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彩礼:古代的人生的一大目标
2016年11月30日
来源: 凯风江苏
【字号: 】【打印

彩礼,在古代多称为“聘礼”,是男女双方在订立婚约时,由男方交付给女方用以担保婚约履行的财物。这是一种历史久远的风俗习惯,它的身影,在“六礼”中就可以找到。

自西周以来逐步确立并为历朝所沿袭采用的“六礼”婚姻制度,在《仪礼》中有详细规制,整套仪式合为“六礼”,为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纳征,作为“六礼”中的第四礼,在古代婚姻中,往往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纳征是什么?通俗地说男方就是给女方彩礼。

《诗经》作为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其收集的作品中,最早的大约就形成于西周初期,在一些有关青年男女互表爱慕的文字中,我们不难发现一些早期“彩礼”的端倪。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好,知道你赏析古文的水平和我差不多,所以这里,我大致翻译一下。这句节选自《国风·卫风·木瓜》,这里的“琼瑶”,是指女主人公身上的美玉,也是台湾作家琼瑶笔名的出处。全句大意就是:他(男主)送我鲜桃,我(女主)拿美玉回报他。

一个很纯粹的纯纯爱情充满暖意的画面,不禁让人感概,多好(SHA)的姑娘啊!

稍微有点画风突变的是,明明是一个送鲜桃,一个以美玉回报,怎么会忽然出现一个大写的——“匪”!让人只想大声喊:捕快叔叔在哪里!

其实,在这里,“匪”就是“非”的意思。“匪报也,永以为好也!”就是说,不为回报,只为好好在一起。

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个故事的中心思想主要告诉我们女主角做生意不是一块天生的好材料。

按照当时的习俗,此时的两人还纯属自作主张,属于小孩子过家家,是不被爹地和亲娘所承认的,想进一步交往,想结婚,那就得按规矩来。男方先得遣媒人去女方家里表达提亲的意思,这时得拎着大雁。

用雁,大致有四方面的意思,一来雁是侯鸟,往来有信,这里暗指媒人有信,这提亲也是正儿八经的,不是说着玩玩的;二是古人认为大雁代表阴阳调和,能让夫妻美满;三是证明男子悍勇,能射落大雁;四是大雁忠贞,寓意婚姻能长久的延续。按照当时的礼仪,提亲共六项程序,大概五项左右需要用到大雁。因此,这大雁在当时,真是居家旅行逛街撩妹的必备佳品。其实,若是在当时能开个大雁养殖场什么的,应该还是一个相当有前途的职业,赚一个亿可能就只是个小小小目标了。

这一套程序走下来,女方家要是真同意了,这个时候再想着光送雁想去娶“别人家的”女儿就不合适了,得上硬货啊!这时候,一般就得用帛和鹿皮了。

没错,这在当时就是硬货!

什么?家有女儿年方四岁再过二十年有望先拿大雁后收彩礼的你觉得二十年的等待就等来鹿皮这些实在让人欲哭无泪?

那别急,汉代的彩礼一定能够让你满意。

东汉有一个小官,叫展允,他是个议曹史,这官大概就相当于今天的处级以下干部。因为收入有限,到了50岁仍未娶亲,好在人缘不错,领导同事也都愿意帮忙,大家也就这么着帮着凑了一些,他才娶上了老婆,这究竟是花了多少呢?据《太平御览》记载,“二三万钱,足以成婚。”

再看这有钱的,比如大家都认识的董卓,就是微信朋友圈有貂蝉的那位,他娶老婆的时候则“聘以辎车百乘,马二十匹,奴婢钱制充路”。这排场,可比之前的展大人大多了,按照当时的物价,大致匡算,董卓这分聘礼大致在两百万钱左右。

唐朝初期,出现了一个让我们不太理解的现象,即“穷女难嫁,穷汉难娶”。这家里穷的女儿是嫁不出去,那家里穷的汉子是娶不进来。这就奇怪了!按照中国传统的门当户对的观念,这家境相仿的男女,互不嫌弃,互相凑合下不挺好的一门亲事嘛,怎么会一个难嫁,一个难娶呢?“抱团取暖”的道理都不懂?

原来,在唐朝,经济有了长足的发展,因此,民间攀比之风日盛。女儿出嫁之前先问彩礼有多少,而男方娶亲也要问女方家里陪嫁是多少。这么一来,无论娶亲或是嫁女,均将高额的彩礼和嫁妆作为缔结婚姻的重要条件。这就导致寒门家中女儿虽美,奈何无人提亲;那边呢,没钱的汉子得四处借钱筹款才有可能能娶到老婆。

面对这个情况,唐高宗不得不下令,立下规矩:三品以上纳币(彩礼)不得超过绢300匹;四品、五品200匹;七品100匹;八品以下不超过50匹。不过,即使是这样,估计还是不少人得去钱庄签字画押,弄点“消费贷”什么的才能勉强娶上老婆。

至宋代,攀比之风依旧不减。这时候,因为没有人办大雁养殖场,关键就是有人办了养殖场这江浙沪也不能包邮是吧。因此啊,一雁难求。所以呢,这鹅啊鸡的开始逐渐代替大雁继续在“六礼”的环节中作为大雁的替身粉墨登场。此时,另一个重要的变化是茶正式作为重要的标配进入彩礼的清单。无论是王侯将相还是平民百姓,都开始逐步认可茶的经济价值。因此,茶正式进入彩礼的清单,说明在宋代,人们对彩礼的实际价值的关注度远超过了对其象征意义的考量。一方面,由于在隋唐时期茶叶的广泛种植,已经使饮茶成为人们的日常习惯,茶叶已经逐渐成为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物资;另一方面,由于深受文人雅士等社会中上流阶层的喜爱,茶的价格也被无形中炒高。而在谈婚论嫁的过程中,男方甚至需要将自己的金银财宝土地房产,一应列出,而女方也会将陪嫁中的各项财产列明,两方比对之后,才能最终决定这门亲事是否定下。

元代,在保留了蒙古婚俗习惯的基础上,也吸收了大量唐宋时期的礼仪制度和习惯,这时,包括鸡鹅在内的“大雁”们已不再不可或缺,取而代之的是,更符合草原习俗的羊和酒成为男方这边必备的彩礼。但由于民间依旧“凭财定亲”,忽必烈也曾一度制订过“彩礼”标准,即一品二品500贯,三品400贯,四品五品300贯,六品七品200贯,八品九品120贯,庶人则为20贯至100贯不等。但至元代中期,由于通货膨胀,物价上涨,先前的标准已经越来越不能满足人们的需要,尤其是民间,除了钱,还要加上锦锻杂绢。但尽管如此,男女双方家庭依然为彩礼的多少而纷争不断,。

至明朝,大雁又重夺回彩礼界“一哥”的位置。明朝初期,由于朱元璋要求节俭,故彩礼并不算丰厚,民间嫁娶,大概备些酒肉布匹干菜外加一些首饰即可,不必太过丰厚。但随着明代经济的发展,奢靡之风重又盛行。

清朝也一样。初年,由于国不富民亦不强,刚开始的时候,也算俭补。至清中后期,婚姻重财也成了当时普遍的社会风俗,且不仅存在于民间,就连一些官员,也把索取高额彩礼视为时尚,把自己的女儿商品化。据说,有位地方官,因家中有女,就开始故意接触当地的豪商巨贾,做起了嫁女儿的生意,后来发展到只要是自己家族里未婚配的适龄女孩,全都变成了他的“亲生女儿”。这样一来,与他交往的商界名流都就从他这儿娶老婆了。娶老婆行,要是一个嫌少,再纳一妾,也行,反正彩礼到位,批零兼营。而这些有钱人呢,则把自己从官宦人家娶到老婆的事情作为谈资,四处炫耀,好不得意。

谈完了古代的彩礼,各位一定可以发现,那时想娶个老婆,手上没点真金白银可真不行。其实,你不知道的是,你的父辈,在当年娶亲的时候也曾经以腿多为荣。在那个年代,腿多就是硬道理,腿多就是高富帅,腿多就是男神加王子。

比如,七八十年代,就先后流行过36条腿和48条腿。那个,我知道你算术不错,不过这36条腿、48条腿可不是18、24只大雁的意思。

36条腿泛指套一套家具,比如双人床、椅子、方桌、衣柜、写字台、饭橱什么的。后来呢,又增加了床头柜,沙发、茶几什么的,也就是后来所称的48和56条腿了。

每当和家里长辈聊天的时候,一回忆起那个年代,他们依然记忆深刻,用“在线等,挺急的”来形容当时等“腿”的心情,那就再合适不过了。

盖因那个时候市场上本来商品就短缺,别说不太容易买到,就算好不容易一下把“腿”都凑齐了,那也是价格、式样啊很难让人满意。这种情况下,那时的男青年就只好自己来想办法了,要不自己动手,要不还得求人打出一套来,这手头不缺木料,自己又有动手能力的毕竟少数。于是多数人就帮着到处找关系、托亲戚的,那是全家出动,排除万难,为“腿”消得人憔悴啊。可以想见,当时的木工师傅就有多“吃香”了,那真是好烟好酒好茶好饭好脸色好工钱伺候着。

时至今日,有的上辈人,依然心中有个情结,觉得自家的女儿将来结婚一定得找个“有技术的”,我怀疑,就是那时候自己被“腿”给折腾个不轻而留下的深刻印象。

至于“有技术的”,留存于他们心中的背影,大概莫过于今天已经日渐式微,但当时真的是牛叉的一塌糊涂的木匠吧。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67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