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艺术品拍卖背后的逻辑更关键
2016年11月29日
来源: 中国文化报
【字号: 】【打印

    这一周,艺术拍卖抢去了不少头条话题,也再一次展现了艺术与资本结合的魅力。虽然每年的春秋两季拍卖已经成为常规,但不论市场行情如何,总是会有所期待和收获。在艺术这个领域,艺术市场似乎有时比单纯的学术展览、学术讨论,更能挑起话题。其中的是与非、应与否暂且不去讨论,但不可否认的是,我们无法回避,也不需回避。

    苏富比和佳士得,这对国际艺术品拍卖行业的巨头,本周在纽约先后推出“印象派和现代艺术晚拍”。在苏富比的“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上,爱德华·蒙克的《桥上少女》以5450万美元的成交价领衔全场。这幅作品曾多次在苏富比上拍,并多次创下艺术家拍卖纪录,从1996年的770万美元,到2008年的3080万美元,再到今天的5450万美元,不断拍出新高。蒙克的代表作《呐喊》曾在2012年拍出1.19亿美元,创下当时的艺术品拍卖世界纪录。这种种纪录的背后,自然是其作品的艺术水准和艺术家的历史定位在支撑。所以我们要关注的,不是那一串串的数字,而应是数字背后的作品。

    今年的佳士得“印象派与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中,莫奈的《干草堆》以超过8100万美元的成交价,创下这位印象派代表大师的最新拍卖纪录。莫奈在1890年到1891年间,画了24幅《干草堆》,以寻求他心中的那种光影和色彩。我们在惊叹莫奈作品拍卖价格时,是不是也更应该去体会莫奈在面对同一题材时所做出的探索?正是这种执着的艺术精神,才造就了莫奈,以及他高产的作品中幅幅精彩。

    国外拍场拍得热热闹闹,国内秋拍也开始发力。中国嘉德2016秋季拍卖会本周落下帷幕。其中,“大观·近现代”专场上傅抱石、齐白石、张大千、吴湖帆的几件重要作品都受到关注,特别是张大千《巨然晴峰图》以1.035亿元成交,最终专场总成交额6.227亿元。在“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古代”专场中,93件宋元明清书法、绘画及金石碑帖佳作,最终成交额达3.07亿元,唐寅的《行书七古诗卷》、朱耷的《花鸟四条屏》、曾纡的《过访帖》都有不俗的表现,《周毛公鼎六名家题跋本》更是以1138.5万元创下金石碑帖拍卖新纪录。但古代专场中有近半拍品遭遇流拍,其中不乏名家佳作,这其中的缘由也不能不引人思考。

    印象派与现代艺术,之所以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上成为一个重要的富矿,不仅是有众多大师名作能够给这个市场提供足够的热点,也不仅仅是市场和资本的追捧,更有着其内在的艺术逻辑和成就。中国的书画拍卖中,灿若群星的近现代名家名作的大量遗存,相关研究和文献梳理的深入,都造成了今天近现代书画市场的火热。而古代作品,一则由于存世的稀缺,再则缘于真伪的莫辨,更是因为市场运作的日渐规范,所以按照现在的价格体系,还远未到达其应有的预期价位。

    艺术品市场需要故事,需要传说,需要一串串刺激神经的数字,但这个市场里,价格和价值并不一定是成正比的。所以,我们更需要的是对艺术本体的研究和探索。满足于躺在金币上窃喜,是看不到艺术未来走向的。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6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