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秋天,喜鹊衔来的松枝
2016年11月29日
来源: 凯风天津
【字号: 】【打印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一曲以秋天为基调的《送别》唱遍了长城内外,大江南北。电影《早春二月》《城南旧事》分别将《送别》作为主题歌,给人一种苍凉、纠结、飘忽的感觉。清末民初,李叔同曾热血沸腾,写了《祖国歌》《我的国》《大中华》,广为传唱,但是军阀混战,民不聊生,满目疮痍的现实生活场景一再摧残少年敏感的心。

  李叔同的人生之帆,是在海河三岔口扬起的,天津市河北区地藏王庙附近就是他的故居。他降生在秋天,有喜鹊衔松枝送到产房,一家人都认为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阖家欢乐。他父亲去世时,他刚刚5岁,到他家吊唁的直隶总督李鸿章看到他聪明可爱,断定他是一个人才。家里人特意把喜鹊衔来的松枝呈上给李鸿章看,李鸿章高兴地说海河湾人杰地灵,此子乃英物也。一边说一边摩挲他的头顶。李叔同整个青少年时代都是在津门度过的,他在这里得到良好的素质教育,而后还在天津娶得如花美眷。他一家人行善积德,笃信佛教,他小时候模仿母亲念诵经文,和同龄的侄子一起玩耍,两人还把花布床单披在身上,当作袈裟,串了东屋串西屋,给他以后出家埋下了伏笔。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不是当官发财,不是光宗耀祖,而是忧国忧民,励志图新。18岁时,他支持戊戌变法,积极宣扬新观点,在文昌宫附近购买了石料,刻了印章“南海康(康有为)君是吾师”,戊戌变法失败,谭嗣同等六君子壮烈牺牲,为了避开天津清朝衙门的迫害,他不得不带着母亲、妻子迁居上海。在那里他举行演说会,倡导婚姻自由新观念,创作了新戏《文野婚姻》,普及婚姻自由的法律意识。

  坦诚地说,他在天津的婚姻没有爱情基础,是包办婚姻,但对无辜的妻子俞氏,他还是怜惜的。1901年初到上海,他进入南洋公学(上海交大前身)读书,住在学生宿舍,很少回家。寒冬腊月,大雪纷飞,母亲同俞氏带着新做的棉衣,找到他的宿舍。听见敲门,他慌忙把母亲请进房间。母亲用手指了指门外,他才看见妻子俞氏远远地站在雪地里,怯生生地望着这边,一刹那间,李叔同心灵受到震动:多么好的天津姑娘,冷落她伤害她于心何忍,她毕竟是自己的结发妻子。母亲说他的妻子怕说错话在同学面前给他丢脸,所以远远地待着,任风雪扑面。他落泪了,妻子不就是没有文艺细胞吗,不就是不会舞文弄墨吗,何辜之有?他抚摸着厚厚的棉衣,针针线线多是出自妻子之手,不由得眼泪又一次落下。母亲拍打他:“还不快让她进来!”看到儿子还是懂事的,1905年母亲去世时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李叔同富于创新精神,是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肩负改革社会改良习俗的重任。在中国他第一个创立了话剧团体“春柳社”,第一场演出《茶花女》他以极高的颜值扮演女主角,赢得阵阵掌声。也是他最早把钢琴、油画等西方艺术推介过来。那时候国画盛行,他却探索炭笔素描《少女》和水彩画《山茶花》。还有更勇敢的行动,他是国人中第一个聘用裸体模特的老师,比刘海粟还要早。他的油画《裸女》是现存中央美院美术馆的镇馆之宝。我们在欣赏这幅油画时,不禁想到,这么热爱生活的人,曾让天津姑娘俞氏倾心,复让东洋魔女春山淑子着迷,他为何忽然出家,令人大惑不解。

  潘天寿、丰子恺是他的学生,鲁迅是他的粉丝,柳亚子、吴昌硕是他的挚友。鲁迅点赞李叔同的书法“朴拙圆满,浑若天成,得李师手书,幸甚。”李叔同1880年10月23日生,1942年10月13日圆寂,出家时也是秋天,他和秋天有着难分难解的缘分。他一生中有十多个“第一”载入中国文化艺术、教育、宗教等方面的发展史,津门父老引以为荣。弘一大师圆寂时,那一棵来自津门的松枝在燃烧之前滚动着热泪,孰知是儿女情长,还是故乡情深?他走南闯北几十年,什么都放下了,唯有这一棵短短的松枝伴随他一生。实践证明,不管是谁,他多么超凡入圣,情思是斩不断的。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67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