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探析信息化条件下反邪教科普宣传工作面临的形势及应对办法
2016年11月30日
来源: 中国反邪教期刊
【字号: 】【打印

    摘要: 在全球进入“互联网+”时代的前提下,“法轮功”建立的全球宣传网络,已成为对我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策划指挥、煽动炒作的重要平台。从2011年开始,北京反邪教协会根据互联网条件下信息化传播的特点,从国际和国内两个大局来研究当前反邪教科普宣传的思路和做法,组织专家分析整理“法轮功”等邪教组织台前幕后的运作方式和背景资料,注重研究信息化条件下反邪教科普宣传过程中的各种热点、难点和疑点问题,对反邪教科普宣传“抛砖引玉”的作用。

    关键词:信息化 反邪教 科普宣传

    习近平在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讲话指出:“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对一个国家很多领域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要认清我们面临的形势和任务,充分认识做好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反邪教协会是由社科、宗教、法律、新闻等社会各界反邪教人士组成的民间组织,要发挥专家优势,加强网络上各类邪教组织的信息收集,对以“法轮功”为代表的邪教组织在信息传播、背景资料、动态研判等方面进行分析研究,探析信息化条件下反邪教科普宣传方法、途径,加强网络宣传资源数据库的创作力度。警惕网上的邪教传播,大力开展网络反邪教科普宣传,已经势在必行。

    一、 当前境内外“法轮功”邪教组织网络条件下利用信息进行渗透、破坏的现状

    “法轮功”邪教组织有明显的“两面性”。在境内,宣扬“世界末日”“圆满”“升天”等歪理邪说,对习练者实施精神控制;在境外,李洪志撕掉“不政治”、“被政治”的假面具,网罗和豢养了一大批职业反华写手,在中国环境保护、购买美国国债、投资非洲等问题上道听途说,制造恐慌心理和恐怖气氛。目前,法轮功已在25个国家和地区建立网站,使用13种语言文字;在美国46个州建立网站80个。事实表明,法轮功遍及海内外的这些网站。比较知名的如:明慧网、大纪元、人民报等。信息散布从过去的发传单、打电话等“小打小闹”向高科技靠拢,除利用互联网下载各种文件进行打印传播、炮制“定时播音装置”进行蛊惑性宣传外,还通过网络进行干扰破坏。

    攻击通讯卫星。2002年至2005年鑫诺卫星、亚洲3S卫星、亚太6号卫星曾多次遭到“法轮功”非法电视信号攻击,致使中央电视台和许多省级电视台节目受到干扰。在2005年对上海广播电视卫星和东方有线网络进行了9次严重的攻击。

    组织“黑客”入侵。“法轮功”专门针对中国网民研发了所谓的翻墙软件,如“无界”、“自由门”等,通过这些软件可以直接登录境外“法轮功”网站。2013年4月的《证券日报》爆料,在苹果公司手机的App Store免费图书里,国内消费者进入“法轮大法弘传”的应用程序后,在手机的下方会显示:大法简介、大法书籍、练功音乐、大法弘传以及世界弟子五项内容。2013年9月,凯风网独家连载了泰籍华人、“法轮功”头目李洪志前妹夫孙森伦撰写的《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一书,在连载的点击率节节攀升之时,凯风网持续受到了来自境外疑似法轮组织的网络技术攻击,一度导致网站线路阻塞。

    发展“破网”技术。“破网”主要指通过一定的技术手段突破网络监管所屏蔽的网站浏览境外网页,也称为“翻墙”。我国境内的“东突”暴力恐怖分子、“法轮功”分子就是利用“破网”软件进行联络及筹措经费的。2011年12月1日维基解密(Wiki Leaks)网站披露,“法轮功”研发的翻墙软件“无界浏览”被指监控用户信息。法国Refets公司称,“无界”含有间谍软件和木马程序,“法轮功”研发相关软件的目的就是要监控、窃取用户的信息,以便控制其信徒的行为。

    编造传播谣言。“法轮功”在网络上编造了一系列抹黑中国的谣言,包括苏家屯“活摘”谣言,马三家教养院“酷刑”谣言,“三退”谣言等。在“法轮功”网站“大纪元”发表《沈阳集中营设焚尸炉售“法轮功”学员器官》后,世界几十家主流媒体至苏家屯实地调查,美国领事馆工作人员甚至以患者身份,到苏家屯医院咨询器官移植手术问题,进行暗访调查,均证明医院没有任何问题。

    网络骗取招募国内文艺演出人员参加“神韵演出”。始于2007年末的新唐人电视台新年晚会,让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高层开始用“大蓬车”演出的方式来传播其“神韵文化”,他们打着“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口号,通过互联网骗取招募各类文艺人才,宣传邪教思想,攻击中国政府。策划举办所谓的“全球华人系列大赛”,目前已知的所谓系列大赛有:“全世界华人武术大赛”、“全世界华人小提琴大赛”、“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全世界华人钢琴大赛”等9个。

    二、 境内外“法轮功”邪教组织发展背后的原因分析

    美国伪智库是“法轮功”的幕后黑主(Mark Palmer)这样的人。“自由之家”是由和美国中情局有联系的“开放社会研究所”(Open Society Institute of elite GeorgeSoros)主席乔治·索罗斯建立的伪智库。“自由之家”背后的金主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中情局有充分的文件证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是美国的情报机构,是很多国家反对党(“民主革命”)背后的推动力量。威廉·布鲁姆(William Blum)在他的《谁是无赖国家》(Rogue State)一书披露,中情局创造了一大群“特洛伊木马”,特别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它们在人道主义的伪装下,企图颠覆其他国家。美国情报机构操控或由他们指派的“拯救西藏”、“救救法轮功”和“反恐战争”运动,目的是为挑起战争、干涉他国内政以及资源掠夺拉拢更多的人力。

    情报机构支持是经费的主要来源。2015年3月1日,美国互联网新闻媒体评论网PanDo Daily(pando.com)发表了调查记者亚夏•列文(Yasha Levine)近万字的长篇报道《幽灵赞助下的互联网隐私:美国广播理事会简史》。文中指出,成立于1999年的广播理事会,每年的预算经费为7.21亿美元。该机构直接向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汇报,其运作方式类似控股公司,下设很多冷战时期美国中央情报局及其分支机构开展的守旧派心理战项目,包括自由欧洲电台、自由亚洲电台、美国之音以及十多家其它的广播电台和媒体。美国广播理事会及其附属机构资助那些被认为损害美国利益的国家和外国政治运动。除了为伊朗、古巴反动势力提供资金外,还同中国邪教组织“法轮功”修炼者经营的技术机构进行合作,由动态网络和极景网络等公司向中国互联网用户提供反审查的工具程序。美国《华盛顿邮报》2010年5月12日报道,美国务院每年协助“法轮功”研发“翻墙”软件。至2012年,美国广播理事会(BBG)向邪教“法轮功”持续投资每年达150万美元。

    国外招募教徒是人力的主要来源。2015年4月14日,俄罗斯斯塔夫罗波尔电视台晚间新闻播出一条“中国邪教招招募斯塔夫罗波尔市民”的新闻。该新闻播出后,斯塔夫罗波尔检察院的监察机关对“法轮功”的“展览”活动进行了检查,依法关停了展览。格雷戈里•格洛巴是乌克兰全国记者联盟的成员、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公民报》记者,著有揭露“法轮功”的文集《参天的酸果蔓树冠下的”法轮功”》,于2015年5月3日在俄罗斯知名反邪教网站“伊里涅义信息咨询中心”网(Iriney.ru)发表文章,揭露独联体国家的“法轮功”利用网络平台从事瞄向中国留学生的宣传招募活动。很多中国网友晒出他们在国内亲眼见证“法轮功”干的不光彩之事,积极消除“法轮功”给国家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三、 北京反邪教协会在利用互联网开展防范邪教方面的几点做法

    思想是行动的先导,是一切实践活动的灵魂、导向仪。做好互联网时代的反邪教科普宣传工作,就要把网络同协会的工作定位结合起来,同弘扬我国传统文化、社会正能量结合起来,同贯彻实施《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结合起来,通过“互联网+”“文化+”,进一步提高全民防范邪教侵蚀的自觉性。

    认清形势,把反邪教科普宣传与信息化建设结合起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深刻阐述“要把网上舆论工作作为宣传思想工作的重中之重来抓”,明确要求我们要牢牢掌控有效载体,下大力气抓好互联网等新媒体的管控。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第36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6.68亿,手机网民规模达5.94亿,网民使用手机上网的比例为88.9%。网民主要群体以10-39岁年龄段为主要,比例达到78.4%。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的资料显示,2015年10月,各类公众有效举报信息达到180.8万件,淫秽色情类达121.5万件,占比67.2%;政治类占比9.4%;赌博占1.8%。这些严重污染的信息对国家安全和青少年思想教育影响尤为严重。协会作为反邪教的社会团体:一是要对问题及时发声,敢于亮剑。协会要树立“民间、关爱、科学、和谐”的反邪教组织良好形象,坚持“宣传社会、研究问题、服务大局”的工作定位,对邪教宣传要旗帜鲜明地进行回击,还公众以事实的真相,让公众认识到邪教宣传的本质和别有用心。比如对2014年山东招远“5·28”全能神练习者杀人案,协会配合大局及时在中国反邪教网上发表声明,声讨邪教组织。二是要着力构建起网络条件下的反邪教科普宣传新平台。充分利用反邪教专业网站、微信公众号、微博、QQ等新媒体,利用重大事件的时间节点开展各种有益的交流、讨论,通过原创发布、转发点评、跟帖引导、微话题讨论等形式,增强反邪教科普宣传的吸引力。三是要着力提高民众的科学素质,通过反邪教科普答题平台、普法知识宣传、全国科技周、科普日等方式,通过有奖答题等方法,运用科学抵制各种反动邪教思想和封建迷信思想,坚决揭露、批判各种反动邪教思想和封建迷信思想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的本质。

    发挥优势,建立反邪教宣传的数据库。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第3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12月,我国网络新闻用户规模为6.88亿,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0.3%。网民的上网设备正在向手机端集中,手机成为拉动网民规模增长的主要因素。截至2015年12月,我国手机网民规模达6.20亿,有90.1%的网民通过手机上网。只使用手机上网的网民达到1.27亿人,占整体网民规模的18.5%。网络新闻作为信息获取类的重要应用,使用率仅次于即时通信,排在第二位。协会根据这些新的数据变化:一是要加强国际学术刊物相关数据的整理研究。组织专家翻译国际三大检索系统(《科学引证索引》、《艺术与人文引证索引》《社会科学引证索引》)所收录的所有关于“法轮功”问题的研究论文,开展《“法轮功”问题研究译文选》,为从国外学者的角度研究“法轮功”等邪教组织提供了数据支撑。二是要加强反邪教警示教育视频资源的创作力度。把网上资料与线下宣传等资源整合起来,将视频编成《教育转化及警示教育专用资料集》,内容含揭批邪教、传统文化、健康养生、法制教育等方面,让各地区根据自己的特点,选择合适的教育转化资料。加强除“法轮功”“全能神”其他邪教组织的宣传教育和研究。如北京反邪教协会组织编创的警示教育专题片《毒瘤——邪教透视》,揭露剖析了门徒会、观音法门、统一教、呼喊派、实际神、血水圣灵等六种近年来在北京及全国的活动情况,该资料作为“北京市基层党组织反邪教教育主题党日”的学习内容,进一步的增强全体党员的政治责任感和使命感,做好应对各种复杂局面和突发事件的思想和工作准备。三是加强“全国反邪教警示教育资源库”信息资源的共享共建。以计算机等终端设备为载体,借助互联网这个面向公众的社会性组织,进行信息交流和资源共享,并允许他人去共享自己的劳动果实。如北京反邪教协会将创作的反邪教科普宣传与警示教育《公务员读本》、《市民读本》、《农民读本》、《青少年读本》和话剧、挂图、展板、折页、“工作手册”等宣传资料上传共享。由北京反邪教协会创作的《当代迷信与邪教》反邪教宣传片被纳入共产党员网(http://www.12371.cn)“远教大讲堂”全国党员远程教育平台,收到较好的宣传效果。

    加强网络舆情分析,为党和政府决策提供服务。根据政府对处理邪教的精力主要集中在打击防控上的特点,协会要全面收集“明慧网”、“大纪元”等国外法轮功网站和媒体的动态信息,并进行预判性分析研究,提出应对策略建议。舆情研究主要从三个方面入手:一是焦点梳理,舆情监测,收集反邪教舆情信息,通过热度分析、类别归纳、综合分析等,分析舆情焦点,提出有建设性的意见建议。二是舆情研判,根据“法轮功”、“全能神”等邪教组织在舆情发展的不同阶段,结合事件处置进展和内外部舆情环境,研究舆情形势,分析舆情发展总体趋势与热点走向。三是管理咨询,根据研判情况,进行舆情管理决策咨询建议,为党和政府对邪教处理体应对方案提供参考。如北京反邪教协会于2011年编辑的《从梁波一案看“法轮功”“维权”新特点》被北京市委编成《工作研究》上报中央有关部门,受到相关领导的好评。

    “做好网上舆论工作是一项长期任务,要创新改进网上宣传,运用网络传播规律,弘扬主旋律,激发正能量,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把握好网上舆论引导的时、度、效,使网络空间清朗起来。”从这一点来讲,做好网络条件下的信息化反邪教科普宣传工作,任重道远。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33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