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干政乱政是邪教的“本色演出”
2016年11月29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干政乱政是邪教的“本色演出”

    当前最大的“网红”,当数韩国总统朴槿惠和她的“闺蜜”崔顺实。“傀儡总统”“垂帘听政”“邪教控制舆论”等政坛丑闻,一时间笼罩了整个韩国。

    虽然韩国并无“邪教”之概念(其均以“异端”代替),崔顺实之父崔泰敏一手创立的“永生教”是否划入邪教范畴也有待认定,但有一点却非常明确:干政乱政,正是邪教的“本色演出”。

    韩国近年就有邪教干政乱政的事例,比如文鲜明的“统一教”。

    1978年,就在琼斯镇惨案发生的前几周,美国国会对该教展开调查,得出三条结论,其中两条涉及到政治图谋,如第二条为:“文氏的组织企图由文鲜明构设的目标实现,文氏在实质上控制着该组织为追求那些目标而进行的经济、政治和精神活动”;第三条为:“文氏组织的目标之一是建立一个世界政府,在该政府中,政教分离的原则将被废除,政府将由文氏及其信徒治理。”

    “统一教”教主文鲜明

    其实就算没有美国国会的调查报告,该教的政治野心也是昭然若揭:如其公然以“统一”为教名;又如其热衷于政治活动,1991年文鲜明访问朝鲜会晤当时的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金日成、金正日去世后文鲜明都派人吊唁等。

    韩国总统府也不是第一次沾上邪教。

    “摄理教”也是在韩国大名鼎鼎的邪教,教主郑明析对女信徒特别有兴趣。1999年,韩国SBS电视台在调查节目中指出,郑明锡在当地性侵了近500名女教友。可当警方准备出动抓人时,郑明析却突然“蒸发”了。后来查出,在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和国家检察机关内有郑明析的信徒当卧底,给他通风报信。据2006年韩国《时事杂志》称,军方与警方内至少有数百名“摄理教”的信徒。

    至于郑明析何以事先在政、军、检各方埋下“棋子”,只要是个地球人都该知道,这与其觊觎政权有关了。

    现在回到主题。邪教觊觎政权在韩国的确有过先例,那为什么说干政乱政是邪教的“本色演出”呢?

    因为邪教的固有属性决定了绝大多数的邪教必然有着政治图谋,只要稍稍具备条件,它不施粉墨即可悍然登场。从古到今,放眼世界,没有例外。

    而更可怕之处在于,当它的政治野心得不到满足时,就会利用信徒的力量与社会对抗,制造混乱甚至灾难。

    美国人民圣殿教的教主吉姆·琼斯,1975年曾被“美国生活基金会”选为美国“百名优秀牧师”之一,被任命为旧金山市住房管理机构主席。但吉姆·琼斯志不止此,他宣称“有一天我将是美国的统治者”。当他的野心落空后,就把信徒拉到圭亚那的丛林里,继续与社会对抗。最后,走投无路的琼斯带着900余名信徒集体服毒自杀,震惊世界。

    日本的奥姆真理教,1989年以“真理党”的名义参加1990年的众议院大选,虽然惨败,但其政治野心可见一斑。到了1995年,教主麻原得知警方要对奥姆真理教据点进行大规模搜查的消息,便决定实行在东京市中心大规模施放沙林毒气的计划,以造成混乱,破坏警方的搜查。之后的东京地铁沙林毒气案,造成5500多人受伤,其中12人死亡,14人终身残疾。

    法轮功教主李洪志仗着教徒众多、影响力颇大,多次组织信徒围攻政府机关,通过各种形式向政府示威,企图以此达到其政治目的。被取缔后,李洪志就索性投入西方反华势力的怀抱,干起反华的勾当。“实际神”则把“当今的中国”喻为“大红龙”,要求所有“子民”和“众子”要在神的率领下,将“大红龙”消灭。还疯狂地叫嚣出:“今年收复大红龙,明年底收复全世界。”很明显,它也志在推翻中国政权建立一个独立王国。

    所有的一切,都表明邪教在完成一定的财富积累后就会转身干政乱政,或是从初始就存着觊觎政权之念,早晚有一天会跳出来作其“本色演出”。

    朴槿惠最终是否会成为邪教的祭品我们不得而知,但邪教无时不在的政治图谋却需我们格外警惕。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