、男盗女娼、违令不遵等各种问题,正是由于凤姐善谋全局、总体规划、因地制宜,才使得贾府能够赫赫挺立在当时的社会之中。

  能说会道,常怀谦逊之风

 

  第十六回“贾元春才选凤藻宫,秦鲸卿夭逝黄泉路”,贾琏送黛玉回来时,凤姐满面堆笑道:“国舅老爷大喜!国舅老爷一路风尘辛苦。小的听见昨日的头起报马来报,说今日大驾归府,略预备了一杯水酒掸尘,不知赐光谬领否?”

  又道:“我那里照管得这些事!见识又浅,口角又笨,心肠又直率,人家给个棒槌,我就认作‘针’……我苦辞了几回,太太又不容辞,倒反说我图受用,不肯习学了。”

  “巧舌如簧”、“能言善辩”是对一个人富有语言天赋、能说会道的赞赏。王熙凤在说话中,不仅做到了这些,而且她还能谦虚低调,做了好事不张扬、得到赞扬不高傲、受了委屈能忍受。“重逢不似初见,久别胜过新婚”,对于数月不见的夫君,凤姐一句“国舅老爷一路风尘辛苦”,又张口“小的”、闭嘴“大驾”的,是何等的谦虚低调,给久经风餐露宿的夫君以心灵上的欣喜。明明是自己辛苦安排好饭菜,却说“不知赐光谬领否”,我相信,及时再辛苦、再劳累的人有了这几句谦虚、关怀的话语,辛苦和劳累也会随即烟消云散,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

  协助宁国府料理丧事,本是凤姐内心想多一些历练,为确定日后自己在贾府中的地位奠定基础,自己揽的事,可她却说“苦辞了几回,太太又不容辞”。“苦辞”一则说明了自己谦虚谨慎,怕能力不足,办不好事;二则说明了自己本不愿意的,是“太太”强加给她的,如果出了什么差错,也怪不得她。凤姐只这一个“苦辞”,就体现出了自己的谦虚、低调并也明智的推卸了责任。

  雷厉风行,侧漏阳刚之气

 

  第十四回“林如海捐馆扬州城,贾宝玉路谒北静王”,在点人的时候,发现一个下人来晚了,听那人道:“小的天天都来的早,只有今儿,醒了觉得早些,因又睡迷了,来迟了一步,求奶奶饶过这次。”凤姐便说道:“明儿他也睡迷了,后儿我也睡迷了,将来都没了人了。本来要饶你,只是我头一次宽了,下次人就难管,不如现开发的好。”登时放下脸来,喝命:“带出去,打二十板子!”一面又掷下宁国府对牌:“出去说与来升,革他一月银米!”

  “不以规矩,无以成方圆”。虽有规矩,如果不执行,规矩也就成了摆设。面对下人对所订立规矩的违背,王熙凤没有手软,而是保持自己一贯雷厉风行、杀伐决断的做事风格,严肃“处理”了不遵守规矩的人。或许这样会惹人抱怨、树立敌人,但她是在按规矩办事,如果说每个人都遵守规矩的话,也不会发生责罚人的事情,想必大家都会谅解。这也给其他人做了一个反面教材,树立了自己的威信,也站稳了自己的脚跟。

  治国理政,要靠人才,治理好一个大的家庭,也要靠人。王熙凤凭借自己高超的个人能力、高瞻远瞩的战略眼光、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妥善处理了贾府中众多纷杂的家庭矛盾、合理部署了贾府的日常工作和生活、科学规划了贾府日后的发展进程和方向,为这个“轰轰烈烈”的贾府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图片来自网络)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67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