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柳永,一个撩妹圣手的快意人生
2016年11月29日
来源: 凯风陕西
【字号: 】【打印

  “撩妹”尽管是最近才出现的网络热词,可撩妹这种行为绝对是与人类一起出现的,不信你就看看“动物世界”,那些灵长目撩妹的情节,你绝对会惊到爆,它们完全可以称得上是老司机了。作为比灵长目的情商高得多的人类,咋都不会输给灵长目吧!再说,咱中国五千多年的灿烂文化,从《诗经》到《楚辞》,再到汉赋、唐诗、宋词、元曲 ……撩妹的情节随处可见。要说从古到今的“撩妹圣手”,还真的非宋代的柳永莫属!

  

  才情逆天,不想成为“撩妹圣手”都难!

  柳永在中国词坛上绝对是一个“专家级”的泰斗,他开拓了词的题材和内容,改变了士大夫那种“词为艳科”的传统偏见;身体力行写作了大量的慢词,改变了小令一统天下的局面;发展了铺叙手法,促进了词的通俗化、口语化;将文学由士大夫领域引向了市民领域,促进了文化传播;让“宋词”成为和“唐诗”一样的高大上!

  柳永是北宋第一个专业词人,他的词自然流畅,旖旎近情,率真明朗,成为宋代词坛的丰碑。南宋叶梦得在《避暑录话》说“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这就不是一般的明星大腕儿所能比拟的,对于市井俗人,青楼美眉,柳永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再加上柳永出身儒宦家庭,福建崇安(现在的福建武夷山)钟灵毓秀的山水濡染,从骨子里就有一种浪漫气息。像这样一位天性风流,才情逆天的官二代,不想成为“撩妹圣手”都难呀!柳永一生寄情风月,醉卧花丛,沉溺于灯红酒绿的烟花柳巷,“倚红偎翠”、“浅斟低唱”,真是快哉!

  参加科举却混迹青楼,柳永“撩妹”也是蛮拼的!

  柳永出身官宦世家,读书至仕,直干卿相肯定是他一生的志向。少年时他与两位兄长在老家武夷山读书,就因擅长诗文被当地人成为“柳氏三绝”。

  像柳永这样很早就成名的少年才子,自信心爆棚了就难免有点儿飘飘然。18岁进京参加“高考”——礼部考试。一到京城,骨子里的浪漫风流气质就被青楼歌馆里的歌妓激活,一天到晚在风月场里潇洒,与青楼歌妓缠绵。根本没把考试当回事,认为考中进士、做个状元就是小菜一碟。并对心仪的几个美眉夸下海口,且看他的《长寿乐》:

  尤红殢翠。近日来、陡把狂心牵系。罗绮丛中,笙歌筵上,有个人人可意。解严妆巧笑,取次言谈成娇媚。知几度、密约秦楼尽醉。仍携手,眷恋香衾绣被。情渐美。算好把、夕雨朝云相继。便是仙禁春深,御炉香袅,临轩亲试。对天颜咫尺,定然魁甲登高第。待恁时、等著回来贺喜。好生地。剩与我儿利市。

  这词真能把青楼美眉撩的心花怒放,神魂颠倒!如此重大的科举考试,在柳永眼里简直就不是个事儿,柳永撩妹还真是蛮拼的!

  

  “装逼”太过,煮熟的鸭子飞了!

  柳永倒是把海口夸下了,可现实就是这样残酷,科举考试又不是让你写歌词,再说了,文采再好,你写离题了总是不行的吧?这不,科举一落榜,柳永给这些美眉没法交代呀,于是就开始“装逼”,一时兴起,写下了著名的《鹤冲天》: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装逼”的结果,让柳永一方面在青楼美眉面前大放异彩声名远播,可另一方面却也给自己带来了麻烦。天圣二年,柳永又一次参加进士考试,尽管已经考中,却因为曾经“装逼”的这首赫赫有名的《鹤冲天》,让宋仁宗大笔一挥:“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直接就把柳永的进士功名给毙了。你看这事闹的,“装逼”让煮熟的鸭子飞了!

  “奉旨撩妹”,柳永的快意人生

  这次意外,对于柳永确实是一个悲剧,可话又说回来,如果他没有经过这次打击,在官场上顺风顺水一路前行,或许就不会成为中国诗坛上的一代词宗。科场失意,让柳永高举“奉旨填词”的大旗,义无反顾地沉溺于烟花巷陌。柳永堂而皇之地“奉旨撩妹”,而且用一生的才情和真情在秦楼楚馆里演绎着他的快意人生。

  在宋代,娱乐业已经非常发达,娱乐圈的竞争压力绝对不亚于当今社会。歌妓们不但要有颜值,还得有才情,通音律,歌唱的好坏直接关系到青楼美眉们的生存状况。以柳永在娱乐圈的知名度,如果哪位歌妓能首发演唱柳永的词,那绝对是要大红大紫的。就这样,柳永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

  青楼美眉对柳永的喜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传说当时青楼女子们的口号是:“不愿穿绫罗,愿依柳七哥;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柳永完全就是他们的大众情人的节奏!

  范仲淹把柳永变成豪放阳刚的“男神”

  范仲淹可以算得上柳永人生的一位导师。范仲淹和柳宜惺惺相惜成为挚友,对柳永的才气也是十分欣赏。可是像柳永这样的文艺小青年,如果一味地梦寄青楼,情依烟花,至美至柔,沾的是青楼习气,浸的是胭脂粉水,境界必定不会雄阔,长此既往,只能是“伪娘”一枚,哪儿来的“男神”气质呀!

  于是范仲淹就把柳永带到西北边塞,在风雨如晦、霜冷剑寒、战事不断的苦寒之地,让柳永真切感受到了战火纷纷、民不聊生和水深火热,这样的人生经历,让柳永灵魂震动,热血激荡。在边塞将军狄青的营帐里,他写下了人生第一首壮怀激烈的词作——《踏莎行》  

  谋臣样樽俎,飞云骤雨,三军共戮力番儿未去!天时地利与人和,西酋谁敢轻相觑。

  鼐鼐楼台,草迷烟渚。飞鸿惊对擎天柱!雄风高唱大风歌,升平歌舞添情趣。

  这首充满豪放气质的词,一改柳永婉约阴柔的风格,也为柳永以后的词作平添了阳刚之气,这才是真正的“男神”风格!

  

  柳永,这个风流多情放荡不羁的撩妹圣手,用一生才气和情怀走在撩妹的路上,至死不休!在他去世时,谢玉英、陈师师等一班名妓带领全城青楼女子送葬,“只见一片缟素,满城妓家,无一人不到,哀声震地。”谢玉英为他披麻戴孝,两月后因痛思柳永而去世。柳永死后因无亲族祭奠,每年清明节,歌妓都相约赴其坟地祭扫,并相沿成习,称之“吊柳七”或“吊柳会”。在冯梦龙的《喻世明言》中有诗云:乐游原上妓如云,尽上风流柳七坟。可笑纷纷缙绅辈,怜才不及众红裙。

  柳永,还真不愧是千古撩妹圣手呀!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67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