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纳兰性德--人生若只如初见
2016年11月29日
来源: 海河网
【字号: 】【打印

    他,纳兰性德,公元1655年1月19日,在一个飞雪的腊月,降生在北京,他的父亲是康熙时期权倾朝野的宰相纳兰明珠,母亲是亲王阿济格第五女,一品诰命夫人,携着金冠的纳兰性德是纳兰明珠的长子,取名纳兰成德,因避皇太子胤礽(小名保成之讳),改名性德,字若容,号楞伽山人,并且有一个好听的乳名,冬郎。

    在宰相明珠的眼里,他的儿子将来会成为叱咤疆场的英雄人物,文武全才,光宗耀祖,然而在父亲安排的纳兰周岁抓周宴会上,隐约暗示了一个人跌宕的情感命运,小小的纳兰,一手抓毛笔,一手抓珠钗,再也不肯放下,一手抓情感,一手抓学识,潜意识里,纳兰的命运就此铺开。

    纳兰性德聪颖早慧,咿呀学语时就会读几句古诗,七岁时与王宫贵族的小公子们比骑射,策马扬尘,出手就射中红心;十四岁通晓诗文;十七岁入太学读书;十八岁,参加顺天府应试,满腹才学的他又考中了举人。然而此时一位绝世女子,拨动了他爱情的琴弦,就是从小失去父母,七岁寄居在明府的表妹,十几年耳鬓厮磨,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纳兰曾羞涩的为表妹写下一首《减字木兰花》:

    相逢不语,一朵芙蓉着秋雨。小晕红潮,斜溜鬟心只凤翘。

    待将低唤,直为凝情恐人见。欲诉幽怀,转过回阑叩玉钗。

    很不幸,纳兰和表妹,终究是做了有缘无份的人,他和表妹的爱情受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至此以后再不许与表妹私自相见。对于一个权倾朝野的宰相之子,未来的妻子一定是皇帝赐婚,地位显贵的名人之女。表妹随后也被父母送入宫中,成为了皇帝的妃子,此后,他和表妹的十年相处被皇帝的轻轻回眸深锁红墙之内。

    爱情的情殇,让他得了寒疾,一病不起,耽误了殿试,病好之后在名师的指导下,搜集大量的史料,编撰一部阐述儒家经义的大型丛书,耗费了整整两年的时间,汇编了一本《通志堂经解》。当朝天子康熙对这位大清才子更是赏慕有加,他久闻纳兰性德是位神童,精通骑射,熟读诗文,并亲自召见了他,两人对弈山间,品茗吟诗,畅谈人生,不久,康熙帝为纳兰性德赐婚,娶两广总督、尚书卢兴祖之女卢氏为妻。这一年,纳兰二十岁,卢氏十七岁。

    大婚之日,纳兰牵着凤冠霞帔的新娘走进新房。她的新娘端庄静雅,纤手轻搭他的肩头,一句,纳兰,我是意梅,唤出他心底久违的温柔。如果她的表妹是朵清逸的荷花,那么意梅就是一枝傲雪的红梅,清香四溢、娇艳深情。成婚之后的纳兰,在妻子的鼓励下参加了进士考试,他挑灯夜读,意梅在侧红袖添香。康熙十五年,纳兰性德在殿试中一举高中,被录取为二甲第七名,对他赏慕的康熙为了与他朝夕相处,给了他一个难以意料的官职——御前侍卫。清初规定,一等侍卫六十名,正三品衔,二等侍卫一百五十名正四品衔,三等侍卫二百七十名,正五品衔,到了康熙年间,随着皇权的加强,又将侍卫分为御前侍卫、乾清门侍卫和大内侍卫。御前侍卫和乾清门侍卫都由皇帝亲自选授,对于这样一个职位,很多人都为之向往,但对于纳兰性德来说应该是悲苦和落寞的,这么文武全才的才子应该是为国家社稷出谋划策、撰写经纬的,却成了一名侍卫,与君王下棋,吟诗品酒,看守皇院,他的悲苦在《浪淘沙》里深刻体现:

    紫玉拨寒灰,心字全非,疏帘犹是隔年垂,半卷夕阳红雨入,燕子来时。回首碧云西,多少心期,短长亭外短长堤。百尺游丝千里梦,无限凄迷。

    虽然康熙帝给了他诸多的恩赏,但表面的欢喜却弥补不了深深的落寞,幸好爱妻意梅深解夫君的苦恼,夫妻夜话,挑灯弹琴,烹茶养心,让他忘却了诸多的不如意,也许在心内的一隅,她的表妹也渐渐淡去,她已经是皇上深深宠爱的静妃娘娘,那往昔的爱恋也日渐消淡,如今的爱妻端坐身前,这些冷暖的尘世交织,那南辕北辙的情感就此别过,于是提笔写下《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柬友》: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写完这首词,就此了却了与表妹的一世情义,但人生若只如初见真是那么容易忘却的吗?他一直也没有将真正的情感交付于深爱他的发妻,直到妻子难产,奄奄一息,他才惊觉:这个女子,在他情感和仕途最失意的时候出现,一路相陪,一直给他微笑和温暖,而他,却不能给予她更多的柔情。

    两个绝世的女子:一个他深爱的表妹深处深宫,爱他的妻子撒手而去,也许这就是他的宿命,空有满腹经纬,却情憾今生。情至深处,为亡妇写下《南乡子.为亡妇题照》:

    泪咽更无声,止向从前悔薄情,凭仗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

    别语忒分明,午夜鹣鹣梦早醒,卿自早醒侬自梦。更更,泣尽风前夜雨铃。

    他的情感人生也许注定是残缺的,他周岁时抓的珠钗,也许就注定了他情感的坎坷和不幸,丹青妙笔,锦词佳句也化作了涕泪横流。三年之后,他遇到了江南歌妓沈宛。两人虽恩爱,但沈宛的身份也不能在纳兰家立足,门第的差异只能让这两个相爱的人在陋巷中蜗居度日。

    康熙二十四年,康熙生日这一天,康熙帝亲笔御书写了一首贾直的《早朝》,送给纳兰性德,诗曰:

    银烛朝天紫陌长,禁城春色晓苍苍。千条弱柳垂青锁,百啭流莺绕建章。

    剑佩声随玉墀步,衣冠身惹御炉香。共沐恩波凤池上,朝朝染翰侍君王。

    这首《早朝》,引起了诸多臣子的议论,诗中暗示皇上要重用纳兰委以政事。为此他曾欣喜地对好友说:“吾倘蒙恩得量移一官,可并力斯事,与公等角一日之长矣。”他对自己的仕途充满期待,然而,皇上一直没有兑现承诺。

    在无尽的等待中,纳兰性德身染重病,虽有沈宛日夜相陪也无力回天,三十一岁英年早逝。他的表妹,康熙的静妃娘娘,也在纳兰性德离世半个月后相伴离去,没有自杀,没有生病,死因不明,也许此生身为静妃,早早地在心中埋下了希望的种子,希望来生可以和纳兰生死相依。

    沈宛那个她曾爱的女子,在那个秋天,为他诞下一名遗腹子,被纳兰家收养,后沈宛也飘然而去,不知所终。

    人生若只如初见,这些和纳兰纠缠过的女子,都已成红尘过客,他决绝的转身,将那些痴痴等待的女子,抛掷在身后,飘然而去。那比翼连枝当日愿的承诺,那些忧伤清雅的诗句也化作默默东流水随风云逝去......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67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