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用《内戒令》律己管家人,曹操想不成就大业都难
2016年11月30日
来源: 凯风陕西
【字号: 】【打印

  在人们的认识和历史的评说中,曹操历来被视为奸雄。但如果你仔细阅读、体味了《内戒令》,就不得不为曹操严于律己、严格管理约束家属子女的作风所折服。单从这点来说,东汉末年及三国时期,没有哪一个人比曹操做的更好,也正因为如此,才为曹魏建立霸业奠定了坚实基础。

  《内戒令》是东汉末年曹操颁布的,距今已有1800多年。这道“硬性令规”虽只有区区百余字,但没有一句大话空话套话,字字都是一颗“钉子”,句句就像一条“铁锁”,不但把他自己的言行紧紧地钉在了“廉俭”的铁板上,而且对内务工作人员和自己家属子女的言行都做出了严格规定,并不打折扣地付诸实施。这与中央颁布实施的“八项规定”有异曲同工之处,足见曹操作为一名政治家的远见卓识。

  在《内戒令》中,曹操首先率先垂范,严格按法令条文约束自己的言行。“吾衣被皆十岁也,岁解浣补纳之耳”(《御览》四百三十一,八百十九)、“孤有逆气病,常储水卧头,以铜器盛,臭恶;前以银作小方器,人不解,谓孤喜银物,令以木作”(《御览》七百五十六)、“孤不好鲜饰严具,所用杂新皮韦笥,以黄韦缘中。遇乱无韦笥,乃作方竹严具,以帛衣粗布作裹,此孤之平常所用也”(《书钞》未改本一百三十六)。作为东汉末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且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风云人物”,他穿的衣服都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一件衣裳至少要穿上十年,也舍不得扔掉;他身体有病,需要熏洗,原本给他配备“铜盆”盛水清浴,时间久了会生锈,后改为“银盆”,但他怕影响不好,就改用“木盆”;他使用的物件,都是日常之物,从不搞特殊化,不使用高档的奢侈品,就是颜色稍鲜亮的东西他也不用。从这些生活小细节上,就足以彰显出曹操作为丞相的节俭美德。

  只管好自己,还不能算是一个好领导,重要的是管束好自己的家属和子女。曹操虽身居高位,但从不利用手中的权力耍特权,而是十分严格地要求家眷子女。他对自己的家属子女是这样做的:“昔天下初定,吾便禁家内不得熏香。后诸女配国家,因此得烧香。吾不烧香,恨不遂初禁,令复禁不得烧香。其所藏衣,香著身亦不得”(《御览》九百八十一、九百八十二)。在平定河北后,曹操怕家眷忘乎所以,从而滋生“享乐”情绪,就做出了严格规定,严禁家眷在家中熏香,即便是把香囊带在身上,也是绝对不行的!那么,房间有了异味怎么办?曹操明令规定,要除去异味,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家眷自己亲自动手,去野外捡取树枝、树叶,拿回家点燃熏除,或置于房间,靠木质的吸附自然去除。如果有家眷置若罔闻,视“规定”于不顾。那好,家法伺候。《内戒令》规定:“履丝不得过绛,紫金黄丝织履。前于江陵得杂彩丝履,又与家约,当尽著此履,不得效作也(《御览》六百九十七)”。然而,曹植的妻子,也就是曹操的儿媳妇崔氏,不顾法令之规定,“(曹)植妻衣绣,太祖登台见之,以违制命,还家赐死”。由于崔氏“衣绣违制”,被曹操勒令回家并赐死。自己的儿媳妇违反法令,也被决绝杀了头,足见曹操在政令家规贯彻执行上的坚决态度:“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

  难怪,《资治通鉴》在评价曹操时,用了“十胜”,即“道、义、治、度、谋、德、仁、明、文、武”。这样的评价,曹操值得拥有!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67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