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关于创新教育转化方法的几点思考
2016年11月29日
来源: 中国反邪教网
【字号: 】【打印

    目前教育转化工作面临的两大难题是:痴迷者难以转化,转化人员反复率偏高。

    分析成因,客观上讲,“法轮功”未转化人员经过“法轮功”邪教思想长期、反复的灌输、洗脑,痴迷程度日益加深,导致转化工作难度加大。主观上分析,我们在工作中对长期受“法轮功”邪教思想浸淫的痴迷者群体缺乏系统研究分析,仍然沿用教育转化旧套路、老办法,缺乏新办法对付邪教新思想武装起来的痴迷者,这是影响教育转化成效的重要因素。

    本文就如何创新教育转化方法,主动出击,打好教育转化攻坚与巩固整体仗谈自己的几点认识和思考。

    一、认真研究分析“法轮功”邪教思想的新特点

    教育转化的工作主要任务是有效解决“法轮功”人员的思想问题,这就需要追根溯源,认真研究、动态把握“法轮功”指挥控制痴迷者的所谓“经文”和“讲法”。李洪志控制和指挥弟子的主要利器就是《转法轮》和不同时期的“经文”、“讲法”,随着斗争形势的不断发展变化,“经文”、“讲法”蛊惑、操纵、指挥“法轮功”痴迷者的作用越来越明显。因此,做好新时期的教育转化工作,只有了解和把握近两年李洪志“经文”、“讲法”对痴迷者的控制和影响,才能找准痴迷者的思想症结,找准新形势下教育转化工作的着力点和突破口,研究和探寻新时期带有规律性和普遍性的教育转化的思路和方法。

    特别是要研究分析2004年底,“法轮功”抛出“九评共产党”以来至今发表的“经文”、“讲法”。剖析这7年时间的“经文”和“讲法”,“法轮功”邪教思想具有以下三个新特点:

    一是反华反党。在《转法轮》和前期“经文”、“讲法”中,李洪志一直极力掩盖其邪恶反动的政治本质,对“法轮功”及其弟子的丑行恶为矢口否认,千方百计混淆视听。但纸毕竟包不住火,在2005年至今的多篇“经文”、“讲法”中,李洪志毫不掩饰地提出“铲除共产邪灵”、“解体邪恶政权”等极其反动的观点,煽动痴迷者“广传‘九评’”,煽动人们退党、退团、退队,暴露出了李洪志推翻共产党的领导、颠覆我国家政权的真正企图。

    二是蛊惑痴迷者违法犯罪。“法轮功”痴迷者多数被“真、善、忍”、“祛病强身”和“圆满”等一系列诱饵迷惑而误入“法轮功”,他们并不想同国家社会进行对抗。随着李洪志政治野心的逐步膨胀,一篇篇极具煽动性的“经文”、“讲法”要求“法轮功”痴迷者做好“学法、讲真相、发正念”的所谓“三件事”,鼓动痴迷者通过多种方式传播反动宣传品。2004年“九评”出笼后,李洪志从2005年至今的多篇“经文”都煽动弟子传播“九评”。多次蛊惑说:“个人圆满”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是“众生圆满”,只有铲除共产邪灵、消灭共产党,才能实现“众生圆满”。不传播“九评”,最终会被淘汰,不能修成正果。正是受了这类“经文”、“讲法”的蛊惑,“法轮功”人员的犯罪活动性质越来越恶劣,由原来的宣传“法轮大法”好,到现在的公开传播“九评”,公然攻击党和政府。

    三是花样翻新对抗教育转化工作。李洪志的“经文”、“讲法”把法制学习班描述成了人间地狱,极富想象力地说教育转化学习班备有几十种刑具,这是“法轮功”痴迷者惧怕入班的主要原因。李洪志的“经文”、“讲法”还极力恐吓转化后的学员会遭到比任何迫害“大法”的人都要恐怖的报应,把帮助做教育转化工作的转化典型说成叛徒、特务。李洪志在恐吓的同时,软硬兼施,一改以往“大法”神圣不可侵犯的姿态,低三下四地告诉转化了的弟子,不论以前做了多少对不起“大法”的事情,只要肯回头,还可以继续修炼,还可以成为宇宙的主和王。李洪志的这类“经文”是导致教育转化难度增大、反弹人员为数不少的重要因素。

    二、准确把握新时期“法轮功”痴迷者的新特点

    能走到今天的深度痴迷者,他们具有共性的内在人格特征和特有的心理特征。

    一是共性内在人格特征。第一类“法轮功”痴迷者是自恋型人格。在没有遇到“法轮功”之前,他们相当一部分人因为自我感觉良好、不顾别人的感受,人际关系不尽如意,或者把竞争失败归因于外在,有些人屡遭失败后采取回避方式,用幻想维持夸大的自我,变得孤僻不合群。他们加入“法轮功”组织后,坚信李洪志就是宇宙第一人,只有相信了李洪志,他们才能相信自己正在成就万世伟业,并由此获得独一无二的价值感。第二类“法轮功”痴迷者是依附型人格。这些人内在价值感低,需要依附强有力的人物来获得安全感和温情。他们因为人生经历的坎坷和内在价值感的缺失,在社会生活中没有可以依附的对象,因为自卑或内向而找不到温暖,甚至因为能力不足无法创造良好的生活。李洪志满足了他们依附强者的需要,在“法轮功”团体中找到了温情。他们不愿意失去这些,再回到没有安全、没有情谊的现实中。但这些人也是动摇者,李洪志毕竟遥不可及,他给的是虚幻,如果在现实中找到了依靠和情谊,他们就会脱离。第三类是年纪大、身体不好的“痴迷者”,他们的人生走到了尾声,现实生活中找不到太多的希望,他们把“法轮功”当作终极安慰。如果他们遇到其他能接受的宗教,也会脱离。 [Page]

    二是共性痴迷心理特征。第一类痴迷者心态是付出越多,越不甘心离开。他们为了“法轮功”失去家庭、失去工作,家人、亲朋好友都不理睬他们,长期与社会隔离已经丧失生活能力。他们总觉得已经付出,不如再坚持一下,等待奇迹发生。第二类痴迷者是付出时间越长,回头的路越艰难。有些人用他们的余生都无法回归当年的生活状态,已经没有能力离开“法轮功”了。第三类是丧失的越多,心理上越难以接受失败和错误。他们自我感觉极好地在幻想中生活多年,一旦醒来猛然发现自己的荒唐可笑,心理上实在难以接受这个现实,宁愿继续躲在幻想之中。

    三、不断探索打好整体仗的新方法

    一是从剖析新“经文”的反动性入手,进行政策攻心。这项工作应该要求帮教干部必须熟悉新“经文”,并能对新“经文”进行有力地批驳。在具体工作中,我们体会到,抛开“经文”讲李洪志、“法轮功”反华、反党这些事实,痴迷者很难接受,用简单的一句“我不知道”或“你怎么知道”就会使谈话无法进行。如果直接引用李洪志的新“经文”,痴迷者就不会或不敢否定。如在去年和今年的法制学习班上,我先后用李洪志2006年的《彻底解体邪恶》、《芝加哥法会讲法》、《洛杉矶市讲法》、《走出死关》和2005年的《越最后越精进》、《芝加哥市讲法》、《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等数十篇“经文”中的原话,教育引导痴迷者认清了李洪志反党反华的政治图谋。通过这样的方法先后对11名痴迷者开展帮教工作,破壳速度较快,并且在配合了必要的巩固工作后,这部分人至今无一人出现反复。特别是对那些本来就反对李洪志煽动传播“九评”的痴迷者,我采取了分类转化的办法,由一名帮教干部同时给2—3名这种类型的痴迷者做工作,避免了重复劳动,加快了转化进程,收到事半功倍的良好效果。

    二是多管齐下,综合转化。到目前还未转化的“法轮功”人员,无论中毒深与浅,都受到李洪志歪理邪说长达十几年,大多数痴迷者的思想和行为严重地与现实社会脱节,排斥对抗现实社会的心理和行为十分突出。对他们进行转化,需要讲清功法治病、心理疗效、幻视幻听、宗教与邪教的区别、科学与迷信的区别、党的丰功伟绩、中国的历史等一系列被李洪志歪曲的问题。特别是李洪志的新“经文”对中国的改革开放、社会政治制度、外交制度和我国的历史、党史等进行了全面的造谣攻击、全盘的否定。这就需要帮教干部对照《转法轮》,对照新旧“经文”,分析研究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对痴迷者思想中长期形成的不良沉淀,通过耐心、深入、全面系统的讲解彻底肃清这些错误的思想认识,归正视听,从而确保学员转化后不再反复。

    三是坚持“破”、“立”同步原则。破除歪理和建立新的认知观不可分割、同步进行。“立”的阶段一般称为巩固阶段。其实,在教育转化实践中,攻坚和巩固很难分清界限,在攻坚的过程中,需要很多巩固阶段的知识来释疑解惑。因此,“破”和“立”几乎就是同步运行,不可能人为的将其分开。需要“立”的观点很多,“法轮功”给信徒灌输的歪理都需要纠正,这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工作。但总体而言,需要树立以下三种观念:一是树立科学的健康理念,了解疾病治疗、保健养生、体育健身等方面的基本知识;二是树立正确的道德观念,重建对社会主流价值观认可的真诚、善良、孝顺、遵纪守法等道德和法纪观念。三是树立科学的世界观,对宇宙、人类及其世界万物的产生、发展变化有一个科学的认识,重点培养形成科学的态度和科学精神。在“立”的过程中,重要的一点就是转变思维方式,摆脱“法轮功”思维。

    四是提高教育转化的科技含量。纠正“法轮功”痴迷者错误的思维方式和思维体系,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就是扭曲人格的再塑造过程,包括矫正其认知偏差、错误认知及异常心理。尽管生理变化与心理变化相互交织,相互影响,错综复杂。当前,对“法轮功”练习者心理变化,心理分析的研究比较多,促进了教育转化。但仅靠一方面还是不够的,还应从人体生理角度出发,更多地研究生理因素对心理变化的决定性作用,加强“法轮功”对人体生理影响的相关检测,从生理机制上探索解决精神控制的问题,身心兼治,增加教育转化工作的科学性、客观性。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34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