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法轮功”练习者思想反复的原因及其对策研究
2016年11月29日
来源: 中国反邪教网
【字号: 】【打印

    一、思想反复人员的行为特点

    “法轮功”人员出现思想反复后,往往表现出愧疚、恐惧、悔恨等错综复杂的情绪和心理,爱恨交加,并逐渐在“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的补偿心态下,想方设法以各种方式弥补所谓的罪孽。

    一是“赎罪”。反复人员往往具有强烈的“赎罪”心理。受心理暗示的作用,转化后的兴奋情绪迅速消除,出现无所适从、改造信心丧失到愧疚感强烈和心理恐慌的现象。经常执著地思考邪教的威胁是否会兑现等问题。在未转化群体的压力下,有意与转化群体疏远,暗地里向未转化人员述说其转化不是真心的,以此来表达自己揭批“法轮功”不是真实的,是自己一时糊涂或是被迫无奈,表现出内心无端的痛苦和悔恨。

    二是“护法”。“法轮功”人员反复后,白天萎靡不振,夜间失眠多梦,时常流露出对民警、对国家、对社会的不满情绪。反复向专管民警述说其内心的痛苦和恐惧,并以此为借口来求得民警的同情,伺机索要“三书”或向场所提出减期的要求。偶尔也会对其他转化人员的观点提出不同意见,主要以“法轮功”歪理邪说中关于转化后的种种报应等来警示、恐吓转化人员。

    三是“对抗”。思想反复人员经常以不参加监管场所组织的集体活动、学习劳动和默背、传抄经文等手段来对抗,向未转化群体靠拢,寻求他们的接纳和认同,并表现出对这些行为的异常兴奋,以此表明自己转化的错误,并无休止的向民警递交声明。一旦表明自己的反弹态度后,就公开与未转化人员接触,在行为上更加嚣张,思想上更为偏激,显得“刀枪不入”,一付“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二、回归社会“法轮功”人员思想反复后的行为特点

    一是声明反悔。回归社会“法轮功”人员思想反复后,往往急不可待地给监管场所写信或打电话,强烈要求收回自己所写的“三书”和揭批材料,声明“决裂”作废。有的甚至在网上公开发表个人声明,称自己的转化行为是“悟偏”了,上了干警的圈套,对不起“师父”,表示过去所写的材料一律作废。也有的编造受政府蒙骗、遭受虐待的谎言,四处装可怜,向功友、向李洪志表忠心,并表示重新修炼所谓的“大法”。

    二是重操旧业。思想反复人员具有强烈的“正法”、“护法”心理,为了极力弥补自己所犯的“过错”,除了自己迅速“重操旧业”外,主动串联其他“法轮功”人员,参与社会上“法轮功”邪教组织的非法活动,组织参与、策划、散发、投寄、张贴“法轮功”非法宣传品,到处散布监管场所教育转化工作的虚假信息,造谣惑众。特别是一些帮教典型反复后,造成的负面影响更大,其危害性也更大。

    三是聚众闹事。思想反复人员不是一个孤立的个体,成员之间经常互相交流、沟壑串通,共同研究抗拒转化的经验,并互相打气。特别是当他们看到一些未转化人员“正念闯出”后,极大地助长了反复人员“不转化也能出去”的侥幸心理和“坚持下去一定能圆满”的赌徒心理。他们将在未转化人员视为英雄,纷纷效仿。有的反复人员暗中向监管场所进行干扰和渗透,向“法轮功”人员传授反转化手段,资助、拉拢、收买已转化人员。还有反复人员直接插入一般性群体事件,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挑起事端,制造事端。

    三、产生思想反复的原因分析

    “法轮功”人员思想反复的原因错综复杂,既有其自身的主观原因,也有深刻的社会、家庭、单位以及转化质量不高等客观原因。有的在监管场所内就动摇了转化信心,有的回到社会后不能适应现实生活中的复杂现象,当面临家庭矛盾、身体健康、工作压力时,在“法轮功”的反转化面前反复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准确掌握“法轮功”人员思想反复的原因,有助于做好防反复工作。 [Page]

    (一)主观方面的原因

    一是毒素清除不彻底。由于环境和心理因素,有的“法轮功”人员在第一次转化时,对邪教的欺骗性、反动性认识有保留,其内心深处对“法轮功”的迷恋并未消除,其思维方式并未得到彻底改变,有神论思想仍然占据着他们的头脑。有的把转化当成修炼的必经之路,认为只有放下执著才能得到“圆满”。当身体疾病复发或生活上发生意外时,便不由自主联想到自己背叛“师父”受到的惩罚,以致思想动摇出现反复。

    二是转化根基不牢固。受李洪志“智慧的正念闯出”、“只要郑重声明”等歪理邪教说的影响,迫于监管场所转化形势和氛围的压力,有的“法轮功”人员在监管场所内搞假转化,以此蒙混过关。也有的为了早日离开监管场所,让他说什么就说什么,让他写什么就写什么,表面上看起来与正常人一样,可内心深处却大不一样,这部分人实质是“转化痞子”,具有较强的“抗药性”。有的因为思想转化不彻底,回归社会后对自身缺乏客观认识,认为自己是为祛病强身、做“好人”等才上当受骗的,甚至一度看不起练功人。同时,对社会和他人也缺乏全面的了解和掌握,在遇到一些个人、家庭和社会性问题时,思路就开始变窄,重新陷入“法轮功”的思维怪圈,出现反复。

    三是未摆脱心理依赖。在长期的练习“法轮功”过程中,痴迷者产生了对“法轮功”邪教的心理依赖,丧失了把握自己生活的能力。当他们摆脱“法轮功”的精神控制,从虚幻的世界里走出来后,需要自己正视现实生活中的种种问题,自己对自己承担责任的时候,不能独立解决回归社会后的问题、不能把握自己命运的问题暴露无遗,因而会有一种强烈的挫折感,导致产生敌对情绪。加之“法轮功”邪教组织对他们长期的精神控制的余毒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消除的,当正向的信息量和刺激理不足时,其片面、固执、仇恨的心理现象和行为又趁机冒发出来,一遇合适的机会就会重蹈覆辙。特别是由于受反动邪说的蛊惑,一些如“形神全灭”、“堕落”、“万劫不复”等咒语,成了套在“法轮功”人员内心的“紧箍咒”,也是造成思想反复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客观方面的原因

    一是本身转化质量不高。心理学研究认为:一个人必须有理由有证据确认原来旧的自我形象是错误的,才可能在此基础上激发并促使他去设计新的自我,去设计新的未来,同时建立起为自己新的未来去努力实践的信念和意志。一些时候,由于监管场所的教育不够系统、全面、科学,使“法轮功”人员未能从根本上认清李洪志及其“法轮功”反动政治组织的真实面目、罪恶企图和反动本质,没有形成较强的理性思维,思想上留有“余毒”,给思想反复留下可乘之机。也有的场所不能及时识别和发现假转化人员,使少数人蒙混过关。还有较大一部分是“以法破法”、“亲情感化”等单一教转方式中走出来的“法轮功”人员,步入社会后,反复的可能性较大。

    二是不能重新接受现实。“法轮功”人员彻底摆脱邪教的精神控制需要经过三个阶段:即重新评价邪教、重新调整自己和重新接受现实。多数“法轮功”人员是由于家庭不和睦、事业不顺达、身体不健康等原因,才走上练“法轮功”之路的。回归社会后,他们发现这些矛盾依然存在,难以重新接受现实,生活事件引起情绪波动,加速了他们反复。特别是一些地区受经济条件的制约,落实中央有关转化人员安置帮教政策尚有困难,其工作、生活、学习等方面的具体问题一时未能得到妥善解决,当一些别有用心的“法轮功”人员给了其“温暖”时,其原本不稳定的思想又回到了“法轮功”身边。当然,这其中不能排除一些别有用心的“法轮功”人员把安置帮教工作当作与政府讨价还价的筹码,来捣乱破坏,以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Page]

    三是社会环境的影响。当前,社会上的“法轮功”邪教组织反转化活动一刻也没有停止,而且愈演愈烈。“法轮功”人员由于长期受“法轮功”邪教的精神桎梏,已经形成了简单的“非黑即白”的思考方式,即使在脱离“法轮功”后,他们仍然不能适应现实生活中的复杂现象,不能正确对待一些模糊的灰色现象,极易受到“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拉拢和猛烈攻击。有的“法轮功”人员感觉势单力薄,转化氛围和生活环境不好,在家族式练功群体的“感召”下出现反复,有的在与过去功友的交往中不知不觉受到歪理邪说的毒害而反复,有的在“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威逼利诱等各种手段恐吓下出现了反复。特别是“法轮功”利用“明慧网”等反动媒介,大肆宣讲新经文和讲法,造谣惑众,制造思想混乱,迎合练习者的思维方式和心理状态,使他们逐步回复到原来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而出现思想反复。

    四、防止思想反复的对策研究

    转化后思想反复是教育转化工作中存在的一个突出问题。如何才能减少反复现象,使转化人员经得起“法轮功”邪教的干扰和生活挫折的考验,是摆在所有从事教育转化工作者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我们知道,内因是事物性质的决定因素,增强转化人员抗干扰能力,就必须肃清其思想上的毒瘤,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以积极向上的态度面对人生,唯有如此,才能有效杜绝反弹现象的发生。

    (一)与时俱进,建立起科学的巩固教育工作机制,确保巩固教育制度化、规范化

    巩固教育作为教育转化工作的后续环节,是确保转化质量的一项基础性工作。为提高工作效率,监管场所应根据巩固工作的实际需要,建立起巩固教育学习、月奖惩考勤等工作制度。巩固教育小组定期进行思想摸排,准确掌握转化人员的基本情况。根据巩固对象的年龄结构、文化程度、性格特征、案情性质等不同情况,把转化人员分为一般组、加强组、提高组三个层面,分别制定不同的巩固教育措施,按需施教。在施教过程中,建立巩固日记。其主要内容应包括:(1)教育时间(2)教育对象(3)起止日期(4)谈话时间(5)谈话地点(6)谈话民警(7)谈话目的(8)谈话主要内容(9)发现问题(10)专管评议(11)领导意见(12)教育效果。

    (二)因势利导,适时开展免疫教育和受挫教育,提高自我保护能力和心理承受能力

    针对“法轮功”人员容易出现反复的多种情况和在社会中容易碰到的一些问题,监管场所可设计一系列问答,如“被社会上未转化的人视为叛徒和魔,对你进行恐吓、中伤、围攻怎么办?”“被人传送经文、继续向你弘法怎么办?”、“你的家人还在继续练功学法怎么办?”等等内容,让“法轮功”人员一一回答,明确态度。教育转化过程中,专管民警可有计划地将所谓的“新经文”和其他反宣品让“法轮功”人员有意识或无意识看到,观察其行为表现。做到掌握苗头在先,预防反复在前。通过组织阅读书籍、观看电影,学习先进人物事迹,引导他们客观地分析成功与失败、得与失的道理,帮助他们从客观、理性的角度分析社会问题,认清社会主流,促使他们以积极的心态去看待个人生活中的挫折,学会从挫折中反思,在逆境中奋起。

    (三)对症下药,根据巩固对象的需求开展针对性教育,提高巩固教育的科学性、实效性

    针对体弱多病、迷恋气功的,多组织观看科学与气功健身方面的影像资料和书籍,组织他们学练四种传统健身气功,进行适度的体育运动,增强体质,转移注意力,打消怕病的顾虑,增强转化信心。针对信仰型的,一方面通过书籍、电视灌输科学思想,增强他们的科学观念,另一方面系统讲解传统文化精粹,正确理解宗教信仰,使他们懂得运用科学的知识和方法来检验事物,慎重对待信仰问题。针对性格有缺陷、对生活缺乏信心的,组织他们讨论对生活的看法和人生的意义,组织阅读富有人生哲理的书籍,引导他们正确看待人生,勇敢面对生活,树立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 [Page]

    (四)科学矫治,将心理咨询技术运用到巩固教育当中,用科学的方法来矫正错误的认知

    近年来,教育转化工作者运用心理学的理论和方法,去促进“法轮功”邪教痴迷者的转化上所作了大量的探索,收到了一些积极的成效。实践证明,通过认知疗法、合理情绪疗法等对他们进行心理咨询,可有效降低信徒转化后心理上的空虚感和无助感,帮助他们修正一些不合理的信念,发掘自身潜能,学会面对现实的挫折和苦难。比如,针对“法轮功”人员对“法轮功”歪理邪说的精神依赖难以彻底消除的实际情况,可运用“中性转换策略”,采取一些容易让“法轮功”人员接受的形式来填补其精神空白。如,以歌咏比赛的形式来歌唱祖国、歌颂党;以三句半表演的形式来揭批“法轮功”邪教;以观看政治色彩不浓的科谱、访谈等节目,来冲刷他们的单向思维,淡化“法轮功”歪理邪说在头脑中的烙印,并转换出头脑中原有“法轮功”歪理邪说。

    (五)坚持标准,突出深挖工作在教育转化工作中的特殊作用,做好“以转促挖、以挖促转、打转结合”工作

    作为转化的重要标准,深挖工作在教育转化工作中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深挖检举是检验“法轮功”人员是否转化的试金石,可帮助我们在教育转化工作中有效鉴别假转化,防止反复。深挖打击可服务教育转化斗争大局,为公安、国安提供案件线索,有效打击“法轮功”组织的地下犯罪活动。通过深挖打击,可断其后路,斩断“法轮功”地下组织的黑手,进而保护转化成果。

    (六)落实政策,加大解决转化人员实际困难的工作力度,确保不给社会“法轮功”反转化人员可乘之机

    “法轮功”人员中弱势人员占相当大的比例,据不完全统计,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法轮功”人员大多为无业或经济收入比较少的农民和退休人员。在生活经历方面,68%以上的被调查者对自己的家庭、工作环境感到失望和压抑。回归社会后,他们仍然会遇到家庭、生活、工作等方面的困难和问题,如果我们的安置帮教工作不能及时跟进,极易受到社会上“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拉拢。为此,着眼于长远,应建立巩固教育系统工程。“法轮功”人员在监管场所期间,可由政府出资进行职业技能培训,使其掌握一技之长。回归社会后,认真落实好中央有关转化人员安置帮教政策,尽力为其解决家庭困难,解决好这一“特殊群体”的民生问题,巩固转化成果,促进社会和谐。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34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