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客死他乡的“佛母”太悲惨
2016年11月28日
来源: 凯风网
【字号: 】【打印

    客死他乡的“佛母”太悲惨

    凯风网2016年10月12日消息称:纽约时间8月24日,法轮功头目李洪志的母亲芦淑珍在美国病亡。但为了继续欺骗世人,“佛母”去世后,李洪志一直封锁消息,秘不发丧,并草草处理了后事,直到近日此消息才被曝光。

    人常说“母以子贵”,可是李洪志的母亲芦淑珍,却并没有因这个自诩为“宇宙主佛”的儿子而感到骄傲和自豪,反而因为生养了这么一个祸害精而羞愧万分。说真的,李洪志整出这么个祸国殃民的邪教法轮功,已经成为世界的公害,人类的公敌,别说争气好强的芦淑珍,任何一个母亲摊上李洪志这样的儿子,都会在人前抬不起头的。如今,88岁高龄的“佛母”客死他乡,“叶落归根”成了永远无法实现的梦想。回想“佛母”坎坷的一生,真的是太悲惨了。

    婚姻不幸,儿子不务正业。

    要说“佛母”芦淑珍也真是不容易,婚姻不幸,离异后独自一人拉扯四个孩子,其中的心酸和苦楚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如果儿子乖巧懂事,自立自强,这对“佛母”多少也是个寄托和安慰。可作为家里的老大,李洪志不但没能替母亲芦淑珍分担,反而让母亲为他操碎了心。读书不认真,还偷鸡摸狗,这让争气好强的芦淑珍脸上无光。参加工作了又不求上进,自己的事情摆不平,还要母亲芦淑珍在罹患心脏病等多种疾病甚至咳血的情况下,多次奔赴马场低三下气地说好话,求人情,并两次给八一军马场领导写信,请求给李洪志调动工作。按说,李洪志的母亲用尽了洪荒之力为他调动了工作,这下李洪志总该好好工作,来报答苦情的母亲,也好为母亲分担一点儿吧!可调动以后的李洪志还是一贯地每天不求上进,不好好上班工作,惹得芦淑珍为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着急上火,还经常发生口角,甚至破口大骂。你说,摊上这样的一个不着调儿的儿子,“佛母”真的是太悲惨了!

    儿子改生日,背上未婚先孕的骂名。

    李洪志为了暗合佛祖的身份,神化自己,愚弄信徒,硬生生的把自己的生日改了。这一改不打紧,却让母亲芦淑珍背上了未婚先孕的骂名。从大量原始材料以及当事人亲自证实我们得知,1951年初,李丹在四平市公主岭镇医师协会学习班上结识了23岁的芦淑珍;1951年5月,经梁桂清介绍,李丹与芦淑珍确定了恋爱关系;1951年秋天,李丹与芦淑珍结婚。1952年7月7日,李洪志出生。据当时为李洪志接生的医生潘玉芳老人证实:当年李洪志出生时,母亲芦淑珍难产,给她打了一针催产素后,才使孩子顺利降生。

    李洪志却一口咬定自己是1951年5月13日出生。可这时候芦淑珍才经人牵线和李丹相识呀,那芦淑珍岂不是未婚先孕,甚至还是挺着个大肚子在和李丹谈恋爱,结婚前就生了一个私生子吗?人活脸树活皮,一生争气好强的“佛母”芦淑珍,被自己的儿子扣了这样一个不光彩的黑锅。而且,只要李洪志一天不承认自己生日造假,就难以还“佛母”一个清白之身。你说“佛母”心里有多苦!

    儿子忤逆悖德,诅咒谩骂。

    《三字经》中说:羊跪乳,鸦反哺。讲的就是子女对父母要有最基本的感恩之心,在日常生活中尊重父母。可这个大肆宣扬“真善忍”的“宇宙主佛”李洪志却是个忤逆悖德的逆子。

    由于“佛母”芦淑珍始终不认可李洪志借邪教行骗害人的行为,经常大声斥责李洪志“是个光会说大话的东西”。甚至当众揭穿李洪志说:“他有什么功啊!他小时候有没有功我还不知道?你别听他瞎白话”,“小来子是在胡扯、瞎编、骗人!你们可别听他胡说”。所以李洪志对亲生母亲很是不满,甚至谩骂诅咒。

    据他的前妹夫孙森伦在《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中披露,芦淑珍因为骂李洪志是个好吃、懒惰、不上进、不争气的东西,说他自己不能赚钱养活自己。李洪志大叫一声:“够了。”接着,从衣服口袋里拿出厚厚的一迭泰铢放在桌子上。你说,李洪志拿这些靠欺骗得来的钱,在母亲面前炫耀,还斥责母亲,让母亲“闭嘴”!这样的儿子真是少见!

    李洪志传播法轮功期间,发布了很多荒谬恶毒的歪理邪说,这些歪理邪说,一方面是说给弟子听的,另一方面也是说给母亲听的。他在《转法轮》中把母亲视为路人,指桑骂槐说“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都不认识谁”,甚至大放厥词说“我妈是我的魔”;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在一次“佛母”的生日上,李洪志叫人送去一个有“你去死吧”纸条的生日大蛋糕。如果把李洪志的言论联系起来分析,就是因为他在传播法轮功期间,受到母亲的批评和反对,甚至揭了他的老底,说“小来子(李洪志的小名)是在胡扯、瞎编、骗人!你们可别听他胡说,我一把屎一把尿看着他长大的,如果真有什么功,我也不会在他们老李家遭那么大的罪。”于是对“佛母”恨之入骨,他恨不得杀了母亲,来消除这种干扰。

    摊上这样的逆子,“佛母”真是太悲惨!

    客死他乡,叶落难归根。

    中国人最讲究叶落归根,特别是人到老年,都愿意最终能回到生养之地,这是根植在血脉之中的一种情怀,“佛母”芦淑珍肯定也是如此。

    可是,现在已经88岁高龄的“佛母”芦淑珍,却因李洪志所犯的深重罪孽而不得不流落国外。“佛母”芦淑珍被李洪志接到美国后,对李洪志及其法轮功从事反华活动,曾多次向周边的人表明立场:“小来子搞法轮功与共产党作对,我没有参与。” 并多次对周边人说:“他根本就不是佛,他自己最清楚,就是常人一个,别把他捧高了。” 而且也一直看不上李洪志的妻子李瑞,曾多次当着法轮功高层骨干的面斥责李瑞。

    于是,李洪志夫妇对芦淑珍耿耿于怀,找借口把“佛母”芦淑珍安排到妹妹李君家里居住,极少过问母亲,更不用说尽孝道了,就连芦淑珍想见李洪志一面,还要拖着老迈的身体自行前往纽约郊县的法轮功总部。大女儿李君一天到晚忙于化妆品生意,也很少陪伴母亲。一个88岁高龄的耄耋老人,整天独自一人,孤苦无依,寂寞凄凉,就会更加怀念故乡,我估计她老人家不知有多少次梦回老家,梦回吉林公主岭了。对于别人而言,重归故土颐养天年唾手可及,但因为被中国政府通缉的儿子李洪志,“佛母”芦淑珍想叶落归根却绝非易事。

    2016年8月18日,芦淑珍突发脑中风。面对母亲病情,李洪志束手无策,一切的“神功”“法力”都成了浮云。在弟弟妹妹一再哀求下,才悄悄将其送进纽约一家医院治疗,但终因病情严重,于24日凌晨病亡。在“佛母”芦淑珍去世后,李洪志还一直封锁消息,秘不发丧,并草草处理了后事。“佛母”芦淑珍永远无法“叶落归根”,只能做个客死他乡的孤魂野鬼,你说“佛母”芦淑珍多悲惨!

    司马迁的父亲司马谈在临终遗言中说:“且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此孝之大者。”意思就是人活一世,事亲、事君、立身,再扬名于后世,这是对父母的最大的孝。可李洪志不仅不能为父母扬名,让母亲为他骄傲,反而害的母亲蒙羞受辱,客死他乡,你说“佛母”有多悲惨呀!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48236