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茶式人生不惧孤独
2016年11月28日
来源: 凯风天津
【字号: 】【打印

 

  读一网友留言,取物平易,喻理清奇,不禁喜欢,兹录在案。他说,茶不过两种姿态,或浮、或沉;饮茶人不过两种姿势:拿起、放下。人生若茶,沉时坦然,浮时淡然。多少年来,人们穷尽思维和想象,以滚滚红尘中的万事万物来比附人生,许多竟虽有文不对题、牵强附会之嫌,但此处作者以茶设喻,信手拈来,举重若轻,除形象生动之外,更兼准确精辟。想想古今诸多闻达之士,真的就未逃出这两种人生、两重命运。

  苏东坡21岁参加殿试即成为进士,少年得志的他对仕途信心满满,渴望“致君尧舜”,有朝一日“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孰料,道大难容,才高为累,堆出于岸,水流必湍之。越有才越招人嫉恨,加之初出茅庐,对官场权斗一无所知,政治上太天真,以致陷“乌台诗案”被贬黄州。从名满天下的翰林大学士到自谋生计的农人,苏东坡除草种麦,畜养牛羊,自称“东坡居士”。离开的是官场上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洗净了浮名与铅华,在经历苦辣酸咸以后,终于弄明白了“淡”的可贵。在尽享孤独寂寞中,却修炼的得诗词书画百家服。苏东坡一浮一沉的命运恰为人生如茶的比喻做出了注脚。

  成就东坡居士的是居庙堂之上的荣华,还是荷锄农桑的艰辛,是官场乌眼鸡样的喧闹,还是乡野独处的孤寂?显然是后者而不是前者。寿臻期颐的国学大师饶宗颐的人生修为中有一条叫做:“看夕阳西斜,林隙照人更绿。”老人以为,这是一般人不愿意进入的境界,因为从常情出发,许多人的精神是向往外露,既经不住孤独寂寞,又不肯让自己的光彩受到掩蔽,只是注重外表风光,不注重内在修养,他们便看不见林隙间的绿,其实,越想暴露光彩,就越是没有光彩。在饶宗颐先生眼里,享受孤独,注重内在,静迎浩荡风光,这便是沉的人生。成功需坐冷板凳,在他,板凳之冷,恰是宁静;他心甘情愿、心无旁骛地一坐一生。老人自己说:“一热闹就不能冷静,不能冷静就不能研究、解决问题,因为一热闹,时间、精神就向外发泄掉了。”他崇尚的是“空山多积雪,独立君始悟;”他抱定的是“万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以茶为喻,饶老一生都呈“沉”的状态。

  话说至此,我们不能不重温太史公在《报任安书》中那段耳熟能详的名言:“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做《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 其实,在这里司马迁讲的何止是孤寂,而是生命的劫难成就了这些古之贤圣的壮美人生。孤寂不过是他们生命炼狱中的一曲小小音符。

  现实生活中,有的人尽管天赋极高,才华横溢,却不能面对孤寂,而只能在孤独中逐渐消沉,在寂寞中走向死亡。而耐得住寂寞的人,则把孤独当做一种心境、一种挑战。享受一回孤独,品味一次孤独,就可以在那里找回很多久违的感受,也可以在那里找到心灵的出发点,从而在“沉”的生命状态中找回自己最想要的东西。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66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